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沒有問題,Let’s agree to disagree。如果許副校長認為外判圖書館清潔工沒有問題,那我們樂意和他,or for that matter所有高層好好討論一下。但在電郵中,許副校並不是說要和員工總會或學生會討論。他的回應是:”this is another tough battle.”

梁振英所住的地方為貝璐道4號「裕熙園」A和B座,根據交易記錄,兩座都只有在2000年6月一次易手,首位業主為HOUSING DEVELOPMENT LIMITED,現任業主為LOTVEST LIMITED,而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LOTVEST LIMITED的董事為梁振英及唐青儀,公司秘書為唐青儀。該次交易文件除了兩所公司的董事劉耀柱及梁振英的簽名確認外,賣方律師高露雲律師行的馮倩愉及買方律師胡關李羅律師行的羅志力亦有簽署,而文件付有樓宇各層的平面圖,每張都由Rocco S.K. Yam(嚴迅奇)簽署,單位間隔一目了然。

民主派的合作,或曰擴闊光譜,不靠棟篤笑、不靠單身美女攻勢、不靠網台街站,而要靠切實的地區工作並深入群眾宣傳理念。香港市民現實,單純利念未能打動人心。沒錯,民主黨二十年來沒有做到人民充權,致使民主運動毫無寸進。但這幾年激進派以理念宣傳,又何能深入民心?如不結合地區工作和理念,單憑蛇齋餅粽苟延殘喘,或街站網台空談政事,民主運動又如何拓展?但如維持六、四之比,再逐漸被中共吞噬,何不先行退讓,再圖後定?

現場所見,發展商職員會安排參觀人士,逐組(通常由1名地產代理連同所接待的客人組成)到接待櫃位進行登記,每組需時約2-3分鐘,儲夠約20人就會進入售樓處,因此每批進入售樓處的參觀人士相隔約16-20分鐘。參觀人士一般需等候超過一小時,才能進入售樓處。(若 閣下是「國內特選客戶」,或備有文件證明 閣下是「喜雅向隅客」,就可以排「快線」,只需等候約20分鐘就能進入售樓處。)

甚麼是美學(Aesthetics)?

文藝復興開始,人們漸漸將純藝術(fine art)與實用藝術(useful arts)作出區分,前者的藝術作品通常被認為有著文化的基礎、而且表達了較為精緻的情感,例如詩、音樂、繪畫等等;後者通常被視為是為國家、商業機構、宗教等服務,被當作附加和裝飾的事物,例如手工藝、裝飾等。這種區分同時亦使人們將工匠和藝術家區分開來,使得藝術家和他的作品在社會上有著獨特的地位。當純藝術在文化上被提升到一個特殊的地位,我們就開始使用「美」(aesthetic)這專有的述詞來形容藝術和我們之間的特殊關係。

新中國的肉靈芝

一九七四年三月十一日,陝西臨潼農民打水打出了世界第八大奇跡兵馬俑。二O一二年六月十九日,陝西西安一班鄉親打水,發現一件「肉呼呼」的、「有鼻子有眼」的東西,嘩!!不得了!說不定這是世界第九大奇跡 – 復活的軍團!自是真心打量這團矽膠,觀其通透光滑,以為是千年太歲肉靈芝,急不及待請來女記者,以向祖國獻禮。女記者亦交足真心戲,百般撫摸、擠壓、量度,說這原來就是當年秦始皇吞滅六國後遣人去找的長生不老藥,要找植物學家來鑑定云云。不必勞煩植物學家,也不必驚動秦始皇(假如他沒氣醒),鑑定顯示,原來這是淘寶網賣得成行成市的「西班牙女郎」,自慰器也。

CY真的很「思歪」

梁振英住所總共有六處是僭建,還有個地窖。當時在競選特首時,人人勁插唐英年說什麼誠信問題,不宜做特首,那麼以這個準則去評,今天的梁振英,那又同樣是沒有誠信可言。還要睜開眼,說大話。首先他又以一貫的作風,就是「唔關我事」。第一句金句是「無心之失」,說無意僭建,所以罪不在我。

四川小事幾則

旅途上,總會遇到讓人疑惑,驚訝,費解,佩服,難受和值得思考的人和事。汶川神奇的是,有很多災民的樓房還在重建當中,那些旅遊點就已經搞得有聲有色。無疑災民需要工作,需要收入,但災後幾年內就特意發展旅遊點,似乎有點那個吧。這難免讓我想到那些參觀大地震災區的旅行團,他們是抱著什麼心態去災區的呢?這慘絕人圜的大地震是教育點?是旅遊點?是發財點?

