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沛橦
翁沛橦
翁沛橦
一名現時於日本留學的香港背包客,熱愛旅遊及文化研究。大學畢業後透過沙發衝浪客(couchsurfing) 才得以成功窮遊歐洲47天以及才有機會親身看看這個大世界。

某一天,我的姐姐給了我一個任務,就是帶她的法國朋友遊半日香港。這名法國女生從一月開始在香港留學,而那一天我們才第一次約出來見面。第一次見面,應該約去什麼地方?應該吃些什麼?不過我始終是個懶人,不想計劃,所以決定帶她吃我自己想吃的東西!最後,我帶了她去冰室吃常餐,吃我最愛的炒蛋多士。

「嘩,個客服好勁,識講廣東話!」當下我笑了出來,怎麼這個香港人那麼可愛?他只不過是剛巧碰上了一個香港人接電話而已。最後他還跟我閒聊起來,問我為什麼會在日本打工 等等。可惜我工作中,未能跟他好好閒聊一下……

旅行blog 不能談及政治?

真的沒辦法,香港快變成另一個香港,原因很多,當然不只是因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香港自己本身也有很多問題。如果我(在旅行時)連自己的立場也堅持不了的話,我的身份亦沒有人會支持,很快便會變得無影無蹤。

輸在人生起跑線?

我們總會特別崇拜那些放下高薪厚職而出走的人,因為他們都放棄了很多人都渴望得到的理想人生。其實,無論他的背景是什麼,人生都是自己的選擇,而每個選擇都值得尊重。放下高薪厚職也好,本來已經身無分文也好,他們只不過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而已。

「我想去購物!」「我想去博物館!」「我想去主題樂園!」每個人的旅行習慣及喜好也不一,短短幾天又怎麼可能滿足所有人的願望?除非你們有共同嗜好,不然的話又何必浪費自己寶貴的假期去遷就他人呢?

我對香港的未來不抱樂觀態度,很大機會變得愈來愈中國……如果你要找一個原因來香港,那個原因就是如果你再過幾年才來的話,那時的香港已變了新香港,可能已經面目全非。現在來,還有可能找到一班有朝氣、有夢想、不畏強權、愛港的年青人正在努力抗爭……

上海非主流景點:相親角

這裡的每個徵婚者都淪為一張白紙,紙上所寫的,就是他們的價值,他們的價值,源於對方的期望,社會的期望,更準確點來說,是上一代的期望。

“Where are you from?”

每一次都花一兩分鐘跟他們解釋說:「其實我是從香港來的,我的母語是廣東話,第二語言是英語,第三語言才是國語……」跟他們解釋,比起直接跟他們說ni hao麻煩得多,但至少我可以令一名外國人認識香港多一點。這樣的話時間便不算白費了,反而是苦了他們,要聽我的解釋……

我們都是中國人?

「這個現象,是不能單看行為本身而決定說對香港有沒有負面影響的。對,可能貨源還是充足,但重點是這個現象背後的含義(我翻譯得不好,她的用詞是symbolic meaning)。試想想,如果有一群跟你文化不一樣的人進入你的社會,而且那些人更對你的生活造成困擾的話,任誰都會覺得反感吧?雖然這些只是生活中的小事,但當這些小事發生在香港的每一個角落的話,便不是一件小事了。這時候,你便會明白香港人為什麼那麼抗拒或不喜歡內地人『入侵』他們的地方了。」

「為什麼你這個香港人自我介紹時總喜歡用英文名?一個亞洲臉孔的人用英文名不奇怪嗎?」昨天,我被一名美國教授的這條問題給激怒了。

在國外,廣東話不被重視對待就沒太大所謂。但如果他們來了香港,來了另一個城市,好應該尊重這裡的人及這裡的語言。我並不是奢望他們能像本地人般能夠說流利廣東話,我們亦願意遷就你,只是希望他們不要大安旨意覺得我們能夠明白國語、亦不要認為我們有義務去說他們的語言。簡單說一句早晨、唔該、多謝,其實我聽到時就已經很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