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喺講故事之前,白白真係要鬧左人先,所有曾經拎住紅色黑色蠟燭、加一堆骷髏頭去小教堂影相嘅gothic撚/cosplayer,我真係屌哂你地所有人老母,再屌埋你地一千次!呢壇大鑊野完完全全就係你班人搞出黎…

公民黨的三退

在網上翻查公民黨退黨成員,不泛熟悉的名字,包括何啟明、林雨陽、司馬文、譚香文、張超雄、朱韶洪、張漢賢、湯家驊、陳祖為、曾健超、毛孟靜、陳家駒、伍月蘭、陳淑莊、陳諾恆等;如果他們加入新退黨同盟,可能將會是大戶。

我們對過節的理解應該就像上文一樣,可惜,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香港以致全球各國都因為疫情而停擺、停課、停工,經濟受挫影響各行各業等等。

我好早就成為龐克(Pornhub)用戶,可以話係識於微時。由剛出來社會既小青頭,到依家變成色途老馬,龐克從來無令我失望過。情人會走,女友會分手,原以為只有龐克可以長相廝守,估唔到被印度神童講中,2020年12月真係會發生一件比武肺更嚴重既事。人就遲早死既,但好片係應該流傳千古既,我地唔做好文化保育,又點對得住下一代?

這是典型的第一世界問題(First World problem)。第一世界的人活得太百無聊賴,他們對真正的世界和平並不委身,他們並無興趣正視戰亂正視貧窮,他們喜歡炒作一些對普世人類幸福並無關係的事,例如宅男宅女孤單寂寞凍的晚上依靠什麼度過。

公司不會解除時薪合約送遞員,不過會阻止佢攞更

移民?今晚食乜

最近實在太多朋輩講移民,好似我咁既fresh grad傷膝青年又有,做咗一段時間嘢既人都有。唔知點解一啲咁personal既嘢引起唔少不同既爭論,唔少令人費解。總括自己睇咗幾個月後我覺得來來去去都係兩種爭論:「移民最自私」,同埋移民界KOL既危言聳聽。

回憶總是黃色的

我早在就讀小五年級的上學期便迎來了初潮。進入青春期的女生生理上較為明顯的性徵是乳房會隆起。拜我媽的遺傳所託,我的胸部沒有發育得很好,所以我媽也覺得我沒有需要穿著胸罩或是可塞墊進去的那種白色少女內衣

喬布斯(Steve Jobs)每天醒來就對着鏡子說:「如果今天是生命的最後一天,我還會做我今天原本該做的事嗎?」像他這樣參禪可以否定很多內在騷動,作出改變。

第十支煙,自己小心啲啦

我今次Match中咗個文藝女仔

睇完佢成個Profile 全部都係書同王家衛
我引用咗酒徒入面一句去同「人」傾計
「生銹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裏捉迷藏。」
「你食唔食煙咖?」
WTF???

嘩。真係精彩。睇啲移民 group ,個個屌晒鬼。有啲人走去信果堆 9up KOL 嗰啲,又賣樓又離婚又諗住Lord of the Ring 果堆,睇到呢條新聞,情何以堪?

究竟你想(理想)非建制想點先?非建制陣型無隊形一直是這個陣型發揮唔到作用,以及未能衝破心理關口和利益的問題一直無解決過,然後因為不同陣型和理念又係度互相鬥黃鬥落井下石,曾經去年以為有一絲希望,怎知不到一年,又回到老路。

許智峰2017年的時候說,不會走,不會流亡。除非戰鬥到最後一刻,現在許智峰走了,請問現在是不是已是最後一刻?運動是不是已經完結?申請太子站閉路電視片段,接受881 商台早晨節目訪問時坐地鐵的教育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耀霆在面書表示,運動已完結,請問這些,是不是犬儒?

家謙

他和我的姓氏一樣,是雙木林。林家謙,相信這名字不太陌生也不太熟悉,他是個近期冒起的唱作歌手,我是駕車時聽到電台播放他的歌,那時只節錄了一句,就是「除非我有預知的超能力」,我整程車都在超能力,幸好沒有把前輪升起。

為情自殺這回事

有時候,傷心過度需要透過行為來表達:輕則摔破碗碟,重則割腕自殘,倒也是情理之內。旁人說對方不值得你這麼做,其實如果當事人腦中除了愛與痛,裝得下其他想法,那一切就不必討論——有份正當職業,五官端正,打開交友軟件,後面就是另一片天空。

都要寫遺書了,撒手人寰前留下最後的痕跡,幾百字內容還得花篇幅親書自己有多痛,那他的確就是痛不欲生。

第一次見青春婆婆,我被她嚇一大跳。「我擘個一字馬俾你睇呀!」二話不說她坐言起行,真的差沒點擘一字馬給我看,我連忙扶著她不讓她做。「青春婆婆你真係好青春喎,不過我地而家老啦,你要小心!」我這樣說是有原因的,要是她擘完一字馬、受傷上不了來,我怎和家屬交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