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近日閱報,驚聞爾校(杏花村嶺南中學)竟然將曾於校內執勤兩年的緝毒犬 “Honey” 遺棄,最後更「人道」毀滅了一條無辜的小狗生命。事件於2012年5月30日經蘋果日報報道公開。身為一名小市民,對爾校的處理方式完全不能認同。爾校作的問卷調查顯示,九成學生支持力保 Honey ,但爾校卻置若罔聞,以成效不彰及有部分教職員怕狗為由將 Honey 帶離學校。及後之處理方法更是令人髮指,既不尋求愛護動物協會、職業犬隻訓練員協會的協助,最簡單如漁護署、教育局的意見也不諮詢,竟輕易將一條無辜生命殺死,是何道理,天道何存?

同為中小型單位,「景怡峯」B室的建築面積(665呎)比「喜雅」1座D室(567呎)大98呎,若以實用面積計算「景怡峯」B室(475呎)只比「喜雅」1座D室(457呎)大16呎。當買家比較單位面積、間隔、配套等資料,就會了解哪個物業較「抵買」,連同「景怡峯」以每方呎均價9966元開售,即使「喜雅」不是「窮人恩物」,不少買家都會轉投呎價較「相宜」,實用程度更高的「喜雅」。

媒體改革/宗教改革

資料爆炸,已經不足以描述現世的狀況。正確點說,現在是人人都是消息來源的媒體時代(everyone is a publisher),又或者,人人都是 content provider。這大概是個不可逆轉的潮流吧?而客觀而論,現在仍然有「主流媒體」和「新媒體」之分,則其實新媒體未完全取代舊媒體。舊媒體仍然被當成主流和權威。可是,我們不難發展,這個權威正在瓦解。人們非但質疑媒體的中立性,更愈來愈傾向相信平民的消息。就以中東茉莉花、佔領紐約為例,都是新媒體的力量。

寮國的笑容

如果單看寮國的旅遊書,我相信沒有人會選擇去寮國。與它旁邊的五國相比,寮國沒有泰國的刺激,沒有越南的下龍灣美景,沒有中國雲南的古鎮風情,沒有柬埔寨的吳哥,也沒有緬甸的神秘。但是,我在寮國看到太多沒有辦法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事情。寮國是一個必須親身去感受的地方,因為它的美並不能印在旅遊書上。

最近的社會充滿了標籤的應用。八十後、九十後、剩女、宅男,那風氣好像要我們必須要為每個身邊的人找一個或多個合適的標籤來歸類。但到底標籤是甚麼?標籤有甚麼用途?甚麼是標籤效應?對於「標籤」這議題的種種聯想,這篇文章大概都將會稍稍觸碰。文章以問答形式寫出來,試作為專業與門外漢中間的橋樑。

章子怡導致人口結構問題

[遊戲文章]章子怡的時薪比世界上任何一種有瘋狂薪水的職業還要高,有人說David Beckham的幾百萬週薪誇張吧,但章子怡的還要嚇人。看徐明這類中年體型略胖的男人來看,假設有七分鐘 ,物以類聚,兄弟們的生活習性和體格應該不相伯仲,我就拿一個平均值七分鐘吧。按每次動金接近一百萬計,七億就即是七百次。七百次乘以七分鐘,不過是大約八十一小時多一點,即時薪平均大約八百五十三十六萬多。除了中國大陸,這個世界還有這種機會嗎?

本文為系列連載的第二篇。(編按:六四事件臨近二十三週年,本報得到《建國以來》作者張家敏先生授權,分期轉載當中有關八九民運的部份。張家敏現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香港地區委員(簡稱「全國政協」委員),讀者未必要完全同意他對八九民運的敘事鋪排,然而大家可以留意,下文是建制派中稍有水平的人都能接受的分析和論調。)

[代貼新聞稿宣傳]GNOME.Asia 2012亞洲峰會將於2012年6月9-10日(星期六、日)上午9時至下午6時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行。GNOME是Linux桌面上最常用的圖像介面,並可在Windows和OS X安裝其GTK程序庫來安裝一些應用軟件。GNOME成立了GNOME 基金會(GNOME Foundation),並設有亞洲委員會。每年亞洲委員會會舉辦GNOME.Asia亞洲峰會,過去數年已成功在中國、越南、台灣、印度舉行。

