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瑤
阿瑤
阿瑤
80後,香港人;中文系出身,初入廣告界的無名小卒。寫作是娛樂,也是工作。

SuperDry唔係SuperWarm,受歡迎極都無理由以為佢係可以防水防寒嘅功能外衣;甚至有人見佢印有日文就以為佢係日本品牌。而其實佢係由英國公司SuperGroup_plc 創立,2004面世至今行銷全球,除咗日本。

黃毓民輸了,689笑了

偽善的香港人眼中,直斥其非唔啱聽、上街就係暴徒、屌尻你就係衰人、食煙講粗口就係壞人。他們寧願相信民主黨走入中聯辦不是鬼,反而相信真心全力反共抗共的黃毓民是鬼;寧願滿街水貨賊都不應該搞光復行動拖篋整喊小朋友兼阻礙做生意;寧願要政治小學雞說話一舊舊的青年新政都不要議會裡面發言質素最高、辯才最好的黃毓民和理論最堅實的陳雲。

跟外語的標音無字不同,漢字的特別之處,是以形體為造字基楚,即大部分漢字為象形字,見形知義;其後產生形聲、會意、轉注、假借、指事等造字方式(即漢代學者研究漢字結構歸納的「六書」)。訓詁學是以研究文字字形及字音來了解字義,所以文字學、訓詁學、聲韻學是相輔相成,要了解字義,必先研究形、音。當中的學問博大精深,關係千絲萬縷,真的想學的話入到大學讀中文系可以讀,不是在小學/中學讀。

《三城記》是舐共電影嗎?

不難看出電影在歷史背景的處理上,描述得很淡,沒有太多交代。故事有很大篇幅以安徽和上海作背景,香港只得個渡頭和領事館。著力描寫愛情是沒有錯的,當然不會提及國民黨如何擊退日軍、香港淪陷、重光之類。反而我看到國民黨在內戰時期如何「殘忍」地肅清異己、對抗共匪。如果想要呈現真實,這樣側重一方是否不太恰當?

用「公交」真係言簡意賅?

主任回覆指媒體及坊間均有使用「公交」,我姑且上網搜尋包含「公交」的新聞,所有結果皆出自強國媒體;再查「香港 公交」,結果全部都是大陸網站。真心問,何來香港傳媒使用之例?還是我太孤陋寡聞?

「其實隻狗走落路軌,自己都有責任啦!」「而家FACEBOOK啲人都痴線,為咗隻狗又聯署又呢樣嗰樣,喺度搞搧動,駛唔駛打場齋俾佢呀!」他們把生命當是甚麼?人類的時間最寶貴, 秒秒鐘幾百萬上落,阻遲半個鐘會蝕幾億?高尚的人類以外,其他生命都是低賤的?還是說,有錢人就有權不尊重生命?為甚麼有人可以因為一隻股票大跌而在鏡頭前落淚,對一個生命的無辜枉死卻無動於衷,更說出刻薄的話,毫無惻隱之心?

說到普教中,其實六、七年前,我還在讀大學時,幫小學生補習,他們的中文教科書課文中已經附有普通話注音,甚至有家長要求我用普通話補習,因為學校都係用普通話教。還未正式推行的政策,學校已經「自動波」地實施了,而當時我沒有反抗,心諗:「都係打份工,搵兩餐晏仔,用咩語言教都無所謂啦。」香港人普遍都是這樣,停留在有飽飯食就滿足的物質層,好悲哀。還有那通識科,其中兩個單元──「今日香港」和「現代中國」,不少內容講述香港在中國統治下的太平盛世,(低調地)宣揚中共政權的「進步、無私、團結」,加強學生對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而對殖民地時期歷史的描述少之又少。不需要國民教育,這通識科洗腦成份已經夠多。

來到第二集,故事連貫性很強,如果沒看過第一集,應該會有點一頭霧水。而這次蜘蛛俠更顯輕浮,甚至有點自大;劇情重點更落在Peter與女友Gwen Stacy的感情線上,就是那種不能在一起就越想在一起,苦苦糾纏、婆婆媽媽的少女愛情故事。其他的,包括Electro,都彷彿只是陪襯,而且故事枝節甚多,先是承接上集交代Peter父母失蹤真相,再有Electro崛起,好友Harry又突然出現,最後變節;還要無端端整多隻Rhino。雖然可以說所有事情的緣起都在Oscorp,但要在戲內敍述這麼多枝節,未免太貪心,每條線都敘述得有點粗疏,使故事變得零碎,更令那條貫穿全戲的感情線特別亮眼,電影就變成了像《Twilight》系列的少女愛情科幻片。

