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希
柚希
柚希
從劣食國度回流返港嘅天然呆痴女,興趣係昅仔。

同囡囡食飯應否AA制?

「又係你埋?唔好嘅,AA啦不如。」

相信好多男人都收到囡囡送嘅朱古力。除左現成朱古力,比較有心機嘅囡囡就會自製朱古力。身邊好多男士都會對嗤之以鼻,覺得咪又係將朱古力溶左再雪返囉,有咩咁特别啫?

女人做主動?其實好著數。

我今天是他的女朋友吧,我移過身子少許把頭枕到他肩膊上。他把手從後搭著我肩膊,再輕輕撫著我的髮絲,手指像梳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梳著我的頭髪。

「你睡糊塗了嗎?我是Alicia呀?」我輕聲道。他挑了挑眉發了聲「唔?」,然後把手伸直,摸著我的頭,然後張開了手像人肉梳子一樣,一下一下的梳著我的頭髪。每一梳,我也感到異樣的電流通過全身。這樣借用别人睡糊塗的機會來滿足自己好嗎?我沒多想,抱著他的手臂。我只是想享受此刻的溫存,僅此而已。

我識人係「走塑」大師

近排咪好興走塑嘅,我識人對「走塑」好有心得。

「你係咪香港人黎架,咁好禮貌嘅。」即係香港人就冇禮貌?相比外國人咩都講Thank you,香港人相對地係好冇咁好禮貌嘅,但真係冇禮貌咩?我又唔係好覺。以英國為例,個個落車都會同司機講thank you/cheers(唔計倫敦,英國好多巴士得一個上落口),見你打個乞嚏又會同你講bless you。

廿一日

你會談起你的女友,談起你倆不太愉快的性生活。為甚麼要跟我說起這些呢?我也沒有問出口,只是努力地給出些建議。你說你很高興認識我,因為能大方地談性的女生不多。我淺淺地笑了笑,回了句「我也是」。

結左婚年幾兩年,佢地有左第一胎。呢個時候Sarah同佢老公成日都鬧交,Sarah成日打電話同人呻要生要死要離婚咁。不過最後都生左個女落黎。Sarah同老公住緊公屋,咁佢老公做文員,Sarah又無業,個女緊係Sarah湊架啦。點知佢掉俾佢呀媽湊,而佢呀媽又好錫佢……咁就開壞左個頭。開奶、換尿片、氹個女訓教……全部Sarah都唔洗點做……真係世界級。佢因為成日同老公嘈交嘅關係,佢搬返去父母到住,一星期淨係有一日半日會同仔女見老公。結左婚生埋仔都搬返去父母到住已經係對父母嘅一大負累,Sarah仲要對父母態度好差,經常呼呼喝喝,仲要有外人喺到都一樣會咁。

分手的理由

我不會問「你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因為我知道他喜歡過我,我從眼神能看得出來的。只是你現在不再喜歡我了,是有别的女人?還是真的覺得不合?還是有别的原因?甚麼也再不重要了。因為心一變就不能再回去了。

「你…你女朋友呢?」「散左好耐啦,唔係我做咩黎香港啫。」「嗯…喂呀…溫柔啲啦…」Michel的香港之旅,大概有五分之一時間也在床上渡過。

誰告訴我這報復藏著愛

「誰要管那見鬼的賤人Johnny,老娘的身體今晚要自己做主!」Christine甩一甩了曲髮,把身體靠近了金髮男。大概是察覺到她的緊張,到達她住所後的他並沒有著急的像一頭餓狼,而是慢慢坐到梳化開了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