我住在屯門(新界西),他住在將軍澳(新界東),雖然都是新界區,但我跟他的距離已彷彿幾千光年。那時我還是學生,上課的地點正是將軍澳區,我們也正因此結識。好景不常,戀情結束大概也跟我們的約法三章有關。他告訴我:「她住北角,車程來回也不過半小時。」我們這場香港境內的Long D,雖然不太完美,卻終於圓寂。

近年,本港社運開始蓬勃,教會界亦凝聚了一種比較進步的社關力量。例如一向都關心社會時事的善樂堂,例如「平等分享運動」,例如「路小教會」,例如 Hallelujah Get Out……這些人和社運人士一樣,好聽點叫百花齊放,難聽的叫各有各做。但我想講的是,這種正在萌芽的「另類信徒」,卻在重新劃香港教會界的光譜。

今年是六四事件23周年,香港專上學生聯會身體力行以六十四小時絕食行動,提醒社會不要忘記六四。絕食將於6月1日(星期五)16:45直至6月4日(星期一)08:45,於時代廣場舉行,現有約三十名大專同學承諾全程參與,期間還有討論會、電影播放、展覽、表演等等活動。同學及大眾可因應自己能力決定參與絕食時數,也歡迎只參與期間活動。

其實真的不明白

梁公文道《其實不明白》一文,各處評論之多,難以盡錄。我曾於新界社團聯會任職,正好解釋一下,其實眾人真的不明白,動員的甚麼一回事。原來,這是一個人際關係的倫理問題。各派泛民支持者,往往不明堵為何要用旅遊巴接載示威者,要在七一跳舞,支持政府的硬是各派同鄉會,卻忘記了香港從來不是完整的公民社會 - 是的,沒那麼多人懂政治,也不太想提政治。政治議題動員只是香港的一部分,更直接的,其實是人際關係織出來的倫理關係網。

(編按:六四事件臨近二十三週年,本報得到《建國以來》作者張家敏先生授權,分期轉載當中有關八九民運的部份。張家敏現為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香港地區委員(簡稱「全國政協」委員),讀者未必要完全同意他對八九民運的敘事鋪排,然而大家可以留意,下文是建制派中稍有水平的人都能接受的分析和論調。本文為系列連載的第一篇。)

不懂你的黑色幽默

想像一下,你的親兒不明不白被殺之後的二十三年間,政府不准你說、不准你問,更莫說追究罪責、將事情搞個水落石出。更令你難堪的是,很多在你身邊的人都說,不殺天安門前的人,就沒有今天的穩定、沒有今天的經濟發展‥‥‥生活在這個黑白顛倒的人間煉獄,這位父親心中的鬱結和憤怒,活活悶燃了二十三年。他會憤怒、因此鬱結至死。因為他在意他的兒子、他在意世間的公道。反觀我們這個所謂比較自由一點的小城,許多人卻不在意、不憤怒。不只販夫走卒如是,連讀書許多的知識分子也變得越來越失敗主義。

俗語有云「一代名三代痴」,張學友這位歌手,不同的年齡層都有強大的觀眾,這次演唱會,當中觀眾層面都很廣,老中青三代都,當然主要仍然是以三十歲左右人士為主,因為張學友就是他們的那些年。香港華人的歌手和其他華人有點不同,就是演唱的語言是多樣化,當中會是演唱英語、廣東話和普通話。這種獨特的多樣性演唱,相信連其他世界地區也不多,或者印度、加拿大歌可能會有這種情形。這都是因為歷史環境所引領著。正因為這樣,香港歌手是有其優勢和獨特性,也是保存文化的一種使命,因為即使是流行歌也是需要文化傳承,不能忽視。

物極必反是自然定律,香港樓市又能否獨善其身?李嘉誠和施永青預計樓價不會下跌。但若沒有中國資金湧入,單憑香港人對住宅的需求,能把樓市捧成近年的火爆局面嗎?不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2012年5月16日於天璽一宗連使費勁蝕400萬的個案、2012年5月21日於歌賦嶺兩宗蝕讓逾100萬的個案、以及同日於瓏璽一宗蝕讓近90萬的個案,粉碎了中國資金「只湧入而不流出」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