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依恩福堂董事局咁講,即是唔使守地上律法啦,呢D「地上的法庭」唔好處理教會紛爭。即是教會有人殺人既話,同牧師認個錯就得啦~~幾正喎!

相信很多人都有「嘩你地D耶撚正能樣得好乞人憎呀」的感覺,這又是什麼原因?大概是因為耶能自己正能量都算了,唔知點解總是要逼埋身邊的人一齊正能量。

返教會衣著趣談

返教會的衣著情況相信是令不少牧者感到大為頭痛的問題。冬天當然無問題啦(黑絲?)、但夏天除了為大地帶來雨水之外,亦帶來美腿、短褲、涼鞋、露肩、露膊、露胸(?)衫…咁點搞呀?!

兩星期前香港突然勁行雷閃電,點解會咁?是天文現象?是689將亡之兆?你真的太唔了解呢個世界啦!其實呀!是上帝印證錫安教會呀日華牧師研發藍芽耳機的壯舉呀!

耶論Pokemon

就訊息內容所見,指「某種東西」帶有「邪靈」基因而勸勉信徒「不要靠近」這種手法也十分常見。在Pokemon的情況,就是「Pokemon是日本神的說法而勸勉信徒不要玩」;在Starbucks的情況,就是「StarbucksLogo是希臘神話邪神Siren概念設計而勸勉信徒不要光顧」。

書展的「忽然文青」

今年縱是自己亦有幸出書(賣下廣告,本人出的書名為「堅離地教會實錄」,揭露耶教堅離地種種英偉事蹟),但心中更是顫驚。因為我知道,作為一個懂得寫作的人,我們已兼擔起文化傳承的責任,尤其是當現時的文學水平已日漸低下之時,就更要有此覺悟。在這個會「忽然文青」的文化沙漠之中,我們更是要把關好個人寫作的質素,莫把文化水平拉下去。雖然自問文筆不佳,但是,無論如何也是對自己、或者各位的提醒。所謂的文人風骨,也許正是如此。

Zero Waste?在香港有可能嗎?

「嘩真是好一個環保撚」。是的,但是對她而言,環保是切實遵行、是你每日都要小心翼翼才「行」到出來的生活態度。在你日常生活中,想sun鼻涕了,用手巾仔而不用紙巾;想買餸了、帶上環保袋甚至布袋,以致不用拿街市必送的一大堆膠袋;大熱天時返到家中,不是立刻開冷氣而是開兩把風扇;想買外賣了,拿上保溫瓶或自攜飯盒而非再拿走一個外賣膠盒;去餐館食飯,習慣叫少一點菜而非吃剩一大堆。

日本澡堂文化體驗

我去日本,曾試過幫襯很廉價地道的澡堂、也試過幫襯酒店的。除了入內要脫鞋這些小問題之外,大概最令人猶豫的都是要脫得一絲不掛地走進澡堂——這,可不是我們日常會做的事情啊。

唔知道大家覺唔覺得今年社會對於「點樣同考生一齊過」的存在感特別明顯、明顯到有點突兀、甚至有點過猶不及?大概由於今年學生輕生的事件甚囂塵上,個社會都知驚,於是近幾日不斷狂煲「DSE有我陪你過!」或者「其實DSE只是人生中轉站」的論調。我不是認為這些都是錯,但是如果作為DSE考生,我大概會想:_你你都唔明我幾_大壓力囉!

耶教未婚情侶唔俾去旅行

「唔俾」的原因,唔使問阿貴當然又是因為唔俾婚前啪啪啪(手掌)啦。耶教大抵的官方講法,是「去旅行會讓你和你的另一半墮入一個試探,而其實這是沒有必要的。與其如此,不如婚後才去」。顯然地,這種說法把旅行和啪啪啪拉成必然有關,這大概是最此地無銀的人才會想得出來吧;心胸了然正直的話,還真的未必要把兩者扯上關係。但如欲討論下去,就會被「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一箭刺死。

日本動漫,齋睇這四隻字你會聯想起什麼?毒男、宅女、Cosplay、女仔大胸又大眼的畫功、不善交際、與人相處十分奇怪、小朋友先睇的兒童動漫…這些形容,實在算不上有多正面。但是,實在有太多人不懂得欣賞日本動漫的好看啊!!!!!

「男未信」返教會溝女算是死罪、但「女未信」只要不是太過份,多往往會被網開一面。呢個究竟是咩道理?

無錯正苦真是好抵鬧,唔做好相關的配套就網球市民識得減廢,以為整細垃圾桶個口就解決問題,實在可笑。但是,大家都唔好忘記,起呢件事上真是沒有誰比誰高尚。你問問自己,出街你有無肆意製造垃圾?有無嘗試認真減廢?我講的認真、是真是好認真,諗下一張紙、一張紙巾、一對筷子、一張紙餐墊,是咪真是有必要用?!如果無必要,我地又有無諗過拒絕?!如果我地從來都無咁認真減廢,我地都無資格鬧正苦白癡呀!!

「罷買!」「我死都唔幫襯!」即便網上有不少「罷買」言論,開張後的龍津仍然是財源滾滾來。一如所料的,筆者每日進出的這條必經之路,當時真是變得「插針都插唔入呀!!」

「斷.捨.離」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詢問「當下的你究竟需不需要那件物件」。我首先翻出一大堆只翻過幾頁、總覺得會看卻又其實沒有看的書;整理整齊但已不斷積塵的大學筆記;一大堆一大堆的單據;再來一大堆學各樣東西(又沒有繼續學)的筆記-不斷的收拾(然後不斷的打噴嚏)之下,單是書櫃已翻出3-4大袋與「當下的我」無關的書!經過一輪整理、留下一大堆膠Files、要丟的丟要送的送(請仍然記住要環保呀!),我望望書櫃-剛才的它就像不斷瘋狂嘔吐,把不需要的廢物都吐出來。看?現在不是單是整齊咁簡單-那種厚重感、已不經不覺消失了。

「當我求下你,唔好搭某航空公司的飛機啦。」我還真是被人這樣要求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