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繼昌
楊繼昌
楊繼昌
icq#:12494948,祖籍廣東梅縣。7月2日響應學聯試演佔中,成為511被捕人之一。家住150呎大面積劏房,有多115呎尊嚴,但非常恐懼加租。

本土的大學,就是為本土學生而設。結果本土中學生只有少於兩成可以升讀本土大學,其餘學額全部留俾敵國學生。就算升得到上大學,原本應該興建俾本土學生的大學宿舍,又全部被敵國學生佔據!最後大量敵國學生畢業,留在香港搶本地年輕人的飯碗,又再搶奪碩士、博士的升讀機會。…….

口稱本土的大學教職員,卻沒有這樣做,讓本土青年學生,在校園單打獨鬥,被受欺凌。這豈不是比自認本土實質是左膠的中大學生會的那個候選莊更可惡,更可鄙,更可恨?!…….他們必須簽署約章,內容包括:

1. 立即將敵國學生驅逐出他們的課堂以外;2.交出過去的評分紀錄,證明他們沒有給予過敵國學生合格評分;3.協助本土派學生罷免敵國學生在本土學生會的會員資格。

話說所住劏房沒有電視的我,就算沒有港視發牌事件,這幾年早已身體力行罷睇TVB。日前上高登,才知道TVB有新劇名為《張保仔》,因劇情創作了「辱警罪」令網民發起投訴行動。一套古裝劇有警察,那必是穿越設定無疑。昨夜十時左右正在茶餐廳吃飯,全餐廳的人突然發出爆笑(恥笑),抬頭望向電視,原來適逢女主角陳凱琳的穿越時刻。

千萬別扶盧寵茂

在中國大陸,你見到人倒在地上,你要不要扶起他?港大本土尖子尖女們問一問內地交流生就知道:千萬不要!因為倒地的人九成會誣陷善心援助之人是行兇者,而偏偏內地法院會賞惡罰善,多少人得血與淚的教訓,才能締造整個中國社會見死不救的風氣。
是以,盧醫生插水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再見他倒地之際,千萬別去扶;當你遇上擁護中國之人,就必須用中國邏輯對待之,這是在賞惡罰善的世道裏的保命法則。否則現在區域裁判處的法官,連寫錯街道名的警員證供也都信納時,人家盧醫生再加上李國章史泰祖當專家證人,說你扶起他時令到他內出血腦充血海綿體下垂也可以,法官豈會不信焉?

向夏蕙BB建言

李慧琼是透過參選「超級區議員」晉身立法會,如果夏蕙BB將她擊敗,她既然不再是區議員,又有何顏面繼續當區議會界別的立法會議員?雖則法例沒有規定她必須辭職,但她是行會成員,又是建制派第一大黨的主席,如不辭去立法會議席,實被人笑到面黃。

雖則關注組在其〈有關退聯後動向〉一文中,聲稱「港大同學向來行事務實,不喜嘩眾取寵,更非為稱譽人前,故毋須事事紀錄、公諸於人」,只是如要避免像他們口中的學聯和支聯會一般小圈子封閉作業,同時為了繼續力爭退聯的同道 ,也應該不吝賜解,以助己利人。否則,公眾可能草率地認為,港大學生會在港大危機面前作了無聲狗,全因退聯所至。……譬如說學聯財政混亂,如果學聯分身家散盡資產歸還院校,你們會收貨嗎?說學聯秘書長不是普選產生,但嚴人自不能寬己,各退聯關注組又何曾實現普選?

梁振英上任後第二次攻擊練乙錚的文章,上一次是關於梁振英與黑社會的聯繫所作的評論。綜觀練乙錚該兩篇文章,行文皆根據客觀事實分析論說,並無人身攻擊的言詞。梁振英曾說對於批評「罵不還口」,卻一再高調以誅心論攻擊練乙錚,重複以公權力打壓言論自由。梁振英已成為所有時評人的公敵,我們在此對梁振英作出最嚴厲的譴責。

各位願意見到退聯運動就此告終?各位為何還要忍受內地學生,侵略本土權益,妨礙院校自主,阻擾守護我城?是故,我建議諸位勇武同學,不要急於退出學生會,反而應該立即再次啟動公投,為求取消所有內地學生的會員資格,還一個真正本土、民主、為港人站在前線的學生會!同一時間,同學們更應在校內發起「光復行動」;有鑒於過去數週,各區光復行動雖只百餘人參與,卻換來巨大成果,只要363位同學能夠同時出動,勢必翻江倒海,震撼學界!嶺南大學,以博雅教育為宗旨,彷彿命中註定,是香港文化建國的發祥地。諸位退聯同學,時代猶如選擇了你們,作為學界的先鋒。

寄生獸

寄生獸的故事,很清楚說明根本沒有所謂兩條路線之爭。因為所寄生的人體死亡,寄生獸不能獨立自存。雙學及佔中三子隨著清場偃旗止鼓,勇武派卻沒有乘勢而起,號召龐大的群眾,發展出新一波運動,實行「以暴制暴」的方針。原因很簡單,因為勇武派必需寄生在和平抗爭的群眾之上。無論是世界歷史,或是只 看香港近年群眾運動的經驗,必須號召一場和平的示威,方能聚集大型的群眾,令到警力無法拘捕或驅趕,才出現勇武人士上場的機會,有其他群眾大大分擔了拘捕 風險,他們才可放肆勇武。

