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知
葉一知
葉一知
通識導師 業餘寫作

現在沒有手機在手,如何是好?眼看四周的人都在低頭看着手機,我覺得自己好像給閹割了,給禠奪了男人最大的快感,混身不自在,極度自卑,差點要哭起來。再加上,那個獨裁老闆一定很緊張,他不能聯絡我,不知會發什麼神經。想到這,更是焦上加焦。

強人領袖,強政勵治,總叫人神往,因為這類領袖必魅力非凡,能力卓越,魄力過人,傾倒眾生。強人領袖當然不只見於政界,在商界,喬布斯就是強人領袖的典範。看過有關他的資料,應知道他一直主導蘋果的發展,很多原則和決定都由他一錘定音、力排眾議而來,例如堅持不出大螢幕智能手機。最後由他建立的成就當然相當成功,大部分可歸功於他的天才。他絕對是天才型領袖,思考超前當世,造就蘋果莫大的成功。到他臨終前,仍然為蘋果出謀獻策。

面對一個瘋狂樓市,入市風險極高。投資最終講求的不是前景有多好,而是riskmanagement,將風險控制好。在我淺陋的人生中,幾乎沒有見過任何人在投資上可因高追而獲大利,那些少數高追而獲利者往往是幸運,絕大部分人高追都是仆直收場。

這一夜

緣起,緣滅,如霧如電,作如是觀,聚散總有時,空杯嘆奈何!誠然,我們沒有什麼成果,但在磨難的淬鍊中,每一個參與過這場運動的,都成了火種。在風雨飄搖的日子,舉起傘,不讓火種熄滅。旁邊的人沒有傘,為他撐一把,順道把火傳給他。

我們是否需要統一策略?我們可否寄望蝴蝶效應,多管齊下,好過把心血浪費在互相攻訐(除非那是你背後被委派的任務)。早已分析過,相信大家也很清楚,雨傘革命的肇因本就是一種蝴蝶效應,因為各方(包括對家)都做了一些事而促成。運動高峰已過,根本不能有大規模組織的攻防,故只能多管齊下,每件事都能累積一些效果,敵城自破的可能便更大。高手對決,你很難寄望用一步棋便將軍,反而要誘敵走錯一步棋,乘勢而起,便可徹底反攻。你說要等多久?沒有人知道,所有變革成功前,從來都沒有人說得準會在何時成功,要麼大家放棄,要麽就堅守每條戰線,咬緊牙根戰鬥下去。

警癌

警隊濫權,社會每一個人都是潛在受害者,哪管你是甚麼陣營,都逃避不了。警隊濫權必然像癌細胞,迅速擴散,難以控制,連今日撐警的有一天都會捲入而被害,到時他們醒覺已太遲。

公民抗命是指公民刻意違抗不公義法律,或藉違法抗爭去表達對政府強烈不滿或訴求,從而刺激公眾關注和討論,迫令政府改變不公平政策。這種抗爭手法符合法治最高層次的「以法達義」原則。例如黑人民權運動,就是源於「黑人在巴士上必須讓座予白人」這條完全違反公義的惡法而起。

泛民無法團結,因為他們有自由意志,這是自然的事;親中派必然更團結,因為他們放棄了自由意志,只接受命令行事,這是他們的優勢。近一兩年,更可以看到他們打輿論戰時,已用上最大的無恥,單是周融、蔣元秋等人的歪理,無論如何被擊倒,被擊倒幾多百次,他們都當沒事發生,繼續將謊言當真理,將假象當事實,大談「一百八十萬人世界紀錄簽名」、「香港人發明真普選」等,再加上愛字頭亂港,辭職公投這場輿論戰真的能勝?

這一個月,意想不到的是,運動迫出了很多事情浮面:香港公民的質素,垂範全球;我們精銳的警隊,原來可以變得如此黑暗;藍絲帶支持者,其義和團式暴力是預計的,但其表現比想像中還要智障;黑社會可以晚晚去圍傳媒機構,而沒有人理會;原來TVB新聞高層認為拳打腳踢是不客觀的字眼,所以對TVB記者權打腳踢是最客觀的果報;梁振英原來可以得罪這麼多人,而且不斷增加中;香港人可以如此有創意和毅力,創出「獅子山下我要真普選」這個終極符號;原來政府拆Banner的效率是可以如此快的……

窮人對社會毫無貢獻?

