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唔緊要!你信耶穌就得架喇!就乜都解決哂架喇!主能夠!主愛你!耶穌愛你!耶能愛你!」(下省五百字)耶教在紛亂的世代中終於釋出迷人香氣,建構愛與和平的形象,仲唔食正而家人心不穩的時刻?!一定有不少人扑過黎信主喇!

心理治療的種種陷阱

有一些人在自己的履歷上,往往會寫自己是「某某治療學會會員」,讓人覺得他對「某某療法」應該是有所熟悉,但是其實他只不過是付上百多元就能做到「某某治療學會」的「基本會員」,純粹是出席活動時能打個八折之類。這些人的目的,自是想讓人產生「美麗的誤會」。

港產褔音電影的前世今生

福音電影 ,即具福音元素的電影,並不是香港獨有的專利,中外亦有不少著名的福音電影曾上畫,當中《受難曲》等均是轟動一時。而講到香港的福音電影,實在不得不提影音使團這個「著名」機構,這機構亦是唯一在香港打正旗號拍攝福音電影的機構。自1999年始,影音使團開始出產福音電影,早期的《天使之城》、《天作之盒》、《生命因愛動聽》等,效果也著實不弱,但如今卻是江河日下。港產褔音電影,整體而言出現了什麼問題?而影音使團的理念,與港產福音電影又如何牽帶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許多Twins 的歌,我們都不會像阿Sa一樣唱錯歌詞變成「然後買襪買衫可以做風紀」,還真是琅琅上口,接近90%準確-《明愛暗戀補習社》問大家「愛戀易學難精可否惡補?」、《女校男生》根本就是少女懷(含?)春的寫照、《我們的紀念冊》,承戴著我們畢業的青澀。《大浪漫主義》是單身港女在情人節扮唔介意獨自FF的雛型、《女人味》是她們終於變大個的里程碑。

其實我有點怕搭霸氣叔的車。因為他真是紅Van當法拉利跑車咁揸——車內顛簸非常、飛馳電擊、入路扔彎時一邊轆會飛起、停車時頸後有風,車裡還要是未有安全帶果種。車未停定、門已經「啪」的打開;乘客剛踏出車不到一秒、車門就幾乎又「啪」的關上、再「呼」的一聲呼嘯而過。頭頂的車速顯示器只作點綴用途,它有它叫、霸氣叔有霸氣叔飛速揸法拉利。每次尤其坐霸氣叔車,我都會捉緊窗邊的鐵通,聽說一旦有意外也能保命…其實有好多交通意外都是司機太大意而發生的好嗎-,-…

在香港,大家雖然對「心理治療」這個詞語算是陌生,但是一大堆林林總總的「執行師」、「諮商師」、「分析師」、「催眠師」、「人生教練」、「心靈導師」卻一定聽過。既然「心理治療」勢必成為廿一世紀一個龐大的商機,基於社會責任,政府也十分應該介入,確立心理治療在香港的法定地位。

我們都可以是吳業坤

開始知道誰是吳業坤,並不是他在《超級巨聲2》中的演出(小妹已經完全放棄TBB的所有節目),而是他在台慶被報導做左粒棋做成晚的時候(當時被報導為人生污點…現在當你google打吳業坤,仍會之後彈隻「棋」字 XD)。當時還覺得,做大台做到他咁「梅」還真是慘慘豬;到今日,我仍然無睇TBB的分豬肉獎頒獎禮,但是卻被他的「陽光點的歌」感動了。多少日子,我們沒有被一個歌手的真誠感動過。從一粒棋到一個堂堂正正的歌手、真的吐氣揚眉,他的付出有目共睹。希望他在今年的其他頒獎禮中,也能被認同(亦希望佢唔好因為人地讚佢就驕傲喇)。

細食者在外食飯點滴

不管是什麼原因,減肥也好、真的細食也好,相信有不少人和小妹一樣都是細食人。一般的食肆份量都比較大,皆因有個概念,就是寧願讓人食剩也不能被人投訴份量太少。在外食飯,細食的朋友總是遇上一堆麻煩事情

為耶教漁翁撒網者平反

在教會中一旦俾人label左是「撒網者」,真是永世不能翻身。異性的弟兄姊妹對「撒網者」也變得十分有戒心,即使「撒網者」其實已經「改邪歸正」沒有再到處Flirt人,但是一有所「動作」,即使是正常的社交,例如由「撒網者」約成班弟兄姊妹出去食飯,都會被人背後指指點點一大堆,重新來一次秋後算帳。久而久之,「撒網者」又豈會不知情?又豈會不知背後人家在指指點點?

