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俊軒
古俊軒
成日去日本睇演唱會的人,本命係まふまふ。HEHE,男性至上主義者,某政黨成員。

充滿希望的加泰人

加泰的投票方式與法國有些類似,都會用到信封。選民首先取一張選,在是或否的方格劃上X,表示意向。然後,他們會手持選票和信封,走向投票箱,並向工作人員出示身份證。工作人員會在另外兩名人員的見證下,以手機或電腦登入政府的投票資格核對網站,輸入身份證號碼。核對完成後,才打開半透明票箱上的入口,供選民將載有選票的信封投入。

日本旅遊與民族主義雜記

全球化的今日,文化之間並無高低貴賤,文明、人格卻有差距。誰人用過公家食具又不清洗,誰人醉酒於廁所嘔吐又不清理,大家都知道。然而大家看到的,或是重視的,是你這個人如何如何,而不是你有甚麼甚麼文化,又甚麼甚麼民族,來自甚麼地方。

Win10 白老鼠日記(DAY1)

Windows10除左免費升級之外,作為「小改」cycle版本其實都算有少少誠意:四處都見到改善之處,從善如流改返開始功能表,又重寫瀏覽器同小算盤。

筆者大膽提議,以市政為基礎,成立一民間組織——姑且稱為「影子市政總署」,專門處理政府不願插手或政策失敗之項目。具體則以「本土民主前線」等組織自發清理夜市垃圾,以及各區「驅趕水貨客」為藍本,以專業、自發、自治的姿態,實踐「自己香港自己救」,與廣大市民一起,聯手為自己的美好家園而奮鬥。

「上到戰場仲有咩好講?」

我們今次應當採用一次性的目標,這就足夠了。我們一起留守也好,集會也好,目不旁視,就是要解釋、要發牌,其他甚麼行動的,盡管叫喊,民眾認同你自會隨你而行,不必投票也不要表決。人本來就有腸了,何必畫到成身都係腸?考過「共識題」的公開試考生都知道,只要有理有節則不必強求「達成共識」。況且,民主就是一百個人可以有一百種聲音而互相尊重,民眾要怎樣做自有每一個人自己的判斷,無甚必要跟從主旋律,對嗎?

還政於民 還政改於民

目前梁振英政府的困境除因官員的民望及個人操守外,亦與其缺乏人脈、政黨支持以及用人唯親有關。筆者認為,純以公民提名而選出的特首,無論其個人的財力及施政能力如何,無何避免地仍將與其人脈有莫大關系。若然普選特首人脈欠奉,並且極少公職經驗,根本就與梁振英的「空降」管治一脈相乘。另外,只要該名普選特首缺乏政黨支持,更會使其與議會關系陷入危機。

社區主任古俊軒的自述

你和我擁有同一個夢嗎?你願意相信我的夢嗎?我相信民主派都是有理念的一群。請原諒我幼稚。或者甚麼都不夠人比,政治論述很可能比左舷的彈幕還薄。但我知道,既然我年輕,那就年輕到底。「最後勝利的不是強者,而是永不言棄的人。」這就是我的理念。我係新民主同盟社區主任古俊軒 🙂

認清敵人

之鋒在回應中指出,「撤離是內部討論結果,決定與其他人無關。」當中的「其他人」相信各位都非常清楚。透過討論,我們得知是次決定及安排中或有缺失,例如缺乏與群眾的溝通等等。然而,筆者卻不能認同所謂「大聯盟就像歌手,開完演唱會就走」此類論述。事實上,自佔領及絕食開始,筆者已與各留守者協同處理營地問題。而其後,物資、營地乃至行動,參與討論的並非謹止於聯盟,亦有參與及協助的義工。例如協助整理辦事處及物資部的老師團隊,便為佔領行動提供不少建議。

梁振英或吳克儉是「切」是「割」,已與我無關。政治不正確?不。正確來說,面子就是梁振英的全部,要他講出「撤回」,差不多與要他下台難度一致。無論他說甚麼,大家還一笑至之吧。總不能忘記梁先生乃健X士世界記錄最厲害的「語言偽術師」,與M$ Word內的「文字藝術師」齊名。在此本人嚴正聲明:不要以為如此等同無條件投降。梁政府不用「撤」字,冇所謂,把口生係梁生臉上。 反正也沒多少人相信他的說話。回歸基本,重要既始終都係行政問題。筆者認為,政府是否「真撤回」,仍看以下舉動在最終做到多少

筆者所指的「新方向」,其實也不是甚麼新鮮事。在學校的層面中,除家長外,學校現在也應加入學生作平等對話,乃至以「生活規章」取代校規。例如設立公開、公平的對話渠道,重視學生意見,容許學生結社,乃至開放學生組織參選權及政綱自主權,令學校不止只有「好學生」的聲音,也要容許「壞學生」發表意見等等。此外,在全港層面,除應設立官式的學生諮詢機構,要求各校民選出學生代表加入代表學校學生意見外,亦應加緊派出官員,在升學事務外,與教師及家長作校本討論,並以此為基準,改善乃至改革本港教育制度,是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