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跳老舞

中環的教舞老師,年薪可以比做刁的ibanker 人工連bonus 高。有人在做不正經的勾當是事實,香港人愛看不起做不正經勾當,出賣頸以下的身體賺錢這回事,也是事實。

「伊朗核彈之父」法克里扎德محسن فخری‌زاده مهابادی‎ 在伊朗德黑蘭附近遇襲身亡。他是伊朗在發展核武站其靈魂人物,所以這次被殺必然牽動整個中東整局以及全球局勢往後發展。

加密貨幣雜記

由於我每日睇區塊鍊新聞,演算法派很多相關廣告畀我,Black Friday 大減價,藍芽錢包買一送一,我要兩個來托咩?Harddisk 錢包廣告一大堆,由於放在交易所或apps的錢包有機會被黑客入侵,所以就有要另外畀錢買的錢包可保平安,黑客搞不到你,那這個實體錢包要放那裡呢?放夾萬?

其實我唔係淨係想見仔,但係打咗十幾個電話都無人聽,有啲又放我飛機,得佢同另一個女人肯嚟見,呢個女人大我7、8年,經理級人馬,我係請助理,即係under我,其實我都知佢未必啱做,但見佢人工都唔貴就見吓。我不嬲對嚟見工嘅人都好客氣,首先我比咗張form佢填,填完之後我就叫佢等等,雖然只係講咗幾句,但係我已經唔多鍾意佢,佢應該以為我係人事部嘅小薯仔所以對我態度有啲差。

去年十一月,防暴警為追捕發動「三罷」的反送中示威學生,不僅向理工大學發射逾千杖催淚彈,更向理大附近的伊院投彈﹗一年後的今天,熙和晨光下的伊院熙來攘往,斜路兩旁的樹掩映翠綠,有誰記得去年秋夜的肅殺蒼涼﹖

竣禧就在去年的理大圍城風波後入院

同是公民,不同抉擇

另一邊廂,政黨名稱也有「公民」兩字,熱血公民的鄭松泰沒有跟隨總辭大隊,選擇留下來成為碩果僅存的非建制派兩人之一,熱血公民搖身一變,成了議會內在野第一大黨,多麼厲害!

近日,有三名人士因涉串謀詐騙被警務處商業罪案調查科探員上門逮捕,據報導,案件涉選舉開支的申報;有評論隨即大造文章,又暗喻警務處成為「超級執法部門」,其實這種說法未免太誇張,原則上,當警務處接獲市民舉報、投訴或報案,已案件涉刑事成分,已可就案件展開刑事調查和搜證,或轉介海關等執法部門,或聯合執法,不涉警隊權力擴張或越權行為。

我唔想打死一世工!

「唓,你想公器私用溝仔咋嘛!」朋友呀花說。

自從香港政府推行國安法,香港反對派就一片死寂,一年多來熾熱嘅社會運動慢慢降溫,快必派傳單以國安法被捕,還押都坐到痛,反對派連聲援都唔敢。昔日以抗爭者自居,被梁振英點名開暴徒訓練班嘅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就揀左一個好聰明嘅走法:「回藍」。

難以想像的教授殺妻案

現在審訊中的另一單,是個悲劇,長期被妻否定,欺壓,精神虐待,網民的反應:

1) 為何不離婚
2) 可找外遇減壓
3) 是否怕離婚分身家

公司派同事去中國跑field 有無assess 過risk? 假如中國某個省突然封城,同事滯留,又如何是好?

「鬧辭」正好淨化立會

早在8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不少於一年後,反對派議員內部曾經出現不接受延任,亦曾醞釀提出「總辭」行動,但最終反對派搬出數據極為偏頗、受到操控的「民調」厚顏地佔據席位,聲稱會繼續拉布或抗爭、拖慢立法會部分議案的投票。

阿寧

「知道我為什麼喜歡Gin tonic嗎?」阿寧着我坐在她對面,以她那種姣得足以讓九成男人都會心跳加速的聲調,問我。

「因為這酒中文叫琴通寧,有你名字中的寧字嘛!」

有人可能會問「下?咁占卜塔羅呢?」,大家可以上Instagram打個 #塔羅 去睇下,就會發現個市場其實已經玩爛左,個個小妹妹都開間IG Shop做塔羅占卜,幾十蚊就陪你傾心事,搞到件事好廉價。而接住落黎會玩爛嘅,相信就係「亞卡西紀錄」。

十年匆匆過

昨日,又見檸妹出 post,今次係一張檸妹與男仔黑白合照,照片下寫著:不是約定了,如果到了 32 歲我還未嫁,你就娶我嗎?還有十個月,你就不等了吧?如果你早點告訴我不等,可以改 30 歲、甚至 28 歲,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

九龍塘花輪同學

我在九龍塘某中學上學,下課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一起為英文科的Project工作。沒有華麗的房車接送,因他家就在學校咫尺之遙,那是一間有獨立花園及大門的三層別墅。走進大屋,他帶我走到鋼琴前,他坐下來,纖幼的手指演奏着我不熟識卻悅耳的樂曲,他說要為我們合作的Project作一首英文歌,由他來作曲彈奏,由我來演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