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一段只剩下Like 的愛情

6時50分,靠著床沿的Jeremy打開電話Facebook,第一段的newsfeed是Ivy與現任男友的照片:2個月for_u_I_love._Jeremy默默按了個like。對於Ivy,他無法忘記。頂你,2個月…咁我同你之前的兩年又是什麼?他不忿。他不甘心。他就是要證明給Ivy看「我也活得好好的,你有拖拍,我。已。經。可。以。好。好。祝。福。你」。

TSA 與囚徒困境

筆者曾於學校工作,對於群組所寫的不應有TSA的原因,其實我認為已經是十分的厚道。其實TSA與個別學生升學根本就不掛勾,點解要幫學校抬橋?TSA是測間學校的水平而唔是測你個仔你個女。講難聽的,根本就是學校為保校譽,怕被殺校老師無飯開,繼而逼迫學生做替死鬼,做大量不必要的功課考試。話明評估就是要睇學校(注意喔,不是學生)整體能力,如果學校本身根本是廢,死操爛操都是咁架喇。

在彼鄰新加坡轟動一時的康希牧師事件案於日前審結。5人包括康希牧師及堂會負責人,被控在2007年至2009年期間,通過教會認購兩家公司Xtron_Productions和The_First_National_Glassware(簡稱Firna)的2400萬新元(約1億3千萬港幣)債券為幌子,共謀挪用一手創辦的城市豐收教會的建堂基金,並用其中1300萬新元(約6000萬港幣)來打造康希妻子何耀珊(45歲)的首張英語唱片。其中,陳紹雲與當中3人涉嫌再失信2660萬新元(約1億5千萬港幣)來贖回債券,以掩飾之前挪用公款的罪行。

佈道會留客,天留、我不留?

臨近年尾,又到一年一度大型佈道會高峰期。如果你是被邀請的人,到達會場當中,究竟是在想上面的哪句句子?是「我都唔想留起度呀!」、「上帝你要留我,咁我唯有留起度啦!」、還是「天留我我都不留起度呀!」?筆者從小返教會,對於教會大大小小的佈道會實在不陌生。教會對於籌辦佈道會的理解,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有sound bite,吸引到人黎。

信仰百川能做得起,其中一個原因肯定是文章有質素,否則又如何吸引人去閱覽呢?由此可見,他們的作者實具一定的水準。但另一方面,我又不見得投稿的人的文章不具質素。否則塘水滾塘魚,沒有新血加入其中,亦是一大問題。而且,我亦實在看不清不容納投稿的原因。

「情到濃時,我們很容易會獸性大發,所以拍拖雖然甜蜜,但同時亦危機四伏。其實不論男、女孩子,都應該好好保護自己,持守貞潔,避免跟愛侶二人獨處一室,也不要二人旅行過夜和同宿一房,否則,你們一定出事!…拍拖時,萬萬不可發生婚前性行為(原文大意)。」

我是基督徒,而我話你聽,是咪基督徒都可以插教會。教會唔是你公司,是公共團體,點解大家唔可以監察同評論?我是咪基督徒身份其實是與此無關的。如此深厚的門戶之見,無怪乎有不少人會好似下面咁諗

「為了彼此可清心禱告聆聽神的聲音,應給予對方空間去安靜,若果真的要溝通,建議每次最多十五分鐘,每星期最多一次,可與對方分享代禱事項,互相祈禱守望。」

其實真是講過好L多次,呢d咁既解釋聖經方法真是害人不淺,根本是自己想點就點,求其quote句經文又話是聖經真理。聖經從來沒有強要基督徒與基督徒拍拖,所謂「信與不信同負一軛」已經有人解釋過N次其實唔是咁解,詳情請看此文。我再講多次,我並非推翻認為聖經鼓勵信與不信者一起。我認為是有值得深思與商確的空間。只是教會無限量洗腦認為信與信者才能一起、幾奉為絕對真理,本人真在無法認同。

我自己尤喜愛大型樂器,古箏及大提琴都學過,但真正會教的是鋼琴、聲樂與合唱團等。所以,自己對於港鐵刻薄寡恩的條例實在是倍感氣憤。的確,港鐵條例寫明能阻止高超過130cm的物品上車,自己曾去古箏比賽也真的沒有搭地鐵。但是,四份四大提琴的高度只是差那丁點(難道你逼全部人用較細的四份三嗎?都癡的),又有得罪你什麼了嗎?乘客都未出聲你出咩聲?上一年我開始學大提琴,一年以來從港島東乘地鐵往觀塘線,一個人也沒有捉過我。明顯地東鐵線職員與其他線的又有差別。怎麼啦?難道東鐵線住的人就是比較好欺負了嗎?實在令人更更更更更氣憤!

周國賢、小克,相比起麥浚龍、林夕、黃偉文的組合也許比較陌生。但在我心目中,《有時》、《重逢》、《星塵》的三部曲才是真正的神作。相比起情情塔塔,周國賢的三部曲意境遠勝《耿耿於懷》系列;而且,講麥浚龍經典的《天生地夢》天地三部曲都未輪到《耿耿於懷》吧。

我不要一個歌頌派膠的世界

這段日子,似乎特別多以派膠上位的人(我唔講邊個因為唔想幫這些人宣傳),甚至有人曲線話自己派膠是因為想實驗下大家有幾鐘意人派膠。雖然我完全唔覺得佢是做實驗,做左膠事就做膠事啦,唔需要搵理由證明自己唔是膠囉。

芷晴內心還是一片昏亂,平日的她最討厭就是要與的士佬搭咀,但今日她卻忍不住,話就從咀邊溜出來:「現在有三個人喜歡我!我應該怎麼辨?」的士司機一怔,眼前的小妹妹的確是青春無限:長髮及肩、亮亮的眼睛、白色碎花T,也不失為一個可愛的小妮子,禁不住要教訓她:「阿女,其實你是咪鐘意收兵咋。」難得阿叔咁潮知道什麼是「收兵」,但這絕非芷晴的原意。「你先聽一聽…」

Sell 唔出的福音

昔日的傳福音之法,如三福、四律等,都是具強烈引導性地務求把人帶到最後一點,就是信.耶.穌,而且像保險經紀似的,一開頭就是以身邊人埋手,Warm_Call所有身邊朋友聽福音,睇下work唔work。我不否認當中的教理(但其實當中也有很多爭拗點),但是如此逼人埋牆角地把真理壓縮成為講個「信」字就Mission_Completed,實在讓人覺得很Forceful。

「你跟Gale咁熟,你跟他一齊啊!」你朝我怒吼,但你知道我絕對不能忍受。「你可以理性點嗎?我和你已經訂婚了,點解你還是一味控制我,我工作、我生活、我交友你都要管?Gale同我無野你唔信,我跟他只是熟而已啊!」眼淚不能自制的默默滴下,你無法對我委以信任,做你未婚妻又如何?我默默除下婚戒,吐出一句:「分手吧。」

香港人,你今日笑左未呀?

這段時間留意多有關「笑」的新聞,香港人唔開心、唔識笑其實不是新鮮事。根據2015聯合國發表的全球快樂指數,台灣排名升了4位,排第38(6.298分),是兩岸三地中排名最高。香港排72位(5.474分),比2013年跌了8位。中國排名升了9位,排第84(5.14分)。香港生活壓力逼人、工時長、政權廢、物價騰貴、娛樂都貴、連想開個電視輕鬆下,睇是得CCTVB,其實又真是幾難開心。其實人生在世,開心好緊要,老人家話齋,笑又要過日子、喊又要過日子,當然是笑過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