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事奉疲勞

顧名思義,就是做事奉做到burn_out無哂奶。有時看戲3D太長太勁,會做成「視覺疲勞」;做事奉做得太多、為做而做、日復日年復年做、不知其所以然,視為「事奉疲勞」。曾有弟兄分享過一個理論:在一個工作環境中,大概只有30%的人是做事,60%的人在hea;那還有10%的人,就是在把60%的人的工作,再繼續分配給那30%的人做。教會,也正正如此。

工作中你覺得最辛苦的是…

在工作中你覺得最辛苦的是什麼?是工作量太多?是晉升機會低?是客人太難纒?都不是。我聽得最多、感受得最多的,就是在工作環境中的人際關係問題:唯獨是這一樣、才是你真正想離開工作地方的原因。

「我就做你哥哥吧!」「哈,我是你契妹。」十三、四歳的我們,總愛以兄妹相稱、即便摟摟抱抱、打打鬧鬧,也打出一個「兄」「妹」的擋箭牌。中學時代,總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總說男與女之間沒有純友誼」?我們不是也可以出去如同性朋友般吃飯、逛街、甚至看電影,難道就不可以單純是好朋友嗎?是的,就是不可以: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啊。

福音 X 靈恩派的耶豬邏輯

筆者在中學時代曾經有一次「參觀」靈恩教會的經驗,他們很強調屬靈體驗和敬拜。敬拜時,全部人都超瘋狂的大聲呼喊、異常陶醉、再加上方言禱告(um,大家就當是有很多minions_belobelo啦)的靈異感,真是「相得益彰」,現場效果果真異常震憾(當時筆者心中倒是不斷禱告求上帝快點完)。經過漫長的敬拜後,就到漫長的講見證,幾乎每次返去都是講見證(是3/40人圍圈每人講一個見證那一種),講講下、個週會都完得。

電車情

對於港島人而言,電車幽幽悠悠的「叮、叮…叮、叮」應該絕對不感到陌生。電車盛載的不單是一撮又一撮鐘愛電車的升斗市民,更是我們對悠然生活的嚮往、樸實的美好情懷。

獨遊的快樂

提起獨遊,特別是女孩子,大概都帶著複雜的糾結感:因為,男孩子去獨遊倒沒什麼,但女孩子總會被冠上「很危險啊!」「別那麼任性吧!」等等的指責。筆者試過獨遊,亦有喜歡獨遊的朋友(男、女都有),大家的經驗都是一致的-這是一個很美好的自省體驗,而且感覺都甚美好,原因如下:

「秘密花園」大熱,讓筆者所修讀的這個冷門到爆的學科(全港現在持牌執業的都不知有沒有20人)被人獲得點點注意,本是好事。近日於面書居然還看見有電子版「秘密花園」colorfy,用Ipad電話填顏色。我不太清楚這個apps的製作原意,也許只是為了好玩,但在個人的「專業」(畢竟我讀第三年表達藝術治療碩士了啦!)的意見來說,畫畫「秘密花園」是好的,但則不太建議玩電子版。

早機去晚機返其實是好L攰

520am。機場不算人多,但亦有人在左右忙著。旁邊有著打乞嚏唔諗住洗手的明仔,或者大聲談話的大媽。好不容易與友人一同入閘,我望望錶:6am。機場頂上的天空由一片黑藍色開始透著暗光,照得整個人發呆:天啊,天亮了。機場的燈突然從偏暗轉為明亮,眾人騰地嚇一跳,它殘酷提醒著大家要醒了,提醒著大家這個清晨是何其折騰。我心中卻升起一陣悲哀,其實點解香港人要咁辛苦?

看著彼岸的台灣,常帶有複離的喜悲之情。喜,皆因台灣新一代比香港走得更前,對共黨玩滲透的危機意識,港人仍是望塵莫及;但悲,乃因看見台灣也在步香港後塵:我們所眼見的寶島,會如香港一樣,被不斷的經濟、文化入侵與剝削下不知不覺地被共產黨垂簾聽政、黑手干預嗎?

當搭車百無聊賴之時就當然是呆望前方的RoadShow。一開始倒沒什麼,但看久了卻覺得不太對勁:怎麼它除了播便秘和安睡寧的廣告外,卻還會反反覆覆不止一次的播689往職安健耍太極「八段錦」的爆笑低智片段?(當然,它播的時候是在宣揚689的政績乜乜乜)還有不少表揚、宣傳政府政績的片段,如宣傳全港清潔大行動、全港運動會等。更甚的,是經常無限Loop有時又播得超大聲,被「聲」騷擾更是無從投訴(甚少會跟司機講,RoadShow很大聲可以少一點嗎?),久而久之被洗腦式的接收了很多河蟹資訊。

返開的那些老師的所屬教會,你們又點睇呢件事呢?會唔會捉佢去紀律及挽回小組挽回一下呢?喔,你們太忙了!總是要捉那婚前性行為呀、同性戀呀的弟兄姐妹。其他教會,面對這樣的事情,有無想過聯署譴責?喔,大家都忙著寫聯署反同的譴責。要不?不是在自己教會忙這忙那嗎?那些關顧、團契、佈道會什麼的嗎?嗯嗯,知道還是那些比較重要喔!(佈你條命咩!有d咁既「見證」,乜道都佈唔_到啦!)

當十個人有十個人繼續討論《羅生門》時,我想帶各位把焦點,移在可能你從頭到尾都沒有下過注意力的、這位現實中的「輸家」——吳日言身上。新一代也許對吳日言這個名字相當陌生,其實她是和Juno同期出道的女歌手,出道成名作就是與「耿耿於懷」出平行時空的MV《扯線風箏》。

筆者倒還真的對不少人對Juno的評價還停留在「有錢裙腳仔」、「馬面」、「阿嬌條仔」、「起勞工處搵職業Fans」之類的印象相當驚訝: 他第一首非主流主打歌曲《雌雄同體》,講緊已經是十年前的事,當時,大家對於這種非主流電子音樂的曲風仍是相當不接受。雖然《雌雄同體》獲獎不少,但終究未有打入人群之中。亦即是,拜託人家轉形象轉了第十年了現在才得到大家的注目?是他之前太潛還是怎地?

如果你只聽過Juno《羅生門》

當被Juno《羅生門》洗版時,如果你只聽過《羅生門》而沒有聽過Juno其餘兩首歌、或者是他其他的歌,我只能說你是失卻了香港樂壇的一塊瑰寶,亦不會明白那個從大男孩青澀到現在不甘於成熟,留戀過去糾結情懷的男生(是歌曲中的男生啊,不是Juno)。

基督徒夫婦此舉似乎果真構成歧視。但是作為店主,他們難道就沒有權利拒絕接待某些顧客嗎?例如,如果有人進我店舖搗亂,難道我也沒權利把他趕走?這樣,法庭也不是同樣剝奪了店主拒絕接待顧客的權利?!

而我不知道股市是甚麼

當身邊的同學在炒股時,我在補習;出身後,當身邊的同事在炒股時,我在秘撈。當全民皆股時,而我不知道什麼是股市。無辦法,一個連12+12都會變成36的人身上,你是無法嗅出些許懂得股票的味道。別人看著五線譜像火星文,我卻覺得財經新聞中的那些永遠是四個字的公司名和旁邊的數字是火星文。我永遠不知道證券交易所、銀行、基金公司究竟是何方神聖,當中的內部運作與謎之音一樣神秘莫測。像今次的Lum市,我也完全不明白什麼「一天蒸發了多少多少億」…乜錢可以囉黎蒸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