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殷琦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作曲卻不懂用電腦編曲。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1002326119779241

論耶能本土化

近日基督教果真是作鹽又作光,繼同志平權後,又因張潤衡事件掀起插爆耶能的又一波欄;在社交媒體中,不難發覺基督教的形象已是更進一步地江河日下,與社會越拉越遠。作為信徒,真的是既失望又擔心:這樣的教會,到底真是領人歸主,還是在領人離真道越走越遠?到底耶能是如果煉成?而雖然別的城市如美國均有耶能,但不知怎的在香港耶能的現象卻特別明顯和清晰,與社會的衝突亦越發嚴重。筆者認為,耶能都有本土化跡象,原因在於香港獨特的文化背景。

我情願大家花時間關心八仙傷者的情況,好過食花生「睇下呢個囉左十幾年光環的生命鬥士點扑街」。今日看新聞,看見的是500多人受傷,200多人垂危。天啊!真的在開玩笑嗎?我多少年沒有聽過這麼多人重傷垂危的單一人為慘案。即使2014年的高雄氣爆(28死286傷),也沒有這次的死傷嚴重(試想想香港的菲律賓人質事件或者南丫海難,死傷人數也不及今次)。對於任何一個城市,這都是一個深髓而強烈的打擊與傷痕。

「例如香港現在的本土派,都是為了要維護本土利益而進行活動,但實際上對社會卻帶來很大的破壞。」什麼??!我不是在聽道嗎?我是咪轉台轉左去CCTVB?這讓我聯想到的是,難道教會領導世界的角色-就是維穩?

耶能戀愛攻略

你地睇下而家d人的婚姻,幾乎兩對就有一對離婚,但是我地耶能就唔同呢!所謂「神契合的婚姻人不可以分開」呀嘛。所以,快d一齊信主,你又好、你的婚姻又好、大家都好,上帝的旨意就在當中成全了!(齊鼓掌!…)

姑勿論買票事件孰真孰假,梁國雄今次真是一舖清袋。社民連在雨傘革命一役已徹徹底底地暴露了其「名為激進、實為膠膠豬」的身份,已被本土派唾棄;今次,就連作為議員的mentality和integrity都輸掉:偷換概念實為說謊,是為一;利用傳媒、大眾,玩弄市民,此為二;失落了正直的人格品質,此為三。

有得教,真是唔教?

話說當年筆者仍是大學畢業初出矛蘆的小蕃薯時,獲一間中學以TA(Teaching_Assistant)聘請,當時學校是以某一學科出Ad,而第一輪group_interview更是要測試大家就該學科的認識;但及至第二輪individual_interview,面試的內容卻是關於B的議題。到最後簽約,校長拿著合約的post,已變成有關B議題的post。作為大學畢業初出矛蘆的小蕃薯的筆者,只敢手都震埋、笑笑口問校長:依,點解個Title唔同左既?

被人「蜚語」的人,總有一些你「無法抗拒」的原因要講佢:「佢份人好怪架」、「佢成日起教會溝女架」、「佢做野勁hea架」,諸而此類。但是,聖經講到的「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唯有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以弗所書 4:2-15)」又是什麼?

香港成為殖民地只有百多年的歷史,那為何香港人居然「倒戈相向」,如今成為中國的計時炸彈?究其原因,總是因為英國這位「養娘」,雖然一開始是以殖民主義進駐其中,但她卻真心培育香港,教曉了我們何謂文化、何謂人之所以為人的尊嚴:不錯,在殖民時代我們一樣沒有民主,但我們有的是能夠成為一班有文化的人,建立一個能嘗試爭取公義、防貪的機制(如ICAC)的社會、建立生之為人的尊嚴。

狗狗真的非常厲害,在場的食物大概都很香才是吧,但牠對香味像完全無反應,已進入化境,如佛像般動也不動!喜愛動物的一定不能錯過這個節目呢。

CV這回事,不用雕花一般,簡潔易看就可以了,最好再三檢查清楚有沒有錯字吧,如果連CV都有錯字,又如何叫別人覺得你細心呢?

由香蕉奶事件中,筆者察覺到一個現象:現在似乎一講到社運藝術(主要的社運藝術模式似乎主要是視藝和音樂),一般都會認為是「左膠mode」而避之則吉,甚至我自己都是。一段時間以來,我的看法是:大佬而家打緊杖,你仲得閒起側邊唱歌做乜_?拎起個盾就衝啦唔該。但是,由香蕉奶事件中,卻令我產生了關於社運的抗爭模式與藝術的新想法。

筆者在上年三月已撰文講到,「遊行之後,究竟我們可以如何捍衛這片我們所珍惜的地土及其自由?」(戴過藍絲帶、感覺型棍完了,也就完了),當時的藍絲,仍然是象徵著正義的一方,當真是仿如隔世。各位,民主從來不是post下facebook黃絲、上下街叫兩野就能得到。你估世界上有幾多個「不流血政變」?古往今來,比較有印象的只有宋代的杯酒釋兵權而已。其他,無不是用身體、用犠牲、用血去維護那珍貴的自由空氣。

為何教會普遍認為打麻將、六合彩、賽馬、賭波就不可以做,但炒股又可以做?介線是如何定?另外,如果非豪賭,而是小賭怡情的那一種又可不可以接受呢?而有牽涉賭業的社會服務,基督徒是否都應該避免接觸(別覺得這是天方夜譚,有不少耶教徒還真是覺得不應該的)?

高永文:真心膠官第一名

作為梁班子當中最高民望的局長,我佩服他在其位的處世之道,起碼相對上沒那麼埋沒良心。筆者一直認為他是相對起其他局長算是正常;但在今次事件中,矛盾的是他居然真心膠到相信中共給香港的普選是好。就憑這一點,他已經放棄治療;但只要他一天還會當著市民動真氣,其實是代表他仍然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會憤怒、會思考的人;一旦進入民賤聯之流,就真是再也無法逆轉過來的了。你看林鄭、流肛華等,任你如何再毋辱他,他又還不是笑口噬噬?

談耶教末世怪論

近日尼泊爾發生8.1級大地震,在各界均關心災情之時,又有人發現耶教徒講出這樣的末世怪論惹來爭議;其實背後是有什麼原因,讓到平日高舉和理非非的基督徒會講出如此不近人情的說話呢?本文試就有關爭議作一些解說,旨在1. 讓未信者明白耶教徒背後的想法(這種想法是差是好,大家定奪啦)2. 讓耶教徒亦反思,我們這樣的想法說法是否正確?在展述我們的觀點時,是否可以多一些人情和尊重?

與不信者一齊,教會的看法就是:對方不信,一定會想仆野,然後犯罪得罪神!所以,如果兩個人都信主的,大家都「一定會」堅守貞潔啦,所以信與不信,最好都唔好一齊,更發展至「2個未婚信徒最好不要同處一室」、又或者「不要一齊去旅行」等等教條式的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