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漢群
楊漢群

約瑟夫記載,耶路撒冷圍城和毀滅時,城外有羅馬軍攻城,城內有各派起義軍互相殘殺,血流成河,四處都是死屍。很多死屍被丟到城和橄欖山之間的汲倫溪谷,令谷中死屍堆積如山。耶穌曾為耶路撒冷哭泣,今天橄欖山上有主哭耶京堂,紀念耶穌為耶路撒冷即將到來的恐怖災難而哭。

沒有黑裁,亦沒有柒起

奧運拳擊裁決爭議是常見,1984年HOLYFIELD(後來的世界重量級拳王,1996年擊倒TYSON)被判違規遭取消資格、1988年RoyJonesJr.(後來的世界中量級拳王、超中量級拳王、輕重量級拳王、重量級拳王)佔盡上風之下被判敗於南韓拳手(JOANS判前也是不斷舉出SUREWIN 的手勢)、1988年有南韓拳手被判落敗後教練及其他助手衝上擂台打拳證等,都是著名例子。

職場險惡,如何自處?

坊間教人求職的言論,只是教人如何讓招聘的人留下好印象,卻從沒有教人如何觀察招聘一方(僱主、管理層)的心理軟肋,令應徵者完全處於心理上的被動劣勢,故大多是廢話。

教育界的道德問題

教育界的壞人,今天仍是非常多。好的仍有,但處境就越來越艱難。我曾跟一間頂級名校的前校長諗熟,他是教育界難得的大好人,正式升為校長後我也有恭賀他,可惜不久就退位。我其後與一位認識這位好校長的資深教育學院講師提及此事,他長歎一口氣,對我說:「有些職位,人太好是做不來的!」

「曾德成根正苗紅,是老愛國,何以會被炒,一點顏面都沒有?」對於曾氏遭遇,我絕不意外。他和姓梁的恩怨我不知,但九七前後的老愛國所受的待遇,我接觸和耳聞目睹一些,或可分享一下。

中共思維,要贏到盡(呢次面子輸到盡),要控制到盡(投票一刻完全失控),就要用聽話嘅柒頭幫佢辦事(聽話冇腦就容易控制),終於辦出柒事──表決時嘅世紀出醜。

疑似炸彈事件,很多人想起納粹黨自導自演的1933年火燒國會大樓嫁禍共產黨一事。我也想起五一工運的槍擊和炸彈事件。

現時可供囤積的土地已由本地華資地產財團壟斷,耍取而代之,就必須打郊野公園的主意。以目前的政經制度,誰掌握了地產就能掌握香港,由紅色資本掌握原郊野公園土地,不但可成為紅色資本的大彩池,中共更可藉紅色地產資本進一步牢控香港。

當權者,不管是港英還是中共,一向害怕學運、工運會演變成政治運動,故不管有沒有煽動,都一定會「消滅於萌芽狀態」(陳希同語)。七十年代雖有大規模社會改革,實行看得見的懷柔政策,但距1966騷動和1967暴動不遠,政治氣氛仍十分緊張高壓。金禧本來只是一次反學校高層貪污的運動,但港英害怕引起連鎖反應,更害怕中共會指示本地土共乘機利用,故在其有機會由反貪事件演變成政治事件前(六七暴動由土共利用工潮引爆,後來的八九民運由反貪演變成政治事件),全力打壓。

善待動物係文明

亞洲象卻因為較易馴養和訓練,就受到滅頂之災。隨著東南亞旅遊業發展,越來越多獵人,殺死野生母象以取得小象,再轉賣圖利(多用於旅遊業和表演)。小象受訓時(如繪畫),會受盡殘酷的虐待,很多因而死亡。因此,野生亞洲象正面臨絕種危機。

根據以色列中央統計局(Israeli Central Bureau of Statistics)的數字,至2013年底,以色列總人口約813萬2千人,猶太教徒最多,有610萬人,佔總人口75.2%。20.6%的以色列人口是阿拉伯人,包含穆斯林、基督徒和德魯士族(Druse),剩餘的4%則是其他宗教或沒有宗教連結。

七一遊行中所見的幾個人

至於遊行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名警員。當日,我和數以萬計的遊行人士因警方刻意阻撓,被困在銅鑼灣,天公弄人,不是烈日當空就是下著大雨,人們越來越鼓譟,大叫「警察可恥」。這時,我被堵在一個樓梯口,內裡守著一名警員,沒有太多人留意到他。當他聽到「警察可恥」時(不是針對他個人),眼神和面容一片茫然地搖頭,口唇同時微微張開。我與他相隔不足一米,看得很清楚。我感覺不到他對示威者有任何不滿和憤怒,而是充滿了無奈。

對抗日激,孰令致之?

近年香港的經濟,不見得呆滯,政府非常富有,失業率至少在數字上十分低,整體社會財富不斷增加,不知羨煞多少西方發達國家。但是,增加了的財富,不是合理地分配(合理分配不同於平均分配)給每個階層,而是不合理地越來越向少數利益階層集中。不合理既得利益者又再利用新掌握的資源,強化本身的政治地位和權力,再加力向弱勢階層抽取資源,形成社會越富有、矛盾越巨大、對抗越激烈的局面。這尤其體現在地價、樓價、租金等和土地有關的資源之上,並同時掀出族群矛盾。當原有的「發展主義」急速失去公信力(尤其是在新一代之中),一些大型「發展」計劃(實為破壞和剝削計劃)也就自然而然地引起強烈反彈,高鐵和新界東北等皆如是。

從六四晚會看人心背離

的確,參加人數多了,年輕人更多了,但氣氛卻與以往不同。2009年前,出席燭光晚會的人數多為數萬。這數萬「基本盤」,多為中年或以上,明顯是自1989年起一路走來,他們對中國的感情大多顯而易見。2009年起,年輕出席者突然暴增,流露出來的,是不滿、憤怒多於對中國的感情。當然,我們不能說年輕的出席者也有對中國這個國家有感情,但現場氣氛和情緒,就讓人感到中國情絕非主流。大型的民眾集會,群眾主流情緒是很容易流露出來、感覺得到的。

以知識杜絕生態偽照

無良龍友為求拍出吸引人的動物照片,不惜做出種種殘虐和欺騙等惡行,固然是品格問題,但也和一般人愛看「得意」動物照片卻欠缺生態知識有關。我相信,無良龍友製造假生態照片,大多不是為了自我陶醉,而是要公諸於世,讓其他人欣賞自己的「傑作」。因此,只要稍具基本常識,不難令無良龍友的惡行現形、讓人聲討有關惡行,減少無良龍友的作惡意欲。

據報加拿大政府準備提法案,褫奪雙重國籍者的加拿大居民身份。這相信與近年多了許多非真心效忠加國,只求加國福利和良好政治、優美居住環境等「攞着數」之人。有關法案是加拿大的事,但對香港處理「離地」者的權利以至香港長遠利益問題,卻有重要啟發。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