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張華峰個女死左,左膠會話唔好慶祝,if they go low we go high。仲要有人加一句「可能個女係手足」。hi?你老母就hi撚左呀。

不少內向者會覺得自己在社交方面不如外向者。因為他們不會像外向者般,積極參與大大小小的活動和聚會,也比較少主動跟人搭話,所以他們的人際網絡自然不如外向者們的廣闊。不過我們要知道良好的人際關係和網絡並不取決於其闊度,而是深度。

民政提供嘅各種津貼都係要一月開始先有得claim。其實做議員辦事處就要好多津貼先可以順利運作嘅。正所謂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議員助理人工、辧事處租金(兩上一按基本)、辦事處裝修…….,都好依賴民政津貼去承擔。現實係所有資助都係一月先可以用,每月開支津貼都係一月尾先會到,人工還好至少二月真係出到(其實有啲議員辦事處甚至十二月已經開始運作),但係租約、裝修呢啲真係唔好諗

現實的風向

在網路,很多人會以為自己有很多同路人的。只要一個候任區議員,蒙養幾個粉絲,天天留言,說「多謝xxx」,「幸好xxx區有你」,他們就會飄飄然,以為在同溫層內的世界,跟外面的世界一樣溫暖。但他們好像忘記了,外面的風景跟面書很不同,就好像一些廁身外國乞食文明大國社會資源,天天點評時事的過氣廢中一樣從沒見過大場面,天天以為世界會圍著自己中心轉。

我仲記得班複製人、Jedi進攻兩所大學果時開咪話示威者:「唉!自己懾高枕頭再諗一諗啦!唔好淨係收埋自己鍾意睇嗰啲嘢,接觸下出面多啲人嘅諗法,擴闊下自己嘅眼光,睇一睇其他人嘅文章,你會發現,原來你係錯得好緊要㗎!你哋睇下24號嘅投票結果會係點!民意逆轉咗喇!」

敬和勇

這首歌來自一位我很喜歡的音樂人林奕匡,自高山低谷打響名堂,一路走來創作和演繹了很多好音樂,很有味道。這首《安徒生的錯》更是非聽不可,細味藍奕邦的歌詞,再看看現在的香港,何其應景。

善忘的港人

剛過去11月係「愛丁」嘅人權集會,「某學生領袖」同外國勢力記者係美心cafe相談甚歡係咩玩法?

一日香港人亂柒咁投票,果個人做過咩講過咩都唔撚記得,唔好同我講咩時代革命。你唔變,時代唔會變,革命都唔會黎。當梁家傑同楊岳橋果d呃你香港仲係法治未死,仲有險可守既撚人都係遊行隊伍叫「時代革命」,你就知佢地好撚驚,驚梁天琦既票唔返佢地度

屯門二十多位候任區議員,響應張可森候任議員呼籲,輪流到屯門公園當值「會見市民」,上星期六先叫做正式開始,至今都唔夠幾日,就已經完全打消班大媽同恩客嘅雅興。

大陸人工平,租金低,腦細又有人脈,可能返大陸真係有市場,但係我一定唔會去

香港政治,就像周庭考大學的學歷一樣,高不成,低不就。叫這種聖女貞德打中共?

鬼眼見聞

朋友D在巴黎生活了一段日子,我和不如曾到巴黎探望他,而且也分享了有關鬼眼的《櫻桃》,他當時感到有濃厚興趣,只是未有透露原來他的興趣部分源自他與女主角具備的能力相若,能看到與真人無異的鬼,甚至會感受到他們的善惡,有聲音及觸感。

「曱甴喺正面去睇,係咪好有生命力呢?」

周庭是不可以再成為「賺錢」那一個。

拾不回的歡樂

我很怕年老時,我會忘記,
我很怕時間消逝得很快,
我佷怕當我閉上眼睛長眠時,
只有一片黑色遮蓋著我的雙眼。

所謂「里有殯,不巷歌」(《禮記•檀弓上》),最直白的意思是:鄰居家有喪事或出殯時,不要在巷子裡唱歌(即在鄰居面前表現出喜樂之貌),這是出於同理心的要求。此道理顯淺易明,不需多作解釋,正如我們平時能自覺不應穿喪服去參加喜宴,亦不應穿婚紗參與白事等;同樣,不應在有人命傷亡的意外現場表現出喜樂之貌,是出自於同理心及人與人之間的互相尊重之要求,這並非是甚麼強人所難之事。然而,香港警察又再一次證明他們是何等目中無人,何等喪心病狂的,在他們眼中人命是完全沒有價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