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科技越加發達,互聯網連線速度和穩定性越高,再加上近年雲端技術日漸成熟,市場也開始有變化。當中消費者的心態亦有所改變。如以往大家喜載下聽音樂、看電影,現在轉為訂閱服務,以雲端聽歌、看電影。這個模式改變了不少企業生態,也出現如Apple music、Spotify、Netflix 等服務商。

以和為貴

吾友渾水有兩個很不好的嗜好:喜歡丁熟女。

緬遊雜記

我係緬甸的第一站係仰光,旅遊景點十歲時已經睇夠,對我無太大吸引力。親戚極富,據說已經係富六代(咳咳…全族就得我果支特別窮),係機場附近的茵雅湖有別墅(Inya Lake),我住係其中一層。工人好多,每層都有幾個專屬工人。表舅公年紀大,所以又請左護士同幾個蘿莉日夜照顧,第一眼見佢個鼻插哂喉仲以為佢病重,原來係潮流興吸純氧。種花養狗又另有幾個工人,司機又有幾個,甚至有專為工人煮食的工人。因為工人多,所以別墅舊址改裝為宿舍,然後係後花園建成在現址

最短嘅受僱時間

唔知有無人同小編一樣,都有做緊 Recruitment?咁當有新同事返工,你咃見識過最短嘅受僱時間係幾耐?一日?定係兩日?小編嘅工作生涯入面,經歷過有人最短嘅時間係

絕症老人的商業王國

喺香港西貢區,有一個60歲富翁,非常有錢,到處買田買地打算建立商業王國大展拳腳,然而不幸地,佢患上絕症,痊癒機會係零,堅係冇得醫嗰隻,——呢個世界,蠢真係冇得醫架!

「其實我有女朋友,你會唔會介意?」一般情況我都唔介意,更何況大家都已經喺張床上面,仲有乜好介意?

「你可能是中國人、日本人、英國人、美國人等等,但當你在紐西蘭住下來,你就是紐西蘭人,處事以紐西蘭利益為先,那麼你就會發現,我們的支持度上升不是沒有道理的。」

你拾起散落的零件,把它像MV的小機械人那樣架起成接收台,希望從宇宙中飄浮的雜訊中撈起有意思的訊號——宇宙的某人,或者還有?

廣福道

廣福道也是小女兒上興趣班的地方,所在的商業大廈,是廣福道罕有的高樓,在十樓以上已經能看清街道全景。最近每個星期二,我都會放一天假,然後牽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地沿着廣福道上學去。有一天,我和她一起走在這舊街道時,她突然站在原地不動。我問她是否急屎了,她並沒有顯現要柯屎的表情,不知為何,我只是覺得她不願走時總是只有急屎這個原因。後來才發覺,她是不想再走路,要我抱。

理論上一個信號系統設計應該係要起碼兩套獨立嘅電腦系統,而兩套系統應該得出同樣結果先可以容許繼續運作。假設依家壞咗一個電腦系統,後備嘅第三套電腦系統投入運作,都應該要兩個獨立嘅電腦系統得出同樣結果先會繼續運作。點解可以用後備電腦系統嘅時候出問題,用正常嘅時候無問題,咁姐係佢每部電腦都唔同計法,定係個系統根本冇確保只有兩個電腦系統得到同樣結果之下先容許系統運行?

今次事故最有趣嘅係,港鐵出事之後,負責軟件開發嘅公司Thales喺實驗室模擬測試都出現同樣問題。係咪 Thales 對系統做嘅試測做得唔夠呢?好可能係,不過現階段未有調查報告講咩都係鳩估。問題係,點解咁都得?唔係應該試到足先出街架咩?呢個又去返軟件嘅複雜程度嘅問題。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全哥過去年輕時在騎師生涯中的成績真的非常普通,所以好快就轉戰幕後由低做起慢慢升上副練馬師的職位,雖然在最初兩次投考正練馬師都失敗,但全哥沒有因此放棄從而去了蔡約翰繼續副練馬師生涯,而在蔡神仙馬房中全哥盡得師博真傳,在上季第三次投考正練馬師終於成功開倉更打破師博首季贏得最多頭馬紀錄,真正的大器晩成。

如果無左正印,同第三者嘅關係仲會唔會咁穩定?做男女朋友甚至夫妻,一段長久關係,相處上有好多事情需要磨合忍讓,而同第三者相處,大抵只係諗下次開房嘅酒店,需要磨合嘅都係圍繞性愛,延伸開去可以包括睡眠習慣,臨訓刷唔刷牙、有無扯鼻鼾、搶唔搶被之類,屬於技術性(和性技術)嘅層面,未去到心靈契合咁遠。

他們的日常都是哽哽的。哽 : 像喉嚨有硬物,阻塞,氣結,語不成聲。成年人說這是病,吃藥便好。去年,他們開始流行啃Billie Eilish (BE)。她的音樂像抗抑鬱藥,遏止情緒波動,啃後的狀態叫甚麼呢?放空?不對,放空有一種爽。是愣神,腦後像掛了鉛,平衡了神經傳遞物的缺乏,將他們穩定於「不勃起,零衰痿」的情狀。BE掀起了一股集體愣神,抵抗了「哽哽日常」啃嚙他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