自從澳洲WORKING HOLIDAY興起,坊間流傳著不少傳說,例如:某某帶著二千元澳幣(約一萬五千港幣)過去生活一年,賺了廿幾萬港幣衣錦還鄉;又例如:澳洲薪酬比香港高很多,最低工資時薪十五澳元,約等於港幣一百元,是香港的三倍,賺錢很容易云云…令大家充滿憧憬。較為負面的有:因急於求職而被騙、遇上無良僱主而慘遭壓榨;或是經過一整年離地之旅,節已脫,回港後很難找工作之類…令人為之卻步。旅程中有怎樣的經歷,要視乎運氣和際遇;但其實,一切取決於自己的心態與選擇。

蝗禍漫延墨爾本

筆者正身處澳洲墨爾本WORKING HOLIDAY,這是一個華洋雜處的大城市,CBD的唐人街聚集十九世紀中來澳洲定居的華人後裔(按:華人包括中國、香港和台灣人)。九十年代始,一些近郊地區如Box Hill、Doncaster、Glen Waverley逐漸發展成華人商業中心,自成一閣。

上星期前往觀賞音樂劇《DOGs》,演員有劉雅麗、林澤群、羅敏莊、陳康、朱栢謙、鄭至芝等,陣容鼎盛,個個唱得演得;歌詞亦寫得好,句句揪心。演員的角色都是狗,故事背景是一個泰國研究所,專做動物實驗,包括活體實驗、活體解剖,幾隻主角一同被困在這裡,從他們的逃離過程展示動物的內心世界與人類的殘酷;劇情清

「奧特萊斯」?!食得架?

話說回來,那個要求用「奧特萊斯」一詞撰稿的客戶,是一家本地開倉店,目標顧客是香港人,文案用於電台廣告,有聲無畫,聽到「奧特萊斯」,你知道是甚麼嗎?惜日廣告界前輩不會用匪語撰稿,文案言簡意賅,聽來順耳易記,甚或美如詩詞;將共匪用語和句式用於廣告,卻毫無美感可言。

一個公廁,看出國民質素

不論「和式」或「洋式」、人流多或少、地點有多偏僻,每一個都乾淨得令人眼前一亮,大部份使用者都很有公德心,樂於保持地方清潔。其中一個位處奈良的公廁,人煙稀少,不但環境乾淨,更設有自動門及節能系統,有人使用時才會自動開燈,是一個美倫美奐的廁所。不少公廁的廁格內會附設一個「音姫」裝置,按掣會發出沖水聲,以掩蓋如廁的聲音。即使在適當的場合做相應的事,卻還是不想讓陌生人聽見自己如廁,日本人認為這是不禮貌,是羞怯之事。

這是香港某大學開辦的一個文學碩士課程,然而,課程主任是大陸人,十個教授有七個是大陸人,上課時偶爾會夾雜普通話授課,曾有外籍學生因此「drop科」。雖然我們都聽得懂普通話,但課堂上有如身處大陸,我實在很疑惑,究竟我們是否在「香港」讀書?作為一所國際級大專學府,標榜英語教學(中文科除外),卻為了遷就內地生而改用普通話。

禍延後代的說話技巧

近日網上流傳一張有白金圖案的「好口才工作坊」宣傳單張,引起網民、家長議論紛紛,這種興趣班的存在,印證了怪獸家長的病態。事件引伸下來,「李麗斯對『好口才工作坊』引起迴響的剖白」及其一系列短片亦成為網民熱話,此片一看頓覺嘔心,令我回想起數年前「放學ICU好假的肥仔」系列短片,這位李小姐不倫不類的說話方式和技巧,與「好假的肥仔」如出一轍,令人作嘔。是甚麼時候開始,這種所謂「說話技巧」會得到家長、教師的認同?

80後回憶:軟雪糕的魔力

80後的那些年,沒有智能手機與平版電腦,經濟環境亦不十分好,童年時最快樂的,是能夠吃到心愛的美食──軟雪糕,不只是連鎖快餐店或便利店的,還有泊在馬路邊奏著《藍色多瑙河》雪糕車的軟雪糕,五蚊,現在賣九蚊,不是最便宜,但相對一些名牌雪糕,它物超所值,那獨特的香味與軟滑質感,不是其他品牌可以媲美。直到現在,我仍然很喜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