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繼昌
楊繼昌
楊繼昌
icq#:12494948,祖籍廣東梅縣。7月2日響應學聯試演佔中,成為511被捕人之一。家住150呎大面積劏房,有多115呎尊嚴,但非常恐懼加租。

話歸本題。星期一至三短短三日,蕭若元與黃毓民分別在各自的節目中隔空開火,爭在還未點出對方的名字,但他們的講話內容,卻不斷炒起新問題,燒到更多完本不相關的人,至此,人力內部已經錯失了修補關係的機會(又或許從沒有出現過),各路人馬看來已經選定立場,人力解體只是時間問題。就算人力還維持表面上的團結,即立法會三名議員仍願意掛起人力招牌,但隨著人網跟人力切割,人力將失去動員支持者的主要機器,等同武功盡廢。

原本我希望在選舉之後,再寫part 4以作修正及提出選後的分析,最終卻因為事忙未有實行。現在人網執笠,當日文章之中的一些分析,可算是「不幸言中」,但就現在的最新情況,由於無甚工餘時間,我也未有緊貼掌握。最低限度,我也想先聽聽毓民在今天(3月25日)的網台節目的親口回應,才再作思考。於是我決定先在這裡重貼舊文,當中會作一點時間性的補充,先讓那些新加入「食花生」的朋友補回一些基本的背景資料。不過我想強調,我是沒有關於人網的內幕消息。我的觀點主要是基於我在師侍毓民期間對他的印象,可以說我的所謂分析是毫不客觀的。我旨在將我所相信的說出來,作為眾多說法的其中一個,供公眾參考。

佔領中環的實踐,否定了他們存在的本質。他們不是「本土派」,更不是「激進派」,而是「瘋狂派」(下稱「狂派」)。「狂派」的本質是寡頭政治,政治運動必須是一元領導,壟斷話語權,以我為首別無他選,為我效忠,為我瘋狂。於是他們樂於炒作民粹偽裝本土,排斥真正本土運動。隨著全面落實西環治港,本土運動的主要內涵已演進為對抗二次殖民的自我充權,尤其戴教授倡議「商討日」,讓所有參與者充權主導運動去向,這就是對「狂派」潛意識的挑釁。結果他們被戴教授邀請對談後還要猛烈攻擊,甚至連黃之鋒也不放過。

習近平才是港獨的催生者

香港的主流民眾從不熱衷於民主政治,只是滿足廉能政治之下享受法治和自由,當家作主比不上馬照跑舞照跳錢照搵。不過經歷老董無能,貪曾腐化,廉能政治徹底破產,求人不如求己的民主訴求才越趨激烈。要是中共稍為明智,立即開放普選的同時加強立法會對特區政府的監察權,用現在的比例代表制普選出來的立法會,必然使普選的特首不能踰越中共的底線,卻可將這難治之地脫手,又可達到當年周恩來所說「充份利用」的效果。結果中共不脫手之餘,還要反智地去加大力度兩手抓,期望透過梁振英對香港以殖民統治的模式掌控一切,加速由內地人接掌各個範疇的權力要津。

文化五毛補完計劃

我並非在說這位賈小姐是那誰的「小三」而得以被捧,而是我看到她有成為「文化界李慧琼」的潛力。民建聯的李慧琼在二○○四年的立法會選舉,只是在九龍西曾鈺成的名單排名第三,到○八年卻可爬在四年前排第二的鍾港武前頭,在九龍西名單排頭位晉身立法會。那個鍾港武,在○七年區議會選舉令到涂謹申不敢競選連任,首次當選區議員,而建制派就立即推選他擔任油尖旺區議會主席,可見他也是得到民建聯重點培育。但結果卻是李慧琼平步青雲,當上行政會議成員,又在去年的選舉中保她作為全港票后,還傳過她是日後普選特首的合適人選。

我從報導得知民間人權陣線在元旦遊行到達終點後不會立即解散,但未聞集會的細節。我謹建議舉辦一場民主沙龍,邀請學民思潮主持,邀請各方人士,包括「民主倒梁力量」的代表,共商下一步行動。更理想是在農曆新年前每週舉行一次,延續民間倒梁的聲勢,至少在立法會提出彈劾梁的議案前,也讓市民有集會的機會。