交稅越多,越有貢獻,是最不實際的想法。首先,今天交稅多的人,會否有一天事業和生意仆街,變得破產、拿綜援,即要倚賴政府過活呢?又或日捱夜捱,捱出一身病,要倚靠政府醫療系統呢?甚至早夭,被迫終斷了「貢獻」呢?這當然大有可能,金融風暴、科技股泡沫、沙士和金融海嘯,不是造就一些「原來交很多稅突然交很少稅甚至不用交」的人嗎?如果是這樣,這批人憑什麼在富貴時聲稱「我貢獻多所以我應有更多權利」呢?而當這批人不富有時,又是否願意放棄你本來享有的權利,包括選舉權呢?

哪管洪水滔天

一些親建制人士更要火上加油,當全香港人都是白癡,即使去到今日如此撕裂的局面,他們仍可說出黃飛鴻這等荒謬的說話。還有那些靠維穩費糊口的可憐蟲,益發面目可憎,越叫人憤怒。這些陣營,完全不想令民怨消退,連稍減也不想,硬要將怒火燒至最烈。

如果,我每天工作十二三小時(很多教師也如此),多日來面對教學、辦公室政治、高層、家長、學生問題等等壓力,在那一刻遇到這個挑釁我的學生,令我尊嚴受損,我可不可以,拉他到暗角,打佢一身?我保證,沒有人會看到,我會用我的方法令他無法驗傷,我只需要令他覺得非常恐怖,就可洩我心頭之忿。我想問,如果一個教師,這樣做,有沒有人覺得很合理?

他們只是為改善制度,為香港長遠幸福去抗爭。他們犧牲自己的光陰,無償去奮鬥。他們每天睡在街上,你認為誰喜歡每天露宿街頭?他們面對黑社會恫嚇,而他們只是那麼稚嫩的臉孔。他們甚至跟父母鬧翻,部分連零用錢都斷去。

為什麼,大家會期望雙學,而不是其他諸如政黨、熱血公民、城邦派等派別呢?因為這場運動,先由學聯搞的全港大學生罷課開始,走到中大百萬大道的學生,遠超估計;然後,是學民思潮搞的中學生罷課。事情發展到926,一直在領導這場罷課運動的,都是這兩個組織,大家不要忘記,最初在網上發布消息的hash tag,用的就是#hkclassboycott、#罷課,而不是什麼遮打運動。到926奪回公民廣場的行動,仍然由雙學主導,最後黃之鋒和周永康等學生被捕而且不獲釋放,才激發出民憤第一浪,繼而才由催淚彈引爆出「遮打運動」。因此,很多人在927、928走上街頭,是因為學生仍然被捕不獲釋,感到義憤。為什麼很多人認為雙學比其他組織有代表性,這是遠因。

佔領時刻:給爸媽的信

不用擔心,我已不是襁褓那個孩子了。我接受了很多教育,我知道,有什麼應該做,有什麼不應該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念,甚至可以對政治不聞不問,我都會尊重,何況,你們是我的至親,即使想法有很大距離,我也尊重你們,愛護你們,你們是無可代替的。同樣,我也真心希望你們可以尊重我,並以尊重我的方式愛我。我在做的從來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我不期望你們站在我這邊,我只想你們可以,讓我做我想做的,這已是我如今最大的心願。

香港向來是文明社會,即使示威,向來理性平和。市民自發的和平佔領集會,由9月29日開始至10月2日,一直相安無事,並無發生任何暴力事件。市民面對警方,高度克制,即使於9月28日面對警方施以催淚彈,市民也沒有使用過暴力。可是,10月3日,一群懸掛藍絲帶的暴徒,突然於銅鑼灣和旺角的集會場地出現,不單辱罵留守者,更追打在場人士,有女士當場被非禮,暴徒還譏諷示威者「出來示威便預了遭人非禮」,對離場示威者大呼「回去當娼妓吧」。集會閃電惡化成暴力事件。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