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一開始談罷工,我是悲觀的—我就是不相信「搵錢至上」的香港人能實在地做到這一步。誰知道呢?5/8快來了,進展比我想像中理想(中間又發生了太多助攻的事),甚至我公司算是一間談不上自由的公司,老細權力甚大,最後都竟然能罷到半日。

8月5日三罷的關鍵意義

8月5日三罷就係好似1919年6月3日一樣,唔單止係一重表態,仲係一種實在行動,唔好諗做嚟有無用。如果6月9日到而家每一個行動都諗做嚟有無用,我相信引渡條例修訂已經通過咗!今次三罷要做得夠徹底,人數越多越好,唔理中資定外資,越大影響越好,咁樣先可以話俾香港政府知,如果繼續對香港人嘅五大訴求不瞅不睬,如果繼續縱容黑警同黑社會無法無天,香港人將會同佢地沒完沒了!

聽日,我會照常咁生活,一定唔會去任何嘅所謂集會,去球場集會除左阻人打波,無人會覺得癱瘓左任何野。

我可能係去食飯行街,可能去坐下cafe 打下Switch 嘅《火焰之紋章。風花雪月》玩二週目,計劃中仲可能好多野做。如果聽日起,係起,唔係得聽日,為左五大訴求,香港真係有一場全港大罷工,喺林鄭政權妥協之前,我已經有曬心裡準備,我乜都唔洗做。

民主唔係齋講普選

今次社運就係以民主嘅方式進行,以下我用「冇大台冇中央權力」對比「有大台領袖」。社運冇大台領導反而更暢順,個個識自動補位,想keep住個勢嘅人就自動自覺去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但有大台個個就等上面落命令諗點走,就連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都諗住靠曬大台,於是效率就會下降。明明所有人都識自覺做野唔使人命令,點解要人lead住講一步做一步?以往運動一向認為必需要領袖先可以進行,但今次香港人嘅社運有破格嘅無領袖方式,比以往嘅維持得更耐、行動更有效率。

催淚彈下的亂世情侶

「點解一定要遊行示威,你知政府唔會聽你講,咁又有咩意思。」

「政府唔理哥哥姐姐,叫警察出嚟趕走遊行嘅哥哥姐姐。警察打人係唔啱。」

當鐵路罷工時

今年係港鐵服務第 40 年服務乘客,在港島綫通車前的 1984 年,地下鐵路公司的車務人員曾兩次因新的輪班安排,勞資糾紛的茅盾逐漸出現,最終釀成工業行動影響列車服務。

會早到 10 – 15 分鐘嘅求職者,喺今時今日都真係算幾難得,畢竟依家都有唔少人見工,興最後一分鐘先到,再唔係就直頭遲到,一係就早到個幾兩個鐘,講緊嘅係不論咩階層嘅職位,有高有低,所以小編心入面都俾咗個 Like 哩位 IT 男。於是乎就隨即喺枱頭搵返 IT 男份 CV 出黎,然後執埋份公司嘅職位申請表,由自己個位行出去接待處,諗住親自帶哩位 IT 男入黎俾佢填 Form。

和年青人不同,成年人會比較清楚自己每月的現金流,大約清楚自己每月收入和支出預算。從參加者的預算表中,大部份金錢也是花在生活上的必要開支(衣食住行),只有少許餘錢作享樂之用。有人會喜歡花費多些在食方面,也有人會參與一些低消費活動,例如行山,網上聽音樂等等。感受到一班精神病康復者努力平衡健康生活,就算每月金錢十分有限,也能享有愉快的心境,不會強求更多金錢。

曾經要我求佢嘅人,佢地唔會因為我嘅委曲求全,而放棄任何一刀一剮。

中央希望社會各界認同,喺呢個偏僻嘅民族黨(已取締)嘅貨倉(亦即係中央話嘅武器庫)入面,有1)攻擊性武器、2)爆炸品、3)毒藥。

唯一安慰的是,同區朋友說,十二點過後,新都會門外仍然有一條打了死火燈的車龍,應該是家長接放學。

青春對白

「我覺得十六歲時的戀愛是影響一生最大的愛情。」Stacy咬了一口薯條後,幽幽地說。

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C 的政治取向,共事的時候,香港還算穩定,話題都圍繞學生和風花雪月,確實沒有涉及政治。

如此專橫政府,何曾要求各警員工會「政治中立」?敢問如此專橫政府,勒令選舉主任進行DQ已取得有效提名之參選人,DQ已取得當選資格及可重申宣誓之議員,諸般行徑,何曾屬於「政治中立」?

當個社會越動盪,錢嘅價值就越嚟越低,除非你走資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