@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25歲的森山實栗(新垣結衣飾),單身一人,研究生畢業後沒有拿到內定,成為派遣職員後又被解雇,正處在無業狀態,無人問津,居無定所,飽嘗生活的辛酸。實栗的父親實在看不下去了,作主讓她到35歲的單身職員津崎平匡(星野源飾)家幫忙做家事。實栗把津崎照顧得無微不至,得到了他的信任。然而,因為父母要搬到鄉下,實栗不得不辭職。就在上班的最後一天,對於未來充滿了不安感的實栗,突然對津崎說「像就業一樣結婚如何?」做事超級認真的津崎經過仔細討論,同意與實栗契約結婚。二人對周圍人保密,開始了「雇主=丈夫」「雇員=妻子」的婚姻生活。沒有任何愛情的兩人住在同一屋檐下。慢慢地,愛幻想的女人和高齡處男彼此產生了微妙的感情。

宣誓風波的混戰

梁游對於事件中「不願承擔」的態度,是整個事件持續惡化的重要問題。回顧事件,大概他們的原意只是想表達政見,但點知原來立法會根本「玩唔起」(其實同樣地梁游都「玩唔起」呀…)。事件發生後,兩位一直以口音問題迴避自己其實藉「玩野」表達政見,現在事情鬧大後仍然是死口不認輸,好像覺得如果道歉就是向中共低頭。其實宣誓這回事就是俾面派對,佢要你做你咪做囉,最多只能叫叫口號。現在「玩」到連議席都危危乎,仍是死口不認錯,又是什麼態度?承認自己玩大了,誠懇道歉,是作為政客有承擔的表現;這不是向建制低頭,而是向選自己入去的選民負責呀。

「青少年溝通輔導(的科目),她們(涉事學員)被帶到一間教會參加福音聚會,聽台上的人唱詩歌、講見證,「佢話係體驗式課堂,叫我哋去領受,信任佢。」」這個嘛,明顯就是老點人啦。不過老點人還老點人,呢條橋真是弱左少少。究竟涉事者是否覺得入了教會的人智商會自動降低?咁樣「體驗式課堂」,都仲有人信佢?這類騙案,公平點說,耶教不是唯一一個宗教出過事、個個宗教都是「樹大有枯枝」(不過耶教枯枝特多倒是真的)。

當我地覺得安怡呢種產品應該是俾羅琳拍的時候,連梁詠琪都拍安怡廣告啦。其實她已經40歲了。

鑑於近年學童自殺率有上升的趨勢,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成立後的半年,卻換來一句「原來是現在的學生不懂得生涯規劃」。社會的結構性問題,也許你與我都未必能容易改變。自己子女自己救,在壓力佈滿處處的成長之中,小朋友壓力咁大可以如何有效減壓?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在此與大家分享幾個小妙招。

無聲吶喊講的是真人真事(2000-2005年在韓國發生的真人真事)。當初男主角孔劉在服兵役時看到記述此事的原著小說,難以置信自己身處的國家居然會發生此等事情。服兵役畢,他馬上寫上計劃書給自己的電影公司,並希望擔綱男主角;而此電影的上畫對韓國的社會影響很大,包括令大量市民留意案件、逼使警方重新調查、並通過各種法例加強保障殘疾者的人權。而涉案的相關人士亦不如電影中人一般逍遥法外,他們在電影上畫後得獲應有的懲罰。

近年有關教會的爭議之聲日起,不少人反對之餘,最常見就是有一個這麼的言論:「車你得個大隻講,有破壞無建設啦,又唔見你講下點改善!(而呢個point其實我回應左不止一次:提出問題的人,不一定是懂得建設的人。咁講法,政治評論員就要做政務官、影評人就要識拍戲啦。咁講唔講得通先。提出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職份,有乜問題?)」而近日陳韋安博士所言的教會改革,亦被一些團體批評是「得個講字」。好,大家咁鐘意有人建設,我就試試提出一D可行的point!但先自聲明,我亦不止一次講過,對於教會能否「痛改前非」,我的看法比較悲觀。因為常常強調反省的教會,在「點解離群眾越來越遠」這一點上,實在毫無自省的能力。any肥,以下改革教會的方法,我稱之為「破四舊立四新」。

八級的詛咒

我是一名鋼琴/聲樂老師,對於「八級」這個字,可謂又愛又恨。今年在多名其實能力不甚好的學生家長也要求孩子考試的時候,我在想的是-天啊其實要個八級黎做乜?

教會唔願意公開談性(又或者公開談、然後內容保守),文化因素都是一個原因。在儒家果種守舊的集體潛意識思想體制下,中國人表面斯文(保守)、內裡Open,形成了一種極大的文化拉力。但如果有少少文化內涵,睇過下金瓶梅(金瓶梅真正講咸野的部分其實很少,但一講就當然好到肉啦)、春宮圖,都知道中國人畫淫畫、寫淫字的能力都算是神奇頂級超卓(用文言文寫淫字真是用字精煉之極緻喎~)。

單單用「極度不安」形容此書,都不盡精確。基於此書所包含的大部分內容,均是極盡反社會人格之能事,要幾離經叛道得幾離經叛道都有,所以18+是絕對必要的,因為心智無番咁上下成熟絕對是會做癡線野(而且,我奉勸讀者你自問是心智成熟又頂得順恐怖情節、而且不會跟著做你先好睇,即便過18歲都是咁話)。因為即便是歷經大學修讀過中國刑法史(相信我,中國人是一個最識玩酷刑的民族)、性文化史、犯罪學、心理學和變態心理學如我,在閱讀的過程中也不禁一再又一再揪心嘆息;更怕的,是有潛藏反社會人格之人在閱後會有樣學樣就真。

「返教會返到俾人搞到前途都冇埋」呢篇高登潮文,相信有接觸開基督教圈子的人近排都應該會睇過。本文旨在集中在兩個重點:第一、此文的真確性;第二、如果起教會真是遇到咁的事,可以點做?

左膠(即和平主義者)要求大愛包容,要香港的社福政策為中國大開方便之門,甚至同情他們無文化、內地政策之弊等。問題是,左膠自己要被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總不可能要求其他人受到侵略時,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吧?!而在雨革之中,我們可見左膠不僅自己要求大愛包容,更要求本土派人士不作抵抗,這更是不可接受。正如上文而言,其實大部分人都不喜歡戰爭,但當需要自衛本土利益時,也不可能不作自衛之戰。如此,香港市民就是最終的無辜受害者了!

勿忘初衷——咩係投票?

面對強大的配票機器,我想大家思考一下佢地是點黎的。新移民?老人家?新移民我地理唔到住,但是在老人院中,在護老院中,有你的親人嗎?你平日有關心他嗎?你有提示他/她投票的意向嗎?你有嘗試讓她公民覺醒嗎?

依恩福堂董事局咁講,即是唔使守地上律法啦,呢D「地上的法庭」唔好處理教會紛爭。即是教會有人殺人既話,同牧師認個錯就得啦~~幾正喎!

相信很多人都有「嘩你地D耶撚正能樣得好乞人憎呀」的感覺,這又是什麼原因?大概是因為耶能自己正能量都算了,唔知點解總是要逼埋身邊的人一齊正能量。

返教會衣著趣談

返教會的衣著情況相信是令不少牧者感到大為頭痛的問題。冬天當然無問題啦(黑絲?)、但夏天除了為大地帶來雨水之外,亦帶來美腿、短褲、涼鞋、露肩、露膊、露胸(?)衫…咁點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