閰王(個女)對凡人地牢愈掘愈深,嚴重影響地府建築結構表示強烈憤怒!

的確我們要面對香港人政治冷感的事實,但民主黨民協在這個江湖廿多年又幹過甚麼好事來?回歸前利用六四和恐共效應吸票,習以為常以致苟且偷安,欠缺向群眾解說民主理念,公民權利的政治常識,又由於長久以來所謂主流派只把民主運動著眼在選舉,為免得失群眾只好附和群眾,結果當然是民智低落,投票率十年如一日的低,與其說激進派或批評主流派者破壞團結,不如說他們認為主流派不值得團結較公道。

梁振英如果還希望來屆香港政府順利施政,就應該主動在上任前放棄宣誓,然後從速舉辦補選,梁振英是否參選是他的問題,但這個重新授權的過程,才是重新建立政府信譽的唯一方法,否則梁振英一上任就是貪腐瀆職的特首,比起曾蔭權臨別才淪為貪官更慘情。

公屋為何不可以如以往般,滿是街道、通道旁的小舖?小本營生者可以營生,市民選擇又多,不用只光顧大財團。近日出現連鎖快餐店「七十蚊一個燒鵝飯套餐」的笑話,不是任由財團壟斷的結果嗎?咁點做好?有深水埗街坊就話,有一個由一千個街坊意見匯聚而成,並超過三千五百個街坊支持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除了建議市區重建地應用來建公屋,更重要是要有可租可售的小型街舖。有份參與設計這個方案的街坊表示,現時深水埗街坊所有的「15分鐘生活圈」十分重要。

全職學生也要放假的。最近葉君這個全職學生在享受暑假,因緣際遇下找到工作,需要仔細研究中小學的英文科教材與課程。葉君的英文只屬一般,完全不敢自認甚麼,但看畢教育局的教材後,對於「為什麼香港人學了十多年英文,還是那個老樣子」還是有了一些新體會。(對了,有好些教育政策和課程都很老,葉君曾經也是受眾之一。)當然,葉君絕對絕對不是專業,以下只是個人感受和體會。只有教育官員認認真真,不為政治服務,純以語文運用角度來教育下一代,這才有解決問題的曙光(除非葉君將來能爬到這個位置)。但是,語文一向是政棍必爭之地,畢竟語言本身很強大,藏在語言的表述(discourse)背後的文化建構力量,更強大。

一個民主黨第二梯隊曾私下對我說,他的社運背景卻不加入社民連,源於他相信需動員廣大溫和群眾,而只有民主黨-即便有多犬儒-才能做得到。黃毓民曾說,對民主黨和其他泛民政黨的親疏有別,是「中共分而治之」。但我們離開網絡,回到現實,卻見民主黨仍有一定的支持度。無他,二十年招牌,溫和路線以及地區工作,雖不能爭取日益激進的「政治覺醒」市民支持,卻仍佔據了泛民一大塊重要版圖。要一展雄圖,能不統一戰線麼?玩完文字遊戲,諸君亦明白我要說的仍是「民主派沒有分裂的本錢」。此刻,我們激進,我們分裂,選舉失利後,我們說民眾犬儒、消極、甘於成為浸溫泉的青蛙。但民眾的不支持是事實,不去爭取群眾,卻自以為走在群眾前頭。曲高和寡、孤芳自賞,於從政者言,是最不智的行為。

幾千元一個相機鏡頭,相信多數人都不會捨得拆開研究。曾經作為二手鏡頭賣家的筆者,當時亦經常會遇到失靈或有瑕疵的鏡頭,但礙於時間、金錢因素,一般都會自行動手修復鏡頭。開鏡看似困難,甚至每次張貼相片到facebook都有朋友以為我丟破鏡頭、甚至被我嚇怕。不過其實只要細心處理,基本上是不難做到。

昨日(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正,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發起請願。關注組帶同過千個簽名,由港鐵沙田站遊行至沙田政府合署示威,趁規劃署新界區規劃會議開會,向城規會遞交簽名及請願信,反對地區規劃不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