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2020年的George

George的事一直停留在迷思階段,直至2011年,美國的法醫人類學家看到新聞報道後,向學校申請許可及尋找失蹤男孩,四個月的過程裡竟掘出五十五個墳墓。這大學是亂葬崗抑或是個屠房,竟有如此多墳墓,卻又好像未有前人或後人着意去調查。

不能承受的疫

封鎖消息這事,在偉大的國度來說並不陌生,出於那種不想製造恐慌的心態。現在謠言滿天飛,有人說內地武漢已死去過千人,又說數萬人感染,官方快壓制不了,會封鎖整個武漢。我曾透過微信聯絡內地的親人,詢問他們廣東的情況,究竟有沒有懷疑個案,得到的回音是廣東當局有公布過武漢疫情,有五十多宗感染個案(比香港的多),但除此以外其他省市則未有相關個案。

在困難而漫長嘅抗爭路上,要善待自己,勿被「黃」去利用及情緒勒索自己嘅善良

拗乜鬼?唔信嘅,拎一筒感染者的血打落去,你唔信唔驗唔醫就無事嘛,你試試看?

從故事的隱喻火山爆發其實是等於韓國人深怕朝鮮的核武威脅,期望有朝一日其威脅被解除。韓國雖然在經濟實力遠遠超過朝鮮,但是朝鮮擁有核武和導彈技術,對韓國人心中仍然是非常憂心,所以便透過火山爆發這故事去說出大家的心底話。

  亂世之中,體能訓練雖然係重要但並唔係First priority 既項目——因為我地更加需要既係 […]

這消息一出,油價和金價即時反映出來,布蘭特原油期貨上漲 3.98% 至 68.88 美元,而黃金現貨一度上漲0.4%至每英兩1,535.21美元,這就是政經互動的反映關係。

今年毫無疑問因為反送中革命成為香港主要重點

曾經有一位在商台工作,現在支持很多社運人士的前輩說過,商業電台最厲害的,除了做節目以外,是建立社群,更重要的是把建立社群變成「賺錢」的工具。如何保障基本聽眾群?駕駛人士有「馬路的事」,你在的士失物你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朋友都說是商業電台。我唸書的時候,一班40人,有分「聽電台」或「不聽電台」的。而我的「聽電台」經驗,都是因為我的同學對「豁達」這個概念很有興趣。他們會很在乎為什麼「豁達」變成早上節目,他們聽不到。而我們到今時今日,還很記得這個歌手的這一首歌,原因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覺得「第一代」文青雜散地,是從「豁達」而來。

  新年快樂! 嚟到除夕,唔知有幾多屯門牛記得屯門曾經試過有煙花匯演?就係1997年政府選擇係屯門泳 […]

呢場逆權運動之中,喺國際形勢嘅一個轉變在於出現咗更多呼籲抵制中資及一切懷疑係中共代理人嘅組織、公司等嘅主張。要令外國勢力媒體同眾選民明白並支持香港運動呢啲主張,我哋不免亦要辯倒西方左膠翼思潮對於呢啲係咪算係歧視、排外嘅指控,深思如何定位我哋嘅理據同埋出發點。

坦白講,我唔係讀經濟,一開始搞黃色經濟圈,我完全唔知咩黎、作為黃絲亦只是實行咁解,我甚至無特別想過究竟「呢件事係咪Work」。但現在,D膠官已經為我們告訴答案——是非常之Work

受盡欺凌的主角「腦補」幻想與女鄰居親近、調情;渡過高興或艱難的時刻。基於自我保護,用幻想當「麻醉劑」來抗衡每天被壓得喘不過氣的生活。可是,來到尾段時才告訴你這一切是虛構的,主角他從來都沒有擁有過……這也是編劇最壞的地方,讓人不太討厭主角。

中俄伊的亞洲佈局

軍事演習只是其中一項舉動來証明三國的合作,背後三國正開始緊密合作,嘗試建立一個新的中亞佈局的聯盟,甚至可以開啟了新一代的政治國際聯盟,與西方國家展開下一代的國際政治角力賽。因為三者各俱影響力和三者各取所需。

鬼眼見聞2.0

上回談及的鬼都是外國的,朋友D最近回到香港,原來才發現自己的能力原來還是「月是故鄉圓,鬼是香港猛 」,他甫到港走到街上,就看到一輛的士中坐着一個不尋常的乘客,這個怪客的坐姿,我聽後獨自駕車時,背脊也會不經意冒起陣陣涼意。

一心搵食嘅大媽歌女已經離開,剩下少數自娛,或者索性唔開演唱會,只求來搞局來報警來叫非禮,但喺我地計畫中,大媽恩客嘅交易停止,就係成功,佢地要走,我地會歡送,佢地來報警,我地會「支持警察」,總之你開唔到檔賣唱賣摸手仔,就係居民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