經過成功神學多年的「浸淫」,信得久了,幾乎連自己都忘記了點解要信主。很多人言,「為左傳福音囉!」、「為左討神喜悅囉!」、也許更多人暗啞底嘀咕一句「因為我想成功囉(只不過不會有人真是咁講)」。我認為,這些都不是人要信主的原因。信耶穌的最終目的,應該是為了「成聖」。當基督教的信仰核心傾側在成功神學之上,根本一開始就是錯誤,而這個「成功」的方向只會離「成聖」越走越遠。成功神學一個根本問題,就是:上帝其實是不會必.然.地,讓信徒獲得世俗所定義的「成功」。要明白這個概念,有種種因素與概念要層層拆解。

我亦看到有信徒網上識朋友、識sex_partner、偷食、自慰、扑野唔敢同教會講,掙扎卻無處可訴。一個曾讓我們傾心吐意的地方,如今卻是只令人三緘其口。我們的信仰幾時變得只是向教會交待?教會的壓力幾時成為了我們堅守貞潔的唯一源頭?真是慘淡淒涼。有多少人,在真正信主的同時,卻被主流教會的教導牢牢鎖死,甚至覺得非常內疚,認為自己好大罪。這些掙扎,大家在主流教會又可以聽得幾多?沒有,統統沒有。因為在主流教會中,只要你從口中講一句「其實我是GAY的」,足以讓你周身蟻,幾年翻唔到身。

睡不好的人

很羨慕那些在任何地方任何時段要睡就能睡的人。睡得好的人,很難明白睡不好的人的慘。

談身.心.靈養

香港人生活壓力大人人皆知,能夠日日開心活著的真的沒有多少個。現代人越來越重視心理健康,但社會日積月累的問題卻是令人身心俱疲。政治壓逼、經濟憂慮、工作、人際問題與傷痛天天充斥,都市人每天都要multi-tasking,背負各種不同的角色和重擔。所以,能維持心靈強壯以應付每天的事情是相當重要的。心理如夠健康,面對逆境也有足夠心力處理,能正面面對日常生活中各種的壓力;在困難來臨時,也能減少焦慮和煩燥。

大衛能賽和歌利亞,已是完勝

論訓練資源上,香港亦絕對是蚊比與牛比。訓練資源上,強國沒什麼多就是地多人多,要建訓練學校什麼的都十分輕易。反觀香港寸金尺土,訓練資源稀少,運動員更有俾人「當是垃圾」的「美譽」。所以,在種種因素下,國足不把港足放在眼內是可以理解,而兩次逼和國足還真是被譽為「奇蹟」,其實並不過份,因為港隊在在牌面已經輸一大截,但慘就慘在先天輸你一大截也能逼和你果度先無面呀嘛。

陳韋安博士在耶教算是勇於執言之士,貴為神學院教授但卻願意與眾平信徒落地談信仰,是在下少有敬佩之人。雖然該言論已被刪除而本人亦沒有cap圖,但大意只是向眾信徒以疑問方式,表達對夫妻節的疑惑,以及表達夫妻節的出現也是對單身人士的不體貼。在昨日下午他發表完相關言論後,於是日晚上他於面書上道歉並收回言論,指出「發生教內爭鬥(因其言論)」。

笑到甩下巴既1111夫妻節

一開始留意這個夫妻節,其實是源於前兩日撮見耶教著名笑點「愛爸媽愛我家」的活動專頁中居然又為一個乜乜「夫妻節」背書。即是其實我都唔想Make_stupid_people_famous,但太好笑的事情唔開心Share真的對唔住自己。話說上次518就話仲有個國際家庭日可以騎劫一下啫,咁夫妻節又是咩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