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美國首都華盛頓國會發生不幸事件後,多個社交媒體立即以侵總統煽動暴力為由,刪除其帳戶。科網巨擘的決定,有人歡迎有 […]

盲愛

我和她從師生關係,漸漸變成朋友。相差七年,原本隔了兩個代溝,但和她相處,卻感受不到那種隔閡。小盲的父母都在外國,她為了春風化雨選擇留在香港,獨居半山區。我家沒有錢,住在唐樓頂層,只是租的,一家五口住在400平方呎的地方,算不上擠迫,但與富裕差很遠。

在香港,做一個精神美國人難,因為要為美國所發生的事背書,要指責香港的警察「過度執法、實行警暴」、要批評政府的「專制、不民主」、要指責「暴政肆虐」,同時對美國所發生的警察執法濫殺平民、「自由經濟」下打壓外國企業、政府威脅出動軍隊平定示威暴亂卻置若罔聞,不敢發一言一語。他們的沉默,正正是證實了香港的情況

我們在恥笑TVB,只係恥笑佢比以前無咁大影響而唔係無影響,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在此是需要認清一些事實,而不要避免跌入同溫層。

東鐵綫將於 1 月 10 日(星期日),進行首次新建路段接駁工程

遊子的心聲

還記得當初抵英後的一刻,到找到宿舍,其中不稱職的司機,主動幫我找路的路人,雖只有一面之緣,卻像是為我的留學之旅揭開了序幕。甚或乎,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跟外公外婆聊的第一通視訊電話後,忍不著的哭泣。種種都好像昨天的事情,誰想到這已經快將一年了。

手提電話

記憶中見過的第一部電話,是媽媽的大牛龜(應該是1999年/2000年時見過),那時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那樣把電話袋入褲袋或手袋,功能也大概只得打電話。

許邵品評人物最著名的莫過於品評曹操。《三國志》注引孫盛《異同雜語》作「子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後漢書》則作「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當時曹操聽後,大笑而去。連揚州刺史劉繇也曾經因為怕被許邵取笑而沒有重用太史慈,更對部下說:「我若用子義,許子將必會笑我不識用人。」所以,在那個注重品評的時代,許劭的一句品評,可能會改變一個人的一生,至於第三篇月旦評的主角,就是被許劭評為:「佐世之才」的劉曄。

他們識於微時,初中加入事務所後,一同練習、上節目、為前輩陪舞,之後出道、經歷倒霉、爆紅。他們五人實力平均,各有各擅長的項目,不搶風頭,互不嫉妒。雖說他們人前人後可能兩個樣,但反觀同門的前後輩,反目的反目,退社的退社,五子十多年來一直處於人氣最高點,這份感情,好難靠扮。

他來得猝不及防

人生似乎已經被上帝註定了會是一場得不償失的兵荒馬亂,人們每一次的相遇都在倒數,歸零的一刻,無論結果令人滿意與否,人人都要承擔起分離的哀痛和遺憾。在決意背水一戰的同時,賭上的是不會再後悔的信心,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人們,要嘛沒有決意,要嘛,從未想過決意。

新一年請遠離潑冷水朋友

「你諗住開cafe?疫情喎,開咗都係等執笠!」
「去台灣working holiday?你一條友邊搞得掂,唔夠一個月你就返香港啦!」

無人想知你無睇《XXXX》

諗返幾年前韓國嘅《來自星星的你》大熱,好多女人都沉迷當中,唔係爭住話金秀賢係自己嘅就真係妄想症發作,啲女朋友痴線到係咁話想食炸雞要男友隨時送到,大陸啲女人真係因為男友無隨傳隨到而飛條仔,以為自己係千頌伊。另一邊廂啲男人係咁踩男主角個湯碗頭,但聽返佢地又忍唔住會陪睇,可能睇TVB啲師奶劇太多有新鮮感啦~

「我最喜愛」和「民主」

我讀書既時候,係中大入面,有一個老師叫陳健民,當年佢教「民主與社會」既時候,佢講左兩個概念,一個係選舉權,一個係被選舉權。而我係日本修美國政治課既時候,當時教我地既prof abbott 就講左一個概念,如果你因為結果而要修改制度既話,首先你要問,你修改既制度,係收緊兩權,選舉權同被選舉權,咁都係違反民主原則既。不過,當然,我最記得既,abbott 成日都話,當權者改制,一定唔係為左令民主機制更完善,而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一定係為左私利,係為左令自己既既得利益擴大。

今年11月,食環署在北區區議會發布文件,宣布計畫在古洞北新發展區興建新公眾街市,選址就在未來的古洞鐵路站附近。不僅從即將落成的公屋步行可達,而且毗鄰商業中心,將會成為北區一個地標式的公共街市。

香港娛樂產業一如早前提及是需要投資,不能短視,長線投放資源,才能培養一代藝人

從垃圾桶飄起的愛

我打算偷偷布置家居,她是個不相信驚喜的人,若我能給她一個大驚喜,相信計劃會容易成事。我趁她工作的時候,到精品店買了數個氫氣球,分別寫着Love,Together,Marry Me的字句。放在睡房用一塊布蓋着,然後當她揭開時氣球會飄起來,她看到字句後,我就會半膝跪下送上早已準備的兩卡鑽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