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舊制考試心態比較正常(唔知是咪關跟英國事),以會考昨為第一度防線,把「比較」唔鐘意讀書/讀唔成書的蘿底橙踢走,把「比較」讀得成書的一班Group埋再爭崩頭升大學。但轉做新制(跟隨強國制度之後遺)後,理得你「蘿」唔「蘿」底橙你都要硬食到中六擺下姿態爭入U。中六的程度相比起舊制,大約就是超越會考但又未去到高考咁變態的階段:好了,問題是其實我一直懷疑,究竟一個人生存所須用的知識,是咪真是要去到DSE Level甚至會考?

「信二代」的教會悲歌

別以為「信二代」是一理很好湊的小乖乖,其實他們也算是往往令牧者最頭痛的一群。但是,從「信二代」的當中,我們也應該好好思量,教會牧養的導向是否正確?所謂的「教導小孩使其不偏離主道」,是咪淨是個個星期日返教會就是咁簡單?

人誰無柒?

唔好誤會,即是我相信大家睇SAS的時候,第一個反應都是呢一隻字——但是,曾經有一位(女性)朋友很認真的跟我講:「其實,人誰無柒?柒左又有咩所謂呀!」

教會市場學——擴堂篇

教會「擴堂」這回事不嬲都十分有市場,當中無所不用其極之法又或者隨之而來的醜聞,大家應已有所聞。今天我想帶大家回歸一個根本的問題:究竟點解教會咁喜歡擴堂?在「喜歡擴堂」的根基下,教會的立足點和方向出現了什麼問題?

看秦朝、還看狼英統治

睇秦朝、除左睇「尋秦記」之外,今日我地黎對比一下秦朝與狼英統治。先考考歷史知識,秦之前是咩代?答案是無一個「代」、而是春秋戰國。春秋戰國是亂世,前後500幾年,當中無一人能統一天下。大家諗諗,香港俾英國統治左100幾年,大家都唔想俾番中國統治喇,何況500幾年根深蒂固的文化呢。於是去到秦朝時,當秦始皇統一六國後,望住有500幾年既悠久文化同歷史包袱的不同地區,佢做左D乜?回看看秦朝、再看狼英統治,竟然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識得煲湯的男人其實好型

由於小妹住的Hall是男女同層的(大家不要想歪!),曾經有試過幾個男仔「被」組成為一個小隊,當時大家已一早預算好當日的「樓湯」「唔科有好野飲」。結果幾位男孩決定煲罐頭湯,諗住「實無死啦」!!但結果居然是連罐頭湯都煲燶了,大家喝了好一大煲燶左的罐頭湯,彼此為此恥笑了很久很久…

其實撻皮凳才是HKU 靈魂

在小妹大學本科的年代,所謂的「撻皮凳」其實不外乎是一大排單坐位梳化,坐落在一樓主圖書館的最後方(請知情者不要開始猜想小妹的修讀時期…)。但是絕不要睇少呢一排撻皮凳,它們實在為我的大學生活留下了不可劃缺的痕跡。上天地堂時,有多少時候是真是做乖乖學生中間時段走去溫書呀。而又不知怎地,主要往campus上課的我當時又選擇了與campus離天搭杖遠的沙宣三寶「居住」,實在無理由上完十一點半又返去訓再出黎上三點半堂(如果回去訓的話,結果必然是走堂…)。住Campus Hall的同學仔還有權利踢拖落黎上堂上完返hall訓,我?算_數喇~

在看FacebookNewsFeed時,遇到朋友的大合照,先不要看是誰的合照。仔細看看合照,試透過合照中的人認出這是誰的照片——結果是如何?

新年耶教家庭搞笑事

同一般港人有少少分別,小妹由細到大都是天主教/基督教家庭背景,於是新年總是有D特別的小事情會「與眾不同」,其中包括

當你決定要開始上莊果刻,由傾莊、了解、傾sec位、傾yearplan、整booklet、宣傳、mockcam、campaign、polling,時間都會過得好快,而你亦都會覺得自己越黎越型,因為你由一舊咩都唔了解既蕃薯,到到你同莊mate好齊咁舉手、識哂Dorder,答到上莊既問題。起大學,你見到好多莊既超大海報,著住果套其實呢世都未必再著既suit擺出自信專業的笑容,而你亦都將會成為佢地既一份子,真是型到一個點-雖然呢個點是要用好多個不眠夜或者付出無限心力先完成到。其實果套莊suit加埋果對豆拎高踭鞋,除左上莊campaign果陣著過之外,我出黎工作咁耐真是一次都未著過-無他,當你唔是做businessfield,邊有可能著住套suit週圍走呀?你估是男仔D西裝咁百搭咩。

今時今日在職場之中,8、90後一輩如有學士以上學歷,十個有六、七個總有一個碩士、甚至超過一個碩士-要升職加人工、碩士完全是基本需要(但有又唔代表一定是升你喎)。記得七十年代時,中五學歷已經是不錯,入到大學更是天之驕子人中之龍;到而家,真是行街一個招牌擲落黎都有三五七個學士,睇下中唔中三大咁解。好出奇咩?而家D細路幼稚園就學游水非洲鼓唱歌朗誦中英數喇,大人有大人比、細路有細路比啫。隨著學歷貶值,到佢地大個唔知是咪要十個就要有兩、三個是PhD至得呢?

下午的教學很特別,我從沒有見過一對學生的手是如此的縐-因為這雙手的主人是80多歲的金婆婆。因為一個音樂基金申請成功再加上本人要實習的關係,金婆婆成為了我的鋼琴學生。金婆婆性格樂觀,積極好動,音樂感更是不俗,縱然學得慢但十分享受過程。

由2004年沙士後,青少年自殺身亡人數維持在每年20至30之間。有機構整理了由2015年8月開始的學生自殺情況,截至16年1月20日再添一名中大女生亡魂,已有16位學生自殺,半年已超過了30的一半,即15人的臨界線。

「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唔緊要!你信耶穌就得架喇!就乜都解決哂架喇!主能夠!主愛你!耶穌愛你!耶能愛你!」(下省五百字)耶教在紛亂的世代中終於釋出迷人香氣,建構愛與和平的形象,仲唔食正而家人心不穩的時刻?!一定有不少人扑過黎信主喇!

心理治療的種種陷阱

有一些人在自己的履歷上,往往會寫自己是「某某治療學會會員」,讓人覺得他對「某某療法」應該是有所熟悉,但是其實他只不過是付上百多元就能做到「某某治療學會」的「基本會員」,純粹是出席活動時能打個八折之類。這些人的目的,自是想讓人產生「美麗的誤會」。

港產褔音電影的前世今生

福音電影 ,即具福音元素的電影,並不是香港獨有的專利,中外亦有不少著名的福音電影曾上畫,當中《受難曲》等均是轟動一時。而講到香港的福音電影,實在不得不提影音使團這個「著名」機構,這機構亦是唯一在香港打正旗號拍攝福音電影的機構。自1999年始,影音使團開始出產福音電影,早期的《天使之城》、《天作之盒》、《生命因愛動聽》等,效果也著實不弱,但如今卻是江河日下。港產褔音電影,整體而言出現了什麼問題?而影音使團的理念,與港產福音電影又如何牽帶著密不可分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