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社民連,恥與為伍

抽身回看,整個泛民主派,包括網台D100、花生台對其行為密不作聲。而其黨友,包括近年轉為於網上積極與網民罵戰及以籌錢為目標的長毛梁國雄,更是以放任的態度對待杜振豪。平日口口聲聲爭取公義,眼見自己朋黨牽起事端則自我噤聲,實屬可悲、可恥!

肥西有個女,如果我見到我個女同個麻甩佬影撚埋啲咁既相,我係一撚定會報警既。呢個,係做人既底線。你做父母既,你都唔撚保護你個女,你生佢出黎把撚呀?你射撚完精之後唔撚使負責任呀?

等待,玫瑰花凋謝

母親節,我送了母親一朵玫瑰花,卻被花檔的人誤會我是想催旺桃花才買的,三十多歲的婦人聲音如雷般響亮,充斥著整個街市,我當下完全來不及反應,羞恥感到現在還油然而生,回家說了給母親聽這件事,母親替我責罵了她一頓,只欠沒有走到街市裡頭去問候她的動機何在,試問天下間有哪位父母,不心疼咱家的女兒被人家數落,女兒都是父母親的寶,只是父母都習慣把愛藏起,明明很擔心咱家的兒女,卻總是擺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

「夫妻本應共患難,同甘共苦的。」雖然她是笑著回應,可是在她的眼中我看到她的堅定。

捉蟑螂記

若果要選一種生物,即使死一億隻也覺得死不足惜的話,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非蟑螂莫屬。那晚回家打開大門後,一隻體形寵大的蟑螂極速闖入屋內,更在我眼前鑽進睡房並躲在女兒的嬰兒床下。我通知不如後,大家如臨大敵般,準備一場捉蟑螂大戰。

護士姊妹見得社會陰暗面多,佢好感概呀,呢單野,一聽到就義憤填膺嘅,反而係啲爛身爛勢嘅人,妓女嫖客會睇到嬲;而嗰啲道貌岸然嘅呢?就唔知去左邊。

平心而論,俄妹同香港女仔嘅主要分別,係佢哋平均得分較極端:大部分唔係高過70分,就係低過40分;香港女仔係完全相反。大部分人在40至70分區間,成日見啲女有80分,已經俾窮ABC狗衝。因為中庸之道嘛。好似係。即係高過70分會俾同事/同學鬧死臭雞,著到咁都唔知搏乜… 所以GG。

許多大人覺得不應該跟孩子談性,因為只會引發他們好奇心而沉淪⋯⋯但互聯網如此發達的今日,你還天真以為禁得了?未有互聯網的年代,色情雜誌也在朋友間傳閱,更何況今天人人一個智能手機?

網絡流傳,今次姚子羚係「受害者」,即係咁講啦,個情郎話搞離婚,不過原來瞞住佢仲有第二個,夾埋即係四個人咁多,而俾相蘋果嘅相傳係個大婆咁話。

今日香港反對逃犯條例,只是延遲最终要發生的事,只是將火捧交比今日既小朋友。

為何所有醫於醫療的問題必定要經醫生之手?答案很簡單(陰謀論點去想),就是權威、利益與地盤啊。只要事事都要經我手同意/批准,這就是一個權力須利益的控制,權威的下放自然影響整個業界真金白銀的利益(即地盤的大小)。我不意指所有醫生都這樣想(相信大部分醫生都想整個醫療系統能徹頭徹尾地改革吧?),但早前醫委會在上個月月就豁免海外專科醫生評核期過唔到投票一事,便能窺見醫學界有部分人,的確有存著這樣的心態。

「而家一萬蚊要請洗碗真係難啲呀腦細,問過啲經理佢哋都話無介紹。」HR說。「我哋好少嘢洗咋喎!呢個價差唔多啦。」Michael說。

當個讀緊小學嘅細路女,被反對派同路人搞,佢地唔係立即出來譴責,而係顧左右而言他,又扮曬野喺度剖析下個社會,玩下思想實驗,玩下講理念,突然煞有介事同你講,兒童可以有性自主架。

羨慕台灣的理由?

八十年代,台灣人以前覺得《英雄本色》、梁文道說mark 哥褸是台北青年時代尖端的見證。以前,歌手張國榮要找蔡康永去二二八公園是「見識」,蔡氏也得小心翼翼,因為他是所有華人心中的天王巨星。

晾籠之爭

「你好,有咩幫到你?」怕菌C9:「好咩呀?樓上又掛咗幾個雀籠出嚟!嗱,我之前都投訴過㗎!」黃人問號?阿伯又唔係曬自己隻雀,關你卵事?何況樓下嗰幾層都無投訴!

接到張單,係一間名牌朱古力店嘅朱古力嚟,每一粒好細粒都賣你20至30蚊一粒嘅名牌朱古力店嚟,嗰日我係送一個禮盒裝,係呢間舖嘅禮盒裝朱古力,咁就呢盒嘢當然係4位數字以上啦,裡面大約有20至30合朱古力啦(一粒20至30蚊,變咗禮盒裝可以暴升去四位數字……),佢一次過嗌咗好多盒,見佢埋單都已經俾緊五位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