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在反送中運動入面,從69、612、616、721日子到今天不同的遊行集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並不是新鮮事,一直有人講,一直有人舉標語,不過可以咁講,起初大家真的沒有把這句成為主流標語或者口號,當初大家都是講撤回,但是往後的時間,大家經歷到政府對反送中的要求視而不見,心感無奈,甚至氣憤,心態便改變,因此「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亦開始變了更多人講,甚至以往只是年輕人講這口號,開始擴展到中年和長者也會叫這個口號。亦因為這樣,中央對這個口號的敏感,當然是由於梁天琦而產生出來,認為這是港獨口號。

將荒謬推到極點的簡雍。

有一次蜀漢遇上大旱,於是下令禁酒,後來發展到連釀酒都有罪,官兵更從民家搜得釀酒器具,朝中有人主張要他們與釀酒的人同罰。簡雍明白再這樣下去民眾一定會有所不滿,於是趁有機會隨劉備一同外出時,在車上看見一對男女走過,簡雍就對劉備說:「他們就要做淫亂之事了,怎麼不將他們抓起來?」劉備問道:「你怎麼知道?」簡雍就回答:「他們都有可以淫亂的器具,和那些有釀酒器具的人一樣。」劉備聽罷大笑,就不再追究家藏釀酒器具的民家了。

返工快樂?

由8月1日颱風日,到8月5日夜晚;我一直思考住一啲問題:

「我想返工」、「手停口停」嘅生活環境究竟係點形成?

隨住香港警察拓闊市民對「攻擊性武器」嘅想像,終有一日市民大眾都會認為「空裝出街都可以比人告藏有攻擊性武器」。既然無攻擊性又拉,有攻擊性又拉,點解唔帶攻擊性武器出街?

不分化,不割蓆

在政府不停的分化後,他們割蓆了,勇武派沒有和理非派的支持,獨力難支,最後解放軍進場,勇武派被清算,香港的五十年不變不再存在,香港變成中國一個小城市,再沒有香港引以為傲的價值。自從一割蓆之後,香港就輸晒啦

「真係潮流黎,啲後生,人出佢又出,返屋企咪無事囉,係要搞到咁大鑊。不過可能出去食下煙真係而家興 haha lol」

我以為,經歷咗呢兩個月嘅抗爭,200萬人出嚟、6個人輕生、衝過入立法會、畀黑社會無差別襲擊,食催淚彈當食生菜等等嘅大小事,人係會進步,會知道個世界前進緊,以前個一套已經唔啱用。點知,經過噚日以後,個啲好熟悉嘅句子又返哂嚟,「唔好激嬲共產黨呀!」同埋「唔好畀人扣港獨帽子呀!」

在成為你們的圖騰之先,他也只是一個愛香港的人而已,請你們好好對他負責任

定性不斷變

一手硬一手軟,向來係中國對付所有事情既方法。硬果手,林太話左你知啦?話係港獨丫嘛?之後又到冷氣軍師出講,叫人唔好再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即係要軟啦。哄你地啦。哈哈哈哈,咁熟口熟面既。前輩話,「梗係又係唔知咩中間人,又同商界同泛民講,總之而家你可以叫群眾退,我就會engage你架啦。你做官定係要政府宣傳project?你出聲就得架啦……」

【荃灣反黑之戰】時序

我完全唔理解咁多位手足點解明知前面有刀有鐵通等緊,大家都會衝入去,無人知我地會唔會最後被黑社會斬到身首異處,我只係知呢一刻嘅決定都係幾十人係幾秒入面一齊做嘅決定,或者係好想救被打被斬嘅記者同市民?呢啲應該就係良知!

林鄭有無承諾唔告啲暴徒?無啵。

林鄭有無話撤回?無啵。

咁你做咩返工?

由 #血債票債好嘔心,到 #一分反送中二分應付七分發展 之後,我親眼見識到反對派的輿論機器如何成熟,對我的攻勢何等的賤格毒辣。

黎明前嘅黑暗真係好黑暗。但是天色漸漸光,這裡有一群人,為了守護我們的夢,變成更加勇敢的人。大家都好辛苦,但大家只可以繼續頂落去,直到香港可以由番香港人話事。

呢兩個月,無論藍黃,都無時無刻等啲juicy 嘅soundbite 造新聞,其中大肚婆呢,啲網媒就覺得最多汁,我好唔鍾意咁樣,我覺得要將個焦點擺返落個男人度。

一開始談罷工,我是悲觀的—我就是不相信「搵錢至上」的香港人能實在地做到這一步。誰知道呢?5/8快來了,進展比我想像中理想(中間又發生了太多助攻的事),甚至我公司算是一間談不上自由的公司,老細權力甚大,最後都竟然能罷到半日。

8月5日三罷的關鍵意義

8月5日三罷就係好似1919年6月3日一樣,唔單止係一重表態,仲係一種實在行動,唔好諗做嚟有無用。如果6月9日到而家每一個行動都諗做嚟有無用,我相信引渡條例修訂已經通過咗!今次三罷要做得夠徹底,人數越多越好,唔理中資定外資,越大影響越好,咁樣先可以話俾香港政府知,如果繼續對香港人嘅五大訴求不瞅不睬,如果繼續縱容黑警同黑社會無法無天,香港人將會同佢地沒完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