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我拎起滑鼠對住同事妹妹,按一按滑鼠鍵。「嘟——」我還替它配個按鍵音效。我望一望同事妹妹,暫停咗。佢嚇到目定口呆,郁都唔郁望住我。雖然其他同事甚至老細對我嘅古怪行為早已見怪不怪,但係同事妹妹係少數仲會比反應我嘅人。我同佢對望一輪,將目光轉向其他人,拍一拍男同事膊頭:「你睇吓、你睇吓!我真係暫停左佢呀!」

筆者曾任教Band 1,Band 2,Band 3中學,學生由本地生,內地生,南亞裔,到歐美澳加人都有,除非一個人上曬岸唔休做(例如官校頂薪等退休),或者搏炒魷(年年轉工,年年返新工),否則在今時今日教育界,hea教只係都市傳說,難過見鬼……

我和她看的第一套戲

Elsa的魔法沒有讓小女兒讚嘆,反而小雪人小白的無厘頭卻逗得她滿心歡喜,例如說烏龜懂得用屁股呼吸,她直接指出小白是傻瓜,然後一陣哄笑,以後每當小白有對白時,她都會自然地叫一聲傻瓜。

我們潛意識的力量很大。如果我們說服自己已經達成目標了,我們的感覺、情緒、行為也會在不知不覺間隨之改變。

由反港共效應而起嘅黃店黃經濟圈,原理就是順勢嘅本土上經濟主義,黃絲懲罰同聲同氣商戶,杯葛賣港賊,起點已是敵我矛盾

今天整個泛民都不作聲。但他們應該很痛心才是。2016年的時候,兩個本土派成員因為「玩野」然後失去議席,很多人發動媒體攻擊,說本土派「不識大體」,「失去議席」,說本土派不可信。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還記得差不多十年前曾經有不少香港公司走到澳門註冊,又什麼稅務優惠又什麼CEPA之類,有個時期有一些香港會計界人士久不久就過澳門睇數,但你問今天這些公司還有沒有在澳門經營業務,相信十之八九都無,還是回港好過。

TVB行政總裁李寶安表示將裁員350名員,佔整體公司員工(不包括藝員)的一成,最快年底會獲得通知。同一時間有報導指該公司主席陳國強亦將會辭任主席一職,至於由誰擔任,暫未有報導。在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所說明的攬炒,開始浮現於本港經濟當中。

彼岸的總統、我們的特首

轉眼間,台灣大選要來了。從蔡英文的選舉策略,如何加大力度爭取年輕選票,再回看我們的特首,真的,只能望門而興嘆。這一兩日,社交媒體上都出現了蔡總統在年輕Youtuber的頻道拜訪的片段。

這兩個星期,最令我覺得不明所以的是,有些人把遊行變成了嘉年華,然後有很多人,對,因為他們人夠多,而且很瘋狂地不斷去批鬥別人,把一些反對他們的聲音都洗去,於是他們的行動,就是「有力的和理非行動」,是「極權最恐怕的幽默」了。

近年土地問題日益嚴峻,劏房需求殷切,供應亦愈來愈多,輿論提多左,市民關注亦多左,咁執法機關收到投訴,就唔做唔得。

香港嘅小朋友,星期一至五就喺過呢啲生活,至於星期六同日?繼續學嘢喇,唔好執輸,快啲補習同上興趣班,唔好浪費時間去玩,要操卷同練習,最好塞爆曬啲時間無得休息。「咦,人哋阿A上緊呢啲堂,阿仔你都唔好執輸去上喇!」、「死喇,阿B學緊呢樣嘢,不如阿女你再學多樣嘢?」、「你睇下阿C今次考到全級第三,點解你考唔到㗎?」……呢啲說話好血淋淋呢?

自古以來地球上每一個地方都是以國號為國,自有歷史記載以來,夏商周這些時期開始就已經是幾個國家了。近代中國歷史最喜歡以朝代去取代國家的定義,把國家模糊化,其實所謂的朝代本就是指國家,國號。所以這地方從來就是不斷的侵略,分裂,被吞併及被殲滅。

何妖能夠孤身(只限香港啫,中國就實有人撐佢嘅)走到今日呢步,殊不簡單。而佢嘅「成功」,亦都感染咗一位等左上位好耐嘅仁兄。佢就係…

半年過去,宜家打開面書,一幕一幕的事件,已見慣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