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Zero

呢堆同傳媒完全扯唔上關係嘅垃圾根本一早就應該消失,但佢哋不單止唔洗消失,反而可以愈開愈有,由以前嘅buzzfeed、大榴槤;到今日嘅xxx01.com、kknews等,不單止冇一個網站可以摺埋,反而好多都好固定咁生存落嚟。點解?咪就因為日日有一班金主支持佢哋繼續經營落去——一班日日視ContentFarm為寶嘅網民。

平時,我們對余文樂、曾志偉這兩人的聚焦點都不會放在他們的演員生涯上——一個是被吹奏為比高比拜仁更厲害的NBA巨星費沙汶洛(Fisherman_Lok);一個則是知名於「以和為貴」、對建制派效忠的獎門人。不過在這短短的101分鐘,你可以暫時忘卻他們在現實世界的身份,至少在電影中,你只會看到患有躁鬱症的阿東和大海兩父子的時而互相扶持,時而互相拉鋸的局面。從阿東對大海的怨恨,到對父親的關懷;抑或是從大海對阿東的愧疚及照料,到對兒子的提防及逼迫,都突顯出他們的愛始終存在著一根根刺,以及無盡的矛盾。

其實我都依家都唔明班怪獸家長嘅思維。如果有人同你講,佢為咗自己個仔女計啱多幾條加減乘除而俾自己個細路食「聰明藥」,我諗你應該即刻笑佢on9;但係再諗深一層,你都會意識到呢件事點都唔會令人笑得出。做得人老豆老母,都係想仔女健健康康咁成長;但原來現今怪獸家長為咗仔女一時之間嘅「成就」,甚至只不過滿足自己無謂嘅虛榮心,竟然甘願俾仔女犧牲自己嘅精神同健康嚟換取短暫嘅「榮耀」。

當令人最期待嘅叱吒頒獎禮都變到唔跟民意去頒獎嘅時候,與其繼續屌到叱吒上天,不如黎緊呢一年,我哋用唔同方法去發掘、欣賞、支持唔同高質嘅香港音樂,或者仲更加實際。

一宗食人案

在某日某處,有一個人發現了一副骸骨——相信死者已死去二十年,而死者身份是失蹤二十年的江仁。警方為了查出真相,不惜以不同手段找出更多証據,不過一直都依然亳無頭緒,直至鎖定三名疑犯——

奶腳無罪,但唔代表合情合理

作為一個籃球學會,橫睇掂睇都唔會同奶腳扯上關係,點解奶腳會成為咗Ocamp嘅其中一環?定係佢哋睇太多同籃球有關嘅AV,以為奶腳係籃球比賽或者訓練嘅一部分?定係以為奶下腳就會變到好似高比拜仁咁勁?即使係所謂嘅大懲罰,一般都係為咗普通娛樂下,但一嚟就去到奶腳,目的係咪為咗同人講「入籃soc就可以過住有腳奶有西屌嘅日子」?

體育係…自己人撐自己人!

仲記得八年前嘅北京奧運,當時除左想睇中國拎多啲金牌之外,心入面好希望香港拎返一兩面獎牌,話哂當年香港都有兩三個項目都有機會拎獎牌。事實上,嗰時TVB一日到黑都瘋狂吹奏香港運動員,一時話王晨、黑妹(葉姵延)係獎牌希望,一時又話乒乓孖寶係獎牌希望,見陳敬然喺滑浪風帆有表現,又話佢有可能為香港爭光。不過,比賽一日一日咁過去,香港喺獎牌榜上就仍然原封不動。

推行通識教育、教通識科嘅老師、甚至係支持通識教育科存在嘅人,都好鍾意同你講「通識唔係考你背誦資料能力,係考你平時有冇睇新聞,獨立思考」、「通識科幫到你批判性意維㗎」、「通識最忌各打五十大板」呢類說話。而最矛盾嘅係,嗰班自稱「冇意見、冇立場嘅」狀元話就話通識拎埋5**,好叻叻豬咁俾班評卷員睇到考試嗰時幾有批判性思維、時事觸覺;但佢哋一真真正正面對時事議題,就忽然中間超人上身,各打五十大板,甚至索性話乜都冇意見。如果呢班狀元因為受壓於校方而拒絕作答時事問題,成件事都叫情有可願;之不過,如果呢啲說話係發自內心的話,咁我好想知當日佢點樣考到個5**返嚟?