瞄準1220 同狼英攬炒

狼英失勢是代表中共內部對港極左冒進路線的挫敗,人亡政息,路線是不會延續的。現在能除去689,他背後那一派主張香港急速大陸化的措施也會停止,對於保衛香港本土價值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更重要的是,對佔領者秋後算帳,也很大機會隨狼英下台而停止,這給予我們空間日後可以再次發動同等級數的運動。所以作為「攬炒」的條件,必須包括「成立法定調查委員,追究鎮壓責任及警方一切濫權行為」,一併交出狼英與禿鷹的人頭。

一起舉傘,人心不散。現在勝利就差那最後的一里路,欠的就是一個啟動昇壓渦的按鈕。最近的加壓點,可以是週三立法會復會。泛民理應會提出彈劾梁振英,根據基本法七十三條,通過彈劾動議,只是更動彈劾程序,要求終院首席法官組成調查委員會而已。我們應該要脅那些這幾天全程龜縮的保皇黨,如果連調查梁振英濫放催淚彈、意圖下令射殺港人、動用黑勢力襲擊市民的機會都抹殺,那就要為立法會外佔領群眾行動升級而負責。群眾在動議否決一刻立即衝去中環實現佔領,可以是其中一個選擇。

喇沙利道的杜鵑

對於那幾位在官網無從得知姓甚名誰的校董們,我實在不想詰問他們聖喇沙的生卒年份,或是黃霑為校歌所譜新詞的頭兩句,甚或要求翻查一九六七、一九八九、以及兩年前正值反國教時期的daily announcement作對照,我只是想請教他們關於教育的基本定義;尤其若有校董有閱讀文匯報的習慣,認為罷課是被激進政治勢力煽動,那末學生是否更加需要由校內師長去闡釋正確的政治觀?就算是在這個九月入學的中一生,也應該會知道半年前有個叫劉進圖的報人被斬了六刀,往後的日子都是政治資訊的連番爆炸,相信足以令一個即將步入青春期的十二歲男孩,對身處的社會有所思考和產生疑問。當中學生只知黃之鋒而不知道王菲和謝霆鋒的時候,你卻要他們在校門外自行摸索政治參與之道,卻聲稱是要保障某些家長繼續對政治無知無覺的願望,請問這算是哪碼子的教育?

警察大肆拘捕,是可以預見的。中共講明會對抗中行動強硬應對,港共必然以拉人作為功績表忠,尤其在欽差李飛在港期間。而佔中未有動作,拉學民的中學生可能引發輿論反彈,冇人可拉,如何交差?如果此時有其他群眾出場,還發生衝擊場面,萬惡的公安焉有不拉人去交數之理。但皇上兄偏偏此時下令要「不斷行動,以戰養戰」,熱民自然成為公安交數的最佳餌食。

佔中,不如慢慢搞

橫豎很多朋友都覺得,佔中一早已經再而衰三而竭,不如就慢慢搞,尤其是北京明顯想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一鼓作氣,他急,你來慢,主導權就回來自己手中。佔中三子現在不去發動佔中,反而搞民間特首選舉,提名期兩個月,參選人可按照三軌方案中政黨提名和公民提名的方法成為候選人,然後進入兩個月競選期,最後透過電子公投投票,選出的民間特首,將自動接掌佔中運動的領導權,領導到2017年的反政府運動。

站上檯面向張曉明說話

所謂能戰才能和,要向張曉明擺出全面抗戰的姿態,是不得已的事情,就如你在內地餐館吃飯,不是你不想對內地飲食業同工展示港人的文明作風,而是你不喊大喉嚨叫「服務員!」,是沒有人理睬你的。近日荷里活金獎影星Robin Williams溘然長逝,世界各地紛紛上載網民站上檯上的自拍照,以重現他在Dead Poet Society(港譯《暴雨驕陽》)的經典場面作為致敬。泛民議員理應效法,站到檯上向張曉明宣讀佔中宣言,代表港人向中共說明:你要我們坐下,我們只會站得更高。

熱血公民的黃洋達,2012選舉期間曾經印製「撐李旺陽,撐黃洋達,延續六四鐵漢精神」,就當那是急功近利的上疏忽,但2013年,熱血公民在維園外呼籲人杯葛晚會,認為六四不應悼念,到今年卻又說六四應該用本土立場去紀念,很明顯,他們只視六四為一個任由他們操作的議題,從來沒有堅定的立場,更說不上對死者和繼續受迫害者有所關懷和尊重。他們一面指摘泛民團體利用維園晚會籌錢,自己卻售賣本土六四的T shirt牟利,那豈不是對六四死難者的褻瀆?

在此刻各處敗象紛陳的香港,卻偏偏缺乏對原則堅持的政治人。莫說去年支聯會的「愛國」口號所伸延至紀念六四的爭議,八九民運無疑是一代人的香港身份認同所在,民主派爭取二十多年的普選,竟也爭取不了一個由全民普選的特首候選人,高呼支聯會的六大綱領,又如何面對過去,面對自己?尤其是像張文光那種人,說到自己不能當選教協監事,教協作為支聯會秘書處的功能就會被取締這麼嚴重,張文光是否應該第一時間撲出來支持長毛?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