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Yi
別相信我如何談自己,相信你,相信你從文字了解的我。 http://yijustwannatalk.blogspot.co.uk/

給我一個like 的理由

由最初有病童收集讚好,作為對抗病魔的鼓勵,或者是對於時事事件表態;繼而有可愛小孩蒐集讚好以換取小狗或者迪士尼之旅;近數天則不斷湧現「有幾十萬like,我就嫁他」的帖子。有時候,我看不到有何值得讚好,我搞不清讚好是為了甚麼?

長大

我們以前讀的書,文字只有三數句,圖畫卻佔了半頁。隨著讀書的年資增長,文章愈見冗長,字體變得好小,後來,我們讀的書不再是熟悉的方塊文字,而是飄洋過海而來的洋文。以前課文教我們見著老師要打招呼、對別人要禮讓,長大的學習怎麼老是一堆總分,文言文語譯和透過文章窺探作者的思想?

朋友係要見架!

我很高興是她打電話來了,不是sms,不是facebook,是打電話來了,她不怕在這種容易尷尬的時刻打電話來,真正朋友。我想見的是你的笑臉,不是那黃澄澄的表情符號;我寧可聽你的語無倫次,也不要看不知其義的火星文。朋友,如果我打電話跟你哭訴或者問你是否還好,不要覺得突兀好嗎?朋友,你的消息,我們見面時告訴我好嗎?「朋友係要見架!」我們是朋友,不是網友。

請勿胡亂「嘖」我

傍晚六點多的旺角地鐵站絕對是一級戰線,約了友人吃飯的我不算趕,但由於快到約定時間,還是有些著急。發好短訊,收好電話,一抬頭就面對一位戰士,殺氣騰騰,「玩」了一回合一左一右的鏡子遊戲,我決定退後一步拉開距離讓他先走。我退開後,戰士頓了一秒,然後快速步過我身邊並大聲地「嘖」我一聲,不是身為當事人而主觀地放大,是因為數步以外低頭按電話的西裝男士也抬頭望向我。我茫然回望他一眼,接著踏上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