張如城告訴我們的幾件事

你以為人稱宇宙漿嘅G.E.M一早放棄香港市場,而北上表演兒夜姨野搵人民幣,早兩年又學人上太空好高瞻遠矚?喺張如城面前,宇宙漿根本不外如是。G.E.M2014年先開始將事業重心搬去中國,但係張如城喺2008年嘅一首《友誼的光彩》已經證明咗張如城一早打入中國市場,已當年G.E.M先啱啱喺香港出道;講到上太空,張如城喺2011年一早都話飛上天空、飛上太空,甚至要超越時空——講前瞻性,G.E.M始終比張如城低兩班。

我在死亡之中找到快樂

我係一件垃圾。邊方面都係。講Taste,差過人。人哋睇波,好多都最鍾意美斯或者C朗,再唔係就尼馬或者紐亞。偏偏我最鍾意嗰個叫Fred,Fred亦都係我個名。唔係Fredi呀,係前年世界盃喺世人面前影衰巴西嗰個所謂9號仔。費特費特,連支持嗰位都特別廢過人。睇波都事小啦,賭親波都黑過人——人哋個個買巴塞拜仁都會收錢,我一買佢哋,隊波就即刻好似卡塔爾對中國一樣,成隊都踢到唔知想點咁。睇波、賭錢我次次都只找到絕望,咁唯有讀書。

咁依家淨係用巨聲一幫成員之間作比較,《超級巨聲》入面,林師傑最後排第八、陳康健第十、許廷鏗、何雁詩、駱胤鳴十強不入,周志文、周志康更加一早出局。但奇怪嘅係,許廷鏗好快俾唱片公司簽咗,佢嘅際途,係巨聲一幫,甚至係新晉男歌手入面最好嘅一位;何雁詩雖然等咗兩三年,唱咗幾年主題曲/插曲之後,又喺幾套大台膠劇做過茄呢啡之後,亦開始做女主角,亦俾唱片公司睇中做歌手

身邊嘅朋友,有人笑我重口味,甚至話遲早因為佢而精盡人亡;亦有朋友不解我迷上佢啲咩嘢──佢份人又大洗、炫富、講嘢慢半拍,又煩。當然有時睇佢成日都講自己再買嘢,佢同佢老豆個荷包就會大出血,又話啊媽會鬧佢敗家,就可以估計到佢平時嘅購物戰鬥力一定比我哋高出好多倍;但係唔計佢「大洗」呢個指控,你或者會慢慢發現杜如風呢種人,係一個值得結識,甚至交心嘅朋友──或者佢唔能夠永遠地兩肋插刀,但至少,佢唔會插你兩刀。

私補界,男性是原罪?

你數學拎咗5*,又同過人補習;但偏偏連申請嘅機會都冇──只因你係個男人。你心諗:「Fine,人地係女學生,冇計。」冇幾耐之後,你又見到男學生嘅case,又睇條件:「其他要求:有經驗,女導師,平日上堂」

早幾日,中國足協整咗幾張宣傳中國對其餘四隊嘅海報,話要「不輕視任何對手」,結果俾人一面倒咁瘋狂負評——不單止柒到唔敢睇嘅設計,仲因為明讚暗踩嘅宣傳用語。呢幾段宣傳用語,表面係指出每一隊都有唔同嘅特質,叫班球員唔好輕敵,「得防著點」;實則上就突顯出佢哋嘅自大、心胸見識同樣狹窄,同埋五十步笑百步嘅一面。

浸大人,退聯吧!

仲記得當日退聯論壇問過學生會「一路自稱本土又反對退出學聯」,張崑陽一句「睇學生相唔相信我地」之類嘅說話就當答左問題。可以講,呢啲「不要問,只要信」嘅態度,只令我更加相信一開始係學生會選舉就投左不信任係一個明智嘅決定。對一個普通大學生嘅質疑嘅回應都咁求其,仲要我相信佢哋真係有誠意改變學聯?浸大學生會,自我感覺良好少陣,好嗎?

那些逐漸逝去的童年回憶

或許有人說(也許是新一代,又或是我們的下一代):「冇左《放學ICU》,仲有《Think Big天地/Think Big大明星》;冇左朗拿度、施丹,仲有C朗、美斯、尼馬乜乜乜;冇左譚玉瑛姐姐,都仲有蓋世寶(Lulu姐姐);林保全死左,但係多啦A夢仍然有得做。」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