檸茶糖份記拾

前些日子與友人聊起這話題,被聳恿整下面這個檸茶糖分表供各飲家參考,事就這樣成了。初頭我以為齋上網就能搞掂,結果發現各飲品製造商的網頁當然沒有自己產品的食物標籤,而消委會及食物安全中心也沒有一個資料庫。最後還得我逐一走入百佳惠康華潤阿信屋Taste同Market Place扮學生做project係度用紙筆抄。下表我只列出檸檬紅茶,單位是g/100mL。食衛局轄下的食物安全中心的資料指,人每天糖的建議攝入上限是50克=10粒方糖

如果大家還未清楚補選的情況,讓我簡述如下:馬鞍山鞍泰區去年選出的民建聯議員因破產丟失議席,將於11月4日補選。民建聯理所當然再派人出選,泛民這邊廂有新民主同盟與民主黨「內訌」,再加上去年於同區曾代表「人民力量」參選但現在是「獨立」的候選人,還有在立法會選舉論壇上要四眼仔陳克勤滅黨的「新東爆seed王」,形成現在五人混戰的局面。

反傳聞政治 由網絡開始

看來「傳聞政治」的風氣已經根深柢固。任何政治行動,各種評論都是先研究當事人的動機,結果所有的運動都是被描述成為毫無政治理念,全為一己私利的陰謀。而且現在能上網就能當評論員,就算是極少量的資訊,就可以推演出很爆的結論。拜讀完博客「巴士佬」的鴻文〈一路好走: 學民撤退之「資本家」連細路、長輩都騎劫〉(原文已刪),更證實了我上述的體會。由於那位「巴兄」的留言設定比較複雜,我選擇在這裡分享對他文章的看法:你老味,仆街啦你。

孤舟

在facebook 我看到最多的訊息其實不是關於保釣,而是「與其理會保釣,不如先關心這單真正殺到埋身的『領土割讓事件』。http://www.facebook.com/defendntnorth」對此,我只能延續一貫對陳雲及其「自治」運動人士的費解。如果你真心想推動一場政治運動,你必定希望更多人參與,尤其必先拉攏意見相近的人去支持,以壯聲勢。但陳雲在完成「城邦論」的論述後,卻刻意為「城邦論」製造「左膠」這個敵人,而他口中的「左膠」,卻是現今香港最願意行動及接受新思想的社運人或年輕人,與陳雲行文時常說要的「政治現實主義」相違背。這次也是如此。我絕對認同北區割地的問題需要立即關注,但偏偏在整體網民都認同是次保釣行動之際,他們卻選擇高調反對這份認同而希望轉而認同他們的議題。而這種「與其理會XX,不如先關心YY」的句式,這些年來通常是在民建聯口中以「與其理會普選,不如先關心吃飯」的型態出現,彷彿說人是不能multitasking 的。

這一年下來,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感覺到當下的香港,已經不是我們一貫熟悉的香港,甚至連365日前的香港也大異其趣,當時根本無法想像往後的一年會出現更多前所未有的荒誕:黑影論、種票、江湖飯局、金毛臨記示威者等等。我才識淺陋,無法時間寫出就過去一年香港所變質的分析文章,我只能整理這個列表,希望能提供多一項資料,供大家介紹給身邊仍有猶疑的朋友。

今日六國

毓民敢開先河,長毛不計前嫌義助,這場仗開局艱辛卻能贏得氣勢,我們更不能做出項羽貶范增,袁紹逐許攸之事。是以,我們還是記住昔日的恩義,就如何秀蘭曾表明拉布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李卓人對六四議案或未能如傳統遞上也毫無怨言。因為我相信,無論主張多麼正確,在民主社會當中,要伸張正義的人還是那值得人信任的人,這才是政治的基本。

本人謹對警務人員在2012年4月1日下午於香港干諾道西160號的相關行為,作出以下投訴:一、在場所有警員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七條 二、在場警員使用暴力 以上乃本人投訴之全部,煩請 貴中心按法定程序展開調查。

大鳴大放

梁振英:「首先我十分重視香港嘅言論自由……700萬市民都有監督政府和行政長官的權利和職能。我多次講,我十分願意接受大家嘅提點、批評和監督。」(2012年3月27日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的訪問) 毛澤東:「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我們希望一切同我們共同奮鬥的人能夠勇敢地負起責任,克服困難,不要怕挫折,不要怕有人議論譏笑,也不要怕向我們共產黨人提批評建議……」(1957年3月6日中共中央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發表的演講)

長毛當家

今日香港面對小圈子選舉製造的亂局,但公民社會卻分裂得無從動員,或許是因為公民社會中最積極的一群,將抗爭的對象和要說服的群眾兩者混淆。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