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補習姐姐開工喇

大家都知呢兩年,即2019-2020 都真係過得好不容易,本身諗住可以慢慢將自己的教學歷程和同學生們一起相處的記錄好好同大家分享之際…就遇上了全家、全香港、全球的大大大大大大變化同衝擊。首先由滿街的峰火連連(補習姐姐家住油尖旺區)、到全香港的口罩濛濛、直到全球的確診遍遍…都確實令好多的好多的補習,我都相繼放低左,最後淨係保留番係一間補習社的工作。

拜登上場其實不足三個月,但從外交到內交都不見得有什麼成功個案,甚至連自己身體都搞唔掂。但從媒體輿論操控,這位史上最年長總統,短期內仍然民望不會大幅下滑,美國國運將陷入前所未見的末落,其情形不是將見,而是已見。

被圍堵的美國

經過一次武肺,全球正在進行二次大戰後最大變動的國際大洗牌時,各國失去機遇,但中國卻成功抓著,反客為主。

Joe在一次成功表演獲得雷動掌聲後,他被告之往後每一日都要表演,也許還有掌聲,也許有更大成就,但他卻有一絲空虛。

結果已出,中共在這場戲碼贏得漂亮一仗,因為深知今天政治格局已經不是從前,沒有人再跟遊戲規則去玩,中方一做,即時能夠壓了氣勢,美國就像一個小學雞咁「老師,佢奸謀呀!唔同佢玩呀!」

所謂「香港電影已死」嘅爭論,只係咩人睇咩嘢嘅無價值爭拗。以工業/產業去睇港產片,投資者掟錢出嚟冇利潤、好多戲要大明星唔收片酬先開得成,大製作因為老嘢頂住唔會見到新人上位,小本經營只有noise冇實利,所有現象都唔係正常方向發展。喪失造血功能嘅產業,只係睇有冇人掟錢,基本上同等死係冇分別。

有啲黃店啲服務真係好閪㗎,
咁係咪代表佢哋唔識做生意呢?

內心熱愛極權的黃色良心圈

香港人很愛抗疫,因為在「抗疫之名」他們可以找很多好處

你有老婆,點解要搞我?

「我今次返香港係想見多你一面。我同佢上個月註左冊,年尾擺酒。」呀諾别過了臉,看著桌上的數件玉子壽司。「點解呀……只要你講聲,我就可以跟你飛去加拿大架喇。」

個別泛民政客朋友或會擔心,日後在立法會和選委會改革後,泛民政黨或無政黨人士是否能透過選舉晉身各級議會,泛民政客能否通過選委會的參選人資格審核。筆者認為,制度原意無意摒除泛民人士參選,只是作為一個篩走叛國亂港者的基本資格門檻,體現香港特色民主制度

前度

不是每個人都有前度,但有前度的每個人,都一定經歷過失戀。她跟我說了一句很玄的話,就像打針死好過不打針死那樣。坐在柴灣嘉業街盡頭處防波堤大石上的她,長髮被陣陣海風吹至飄逸起來,如海草如柳葉,而豆大的淚珠,自她的眼框中溢出,放在大石上的Asahi,與周遭的海與浪,格格不入。

係咪do good,呢個係個人睇法,而且因事而異,呢度暫且唔討論住;但肯定嘅係,呢個係一個feel good嘅行為。

易地而處

今天這個情境再次來臨香港,47人名單被控顛覆政權,面臨聆訊,當中是大家所謂的泛民。無可否認泛民有錯判,有做錯過的時候,但這次他們真的錯嗎?

IZ*ONE 面臨兩年合約即將到期,這是自Produce48選秀出身的期間限定女團。在最近的舞台表現,成員們都顯得躊躇,對著未知的將來路向,餘下可以出演的舞台不多,這次「D D Dance」會是成員們把握機會表演最好的自己的良機。

袁國勇係一位優秀學者,佢習慣喺學術期刊被引用,佢以為政治生態、商業社會同埋傳媒嘅世界,係好似學術界咁樣,引用嘅時候唔可以扭曲結論,唔可以斷章取義。

飛機文不宜多睇

還記得19年時,人人說警隊遲早被公安取代,警察遲早是Condom云云,叫大家等睇好戲食花生。今天呢?國安處成立,由警隊負責,人家已經係融合而非取代,當時這些飛機文,今天已經被否定。同樣地葉劉這被批鬥,呢一刻未到,實在無需要大講特講當真正來臨一樣。你想佢真係出現被批鬥又點,也於事無補,難道會讓運動形勢扭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