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震嬰
梁震嬰
梁震嬰
真炸遍集團行遍長官梁震嬰|ZY Leung, CE :O), True Deep Fry Group|我印象中無講過下面嘅說話︰個撚樣同我同名同姓呀,仆街。如果膿頭個位我坐到呢,嗰班冚家鏟就有運行啦……即係搵­到水呀。搵咁多錢又做乜撚呢? 我幫香港消災呀嘛。

實際啲,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夠簡單,三歲到八十歲都跟到,文盲同高等教育嘅都學得識,唔使帶歌詞,聽兩次一定學識,終身受用添。義民幾時加入一齊唱都得,好宜融入其中。首歌已經紅咗一次,全世界都知,你推多啲,就係呢次運動嘅主題曲。多啲唱喇,大力啲唱喇,全世界都聽到架!會有更多嘅支持者,越多人支持,越安全、越會贏。

行遍長官都好討厭政治化,但係,今屆最佳電影之外,落選的四部電影,也非常政治化,實在選不落手。

點解大陸啲友咁早走?

在大陸,準時放工係天經地義嘅。加班,係要經理批准嘅,經理係有責任趕走班友去收工嘅。因為呢邊有法定工時,加班一定要補假或補錢(加班係補1.5倍至3倍,睇日子、時間)。公司係無得走數嘅。點解?因為以前好多外商企業唔識規矩(定係漠視法規?),以為班友好博殺、抵用,由得本地員工加班。嗱,呢邊啲工人好醒,辭工或被炒的時候,就會攞張加班工時表出嚟,同公司攞多一大筆。好多外地嚟嘅主管梗係不服,唔想俾錢,但根據呢邊「社會主義」的做法,法庭係偏幫工人嘅,呢邊的人事部經理會好爽快咁同你講︰「打官司輸定de,就快春姐(或者兩會、十一諸如此類的「敏感日子」),萬一他們來鬧事,工商勞動部門來檢查,很麻煩de。」

「我最尊敬梁振英特首」

偉大的梁振英特首,說到做到,派出了防暴隊震壓香港人,使用了八十多枚催淚彈,無數的胡椒噴霧。牠說僭建沒有了,僭建就沒有了。牠要齊陰收聲,齊陰的FB和IG就關門了。

「為港豬(的主人)做點事」,背後沒什麼偉大使命,只是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儘量賺錢,做一個正常港豬應做的事。我畢業於加拿大名校神科,回流香江撈江湖廿歲有餘,趕上陸企來港上市潮第一班車,受惠北水,把握了向上流動的機遇,不同普通香港人,我年青時就泊好大陸碼頭,又跑步寫文累積人氣,略有小成,想利用自己商界同文壇的經驗、人脈及知識,洗多啲豬腦,賺更多的錢。

某宗教團體聲稱,有超過一億人退出某世界最大的政黨,其聲稱的數字,竟比其在冊黨員的人數還高。一般人很奇怪,以為這宗教團體亂說一通,往往取笑其聲稱不合道理。一般香港人亦不會有人對這數字認真。真炸遍集團最近在大陸發展業務,行遍長官在大陸走動較多,有一個大陸的手提電話號碼。如香港一樣,大陸一樣有很多Cold Call,行遍長官事務繁忙,大多不理收線。但一次偶然的機會,為我解開了這個退黨退團人數之迷。

香城過去的政局,從未有草泥馬同河蟹。九七前,各方角力爭拗都有分寸,特別是行遍當局,有相當清晰的目標,而且小心估算,適時退讓,無待矛盾激化。現在的權貴,總等待下一個戰機輸送利益,收維穩費沒完沒了。市民一窮二白,選擇同歸於盡,權貴遲早全域皆輸!

「慶返歸」就係嘉年華,有人是聯群結隊,為了假期消閒不乏其中,有說是交誼好去處,你相信他們向傳媒説是為了下一代那一套嗎?當然信,富豪們一代一代富下去,窮人繼續和理非非含忍返歸。害慘香港遺禍國家聚首一堂,權貴才有資格賣國賣港嘛,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機會!唯一能肯定的,「慶返歸」算是在和平下進行,除了蓄意挑事的一些人。

【短篇小說】最後一課

麥老師一件一件事的談,談到中文。他說:粵語中文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美的語言,也是最清楚、最豐富的語言。我們必須把粵語銘刻在心,永不忘記,因為當了亡國奴的人,只要牢牢記住自己的語言,就好像掌握了打開監獄大門的鑰匙。說到這裡,他就翻開課本,開始講解《滿江紅詞》。說也奇怪,我竟然完全聽得懂老師在講什麼。他講的課好像好容易,好容易。我覺得我從來沒有這麼認真地聽過課,他也從來沒有這麼有耐心地上過課。麥老師好像恨不得要在離開之前,把所有的知識全教給我們,一下子都塞到我們的腦海裡。

對於膠波的助理,屋企做廠捱咗幾廿年,唔買地一早俾租俾到執笠,邊可能捱到今日?佢返工之前將老豆公司啲股份轉走,拒絕同公司利益一致,又唔申報,我已經要表示遺憾。依家佢兩腳一伸唔撈,令我司又少了一個人,係遺憾上再加遺憾。依家啲年青人,抵受唔到壓力,少少野就辭職唔撈。呢件事令我堅信,要離開好易,留低卻需要好大勇氣,陳部長千夫所指都仲企喺度,係一位有高尚情操的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