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我犯賤

自從六月中以來,全世界都見到普遍香港人經歷緊咩生活。呢啲唔再係旅發局對外嘅宣傳片——吃喝玩樂,好客迎人,一片繁榮。我哋爭執不繼之餘,有人講打講殺,有人頭破血流。我甚至懷疑呢一刻,香港除咗樓價第一外,仲係全球最高抑鬱病比例嘅先進城市。

中共的香港人心工程已破產

香港淪為中共二次殖民地以降,2003年廿三條國安條例草案嚴重侵害言論自由、2014年831決定正式處死所謂中共式偽雙普選、2019年反送中條例草案逆權鬥爭,中共一直企圖以人民幣買起香港,許多唯利是圖的人還是很不客氣地飾演吳三桂,但當政治分贓去到影響香港存亡價值甚至人身安全,吳三桂們嗅到棺木檀香還是懂得垂死掙扎。

在陰曹地府為閻王爺開工的勾魂使者,一般都是大家認識的黑白無常、牛頭馬面等,他們都是地府公務員,即陰差、鬼差,都是「走無常」的。不過有時死人特多的旺季或黑白無常都OT到「 謝皮」,就要outsource某些工序、或臨時招聘短期合約活人做事,這樣搵食的人或叫「活陰差」、「走陰人」、「夜牌頭」。這和現代一般所指的「陰陽師」不同,「活陰差」的身份更賤更低下。

睇到的話,就知道其實俾人大叫「Order!」是非常之樣衰,因為這代表你唔識會議常規、或是說話內容離題。講番政府記者會,如果有Standing Order,不但可「節省時間、提高議事效率」,而且亦唔會出現「人肉錄音機」同埋「答非所問」(俾人無限「Order!」極之樣衰)。當然,我相信政府是絕對不會引入呢套系統,唔通拎石頭擲自己對腳咩。但是,咁同時亦顯示出,呢個政府對人民又幾有承擔?尖銳問題完全迴避,台下亦無從Comment台上發言者,呢個內閣到底又有幾願意聽人意見??

石鏡泉先生,本人身為《晨光第一線》你聽眾,從小就聽你的「晨光大舊石」,請問你做了傳媒這麼多年,為什麼你覺得直播的片段,都可以是「有剪輯」?而請問,你的孩子,有沒有經過你的教誨,你有沒有「打仔」?

官話與人話

什麼叫「佛洛伊德說漏咀」呢?簡言之,就是一些人,在緊張,潛意識之間不知不覺把自己不能說,或是不可以說的說話,用各種不同的方式的說出來。從字裏行間的閱讀中,你就可以讀到他們的心理狀態。

為免坊間誤會「法不責眾」,放生東區小霸王後,務必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絕不姑息、嚴肅跟進並追究灣仔、金鐘、上水、旺角、沙田、中環、上環、西區示威者與傷者到底,以全「管治威信」;追逐獵物期間心臟病發嗰位叔父「飛天南」一旦不治,有幸為國捐軀,靈柩請用五星紅旗覆蓋,以重建共黨香港工委書記王匪志民念茲在茲、幾點墨水就足以泯滅啲「国家尊严」。

亂世浮生,百花齊鳴

事實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從警察門檻降低,一眾低學歷,品行惡劣之人,紛紛趨之若騖赴考,只需一身壯健,就可求得可觀薪酬,地位亦遠勝地盤跟車等職業,自是死命不放。而低學歷者,皆有一共通點,則是難以堅持自律,君不聞多有警察躲懶,休班犯事的新聞,他們抱著職業所賦予的權力,加上同僚上司影響,嫖飲賭又是風氣盛傳,容易迷失自我,自以為是,試問如何秉持警察的專業操守,市民怎樣放心讓這等人成為執法者?也莫說警察只是執行職務,奉命行事,本來警察為人民公僕,就算這段時期日夜勞碌,心有不忿,卻該有專業的情緒和態度,而非粗言穢語,情緒失控向市民發洩,矛頭亦絕不應指向市民,否則此等高薪厚職,何德何能取之?

721晚上久久不能入眠,早上醒來伴隨上班的是不甘的淚水。
我壓抑着想起血流車廂的相片,警黑並肩同行的畫面,
渾身上下,我只有一種感覺,
彷彿一切聲音都太過嘈雜,一切笑聲都刺耳至極。

敵人嘅敵人就係朋友

由2014年藍絲打完人之後被警察「護送」離開,到2019年光復屯門女廁門口「保護」娜娜,都好明顯地話俾大家知 「敵人既敵人就係朋友」——就算明知道個阿叔打完人非禮完人、個強國蝗拎刀出黎扮食生果一樣都無問題 ,因為大家已經係警察(以致呢個政權)眼中既敵人,除之而後快果種。

在場好多人同我一樣都好嬲,迅速喺15分鐘內就組織百幾人去元朗救人。但遠水救唔到近火,去到地鐵話已經收到消息元朗白衫人走曬。洩咗度氣大家又恨又攰,行咗成日大家都根疲力竭,有朋友唔舒服所以我地決定早啲返去休息。但去到旺角又收到消息又再有人係元朗站打人。我地用五分鐘時間組咗四人隊伍飛的入去元朗救人。

雞蛋

理念無堅不摧,我們只是血肉之驅;邪惡手執兵器,我們唯有抱頭躲避。不論你是甚麼政治立場、甚麼身份地位,暴力與死亡都是一視同仁。當拳頭木棍敲到身上,你不會有時間說任何話,你所能做的只是尖叫。身為一個香港人,我相信沒有人能對今晚的事視而不見,也不能再說自己能獨善其身,就算不談推倒高牆,我們也絕不能讓任何一隻雞蛋碎裂。這是每個香港人的共識。

當皇軍政權的邪惡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眉來眼去和私相授受乃必然,共匪為香港裁嫁衣裳大半世紀,現在區區一個皇軍軍頭+鄉屎黑何君堯就起了共匪尾注,世事何其諷刺,大家別忘了何君堯也是立法會新界西直選議員,偽人陳小春為其拉票,以三萬六千票「當選」的。

家琪來到,「神婆,你知道尋晚發生咩事吧?」

我一秒醒起她住元朗,「你無事吧?」

2016年旺角魚蛋革命後,不少參加者被控暴動罪,最終被判監5-7年,王台仰、李東昇、李倩儀三人流亡海外逃過牢獄之災。逃犯條例爭議七一立法會衝擊過後,據蘋果日報報道約有30名義士先後逃亡寶島,不少香港朋友都關心佢地嘅近況如何。中央專案組特派記者於台北市走遍街頭巷尾,終於成功搵到一位自稱阿Jack(化名)嘅落難英雄,同各位分享一下最新狀況。

呢個政府把警察唔能夠做的,居然默許黑社會去做,去摳打民眾!鏡頭下有成百個白衫黑社會,但警隊只派十多人到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