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各位,我地已經聯同香港各大著名漫畫家 crossover 左一本反版權修訂的漫畫,其中一位仲要係已經收左山為左我地而復筆的漫畫家呢!呢本漫畫將會印製 2000 本在香港各大漫畫店同大專院校派發。但印製的成本鍵盤戰線內部各員已經盡力科水仍然不足,希望各位有心的朋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地無金主,靠的是大家,上年 71 籌到的錢已經經過鍵戰多次行動後所剩無幾,希望大家盡力捐少少俾鍵戰搞好呢啲廣傳工作啦 Orz 戶口:241-546-399-882 恆生銀行戶口 Ms. Ng。每條數都會在此公佈,請大家放心!

黃貫中出朱茵的道德問題

朱茵懷孕。unsurprisingly, 耶教信徒們很大反應,說那是未婚懷孕,失見證、失見證。我想,那不是朱茵的問題,是牧者的問題。在香港,「性教義」比一切其他教義都要來得清楚。除了性教義之外的社會議題,教會像處女一樣, 一臉無知。你有聽過教會對小圈子選舉大聲疾呼嗎?

當年小朋友的遊戲在極度物質限制下應運而生,有些更只需要一枝筆、一張紙就可以大玩特玩。海軍棋就是「紙筆遊戲」(pencil and paper game)當中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海軍棋的棋盤滿佈座標格。玩家雙方各有五艘船,分別為航空母艦(5)、戰鬥艦(4)、驅逐艦(3)、潛艇(3)、魚雷快艇(2)。每艘船所佔有的格數不同。遊戲,就在玩家們在自己「領海」為軍艦列陣後超展開。

圍牆築起的和遺下的

原是近在咫尺的親友被柏林圍牆分隔,甚至不少父母離世前也未能跟在牆另一端的子女見面,直至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只用幾天建成,卻苦等了二十八年才告拆毀,而存於民眾「腦內的牆」,或更需幾代努力才能真正消弭,若今天我們不堅持向多元啟蒙的方向走,即使短線能嬴得幾場戰役,但到頭來,真正的進退又該當何論呢?

獅子山的神話

穿著黑西裝的眾神 住在獅子山上 長得像駱駝的眾人 住在獅子山下

記得我的老師曾經說過:「電影是不必要讓人看得舒服的。」這大概是《晚秋》(Late Autumn) 不會在香港上映的理由吧。韓國導演金泰勇雖然起用了兩位明星級演員,但從沒有想過要娛樂大家,湯唯全程都緊繃著臉。電影的節奏非常緩慢,對白不多,兩人的對話又是簡短的英語,故事發生在美國西雅圖,講述兩名男女在異國三天間那似有還無的愛情故事。

居屋街坊小店的死與生

其實那種一堆居屋圍著一個商場的,絕大部份是房委會興建的居屋屋苑;而那些有很多街坊小店的,叫做「私人機構參建居屋計劃」屋苑,特點是商舖是賣斷的,這些商舖會在物業市場像一般舖位一樣成交。自置舖位的可能性,令很多PSPS屋苑仍然有不少平民化的小店能夠生存。

燦都演義預言

蔭權七年,狼王登極,改元振鷹。取其振鷹遠揚,迅獵飽食之意。

每一個簽名,聯署系統會自動 send 共 5 封 e-mail 去知識產權署與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相關人士電郵。政府打算修訂版權法例,推出了《2011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若有關修訂獲得通過,將嚴重打擊創作自由及言論自由,令民間的發聲受到粗暴的打壓!它令人無法不質疑是「23條」的「分拆上市」,令人無法不站出來向惡法說不!

領匯「尋味時光」令人討厭之處,在於它一邊迫死街坊小店,一邊販賣小店風味。那種虛偽真的去到一個無恥的地步。「尋味時光」腰斬,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技術性小勝利。真正的重點是把屋邨商場街市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經營方式變回以提供服務為目標,這條路還是很漫長,因為現在的香港政府的邏輯,地產金融業的利潤才是硬道理。或者可是這樣說,整個香港本來就一直在領匯化。

消息人士透露,唐英年約道大宅懷疑僭建有新進展,廉政公署介入調查。上週二四月十日早上,大隊廉署調查員到位於觀塘的BTR WORKSHOP LTD 取證,帶走一名設計師、數簿及三部電腦調查。而BTR WORKSHOP LTD的董事長正是唐大宅室內設計師Norman Chan 陳樂文先生。

誰不看見Bonnie或者許許多多的港女在隨波逐流?她們的「自我改造」,就像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每天的早晨七點半就在地鐵裡擠得像罐頭沙丁魚一樣。為了生存,我們誰不是心不甘情不願,也得隨波逐流?剩女寂寞得絕望了,所以寧願失去自己。這樣的心情,很少人同情,罵她們向男權投降,十分容易。

Facebook 和 Twitter

Facebook 和 Twitter 興起後,Blog 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微型博客」──簡稱「微博」,包括 Tweets, Facebook Status 等開始大行其道。傳至國內,由於國內自己有個內聯網,結合山寨抄襲精神,各式「微博」風行起來。好些好此道的人,習慣了訊息短小,只求看起來好像很切中肯綮,直擊重點,然後實際上卻是語焉不詳,故作高深。當討論下去,這種風格簡直就變成是左閃右避,顧左右而言他。

微微變化中的緬甸

一年後的仰光,昂山的競選海報在鬧市懸掛,小販紛紛穿上她的人像汗衫。我再次造訪 NLD 總部,乘坐的是一輛貼滿 NLD 黨徽的出租車,司機願意把送到總部正門。NLD亦已成為合法政黨,昂山正馬不停蹄為四月一日的議會補選四出拉票。然而,緬甸得到民主、自由了嗎?

當整群人的飯碗都連繫於這些中國遊客身上,商場和餐廳敢向這些中國遊客說不嗎?「自由行」為香港經濟雖然帶來一定貢獻,但問題也逐漸浮現。長此下去,中國遊客只會為商場形象帶來「負資產」,加上香港地聲討「地產霸權」的呼聲此起彼落,商場將會逐漸不受香港人歡迎。而一旦中國遊客逛厭了這些商場,就會毫不留情的離去,加上香港人的厭惡情緒,令商場「變相預支」了未來的營業額。

在上位者,其文化必然強勢,被統治者,其文化必然弱勢,哪有甚麼相對可言?京是正,粵是偏,哪有甚麼平等可言?那些出身本土的社運人士,不加保護不止,更為統治者的文化入侵吶喊助威、拿出藝術先行的書法家在碑帖上書寫的異體字,來強辯公共場所的以簡代正,實在貽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