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回到秦朝?

以前在港英年代,我們即使沒有民主,筆者在八九十年代成長,至少不感覺到自己是被管治的一群,自從回歸中國以後,香港人普遍淪為被管階層了。英國在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時指出,香港可擁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和一國兩制的權利,但是在十五年後的今日就證明這份聲明全面失效了。英國是這份中英聯合聲明的締約國,竟然不發一言。聯合國是這份聲明的見證人,竟然視若無睹,香港人是不是被英國出賣了?

徐錦堯神父巨細無遺地公開交代他投票給梁振英的原因。也許是梁振英廿五年前的演講實在太精采,讓徐神父對於這人的良好印象,基本上凍結在廿五年前,以致他竟然想不起,這段期間,這人先譴責「六四」屠殺,後又呼籲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製造這場殺戮的決策者。容我最後向徐神父說一句︰「辛苦你忠於良知的一票;今後毋須代勞。」

嚴君的goodest logic,她把本地商業活動和個別政黨面向大陸的政治宣傳混為一談。這又可謂充份體現了左翼青年的風格:你說今天天氣很壞,他們最後還是會說到「打倒資本主義」,令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Agnes B cafe在非遊客區開業,而香港市民既以讀寫正體中文為主,店家又非白字黑紙表明「只招待大陸遊客」,它有甚麼理由只表簡體而不表正體呢?相反,個別政黨打正牌號向大陸宣揚「民主訊息」,其「目標群眾」是大陸人,用簡體字,當然順理成章。不少基督教組織也會在遊客區向「沒有宗教自由」的陸客派發簡體傳單宣教,多年來從來沒人覺得有問題。

塞維利亞的聖週(Semana Santa de Sevilla),是西班牙城市塞維利亞的隆重傳統節日。在復活節前的週四,塞維利亞各區的教堂都會發起巡遊,目的地至全球第三大教堂塞維利亞主教座堂(Catedral de Santa María de la Sede),很高興能在此迎接了復活節,能和他們一起普天同慶的日子,實在令人興奮!香港的復活節幾乎完全沒有節日氣氛,光是消費復活蛋和復活兔,這兒才真正能令人感受到復活節的真正意義。西班人雖然平常看起來都很悠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有需要時,還是會很認真的。

最離譜的不是樓價,而是新世界將「清水房」變成「代理站」,透過地產代理企圖禁止參觀示範單位的人於清水房拍照,無視政府對「一手樓銷售」的規管,更視市民的消費者權益如無物!政府若不嚴肅整頓這類「蠱惑招數」,地產商將以層出不窮的手法,避開政府對「一手樓銷售」的監管,法例將變成「無牙老虎」,市民權益亦無法得到保障!正所謂「有圖有真相」,發展商安排睡房作代理與買家的「會客室」,變相將參觀者拒諸門外,亦企圖以此方式作為「禁止拍攝」的合理理據,此舉實在有違「公平、公開、公正」的市場原則。政府既然有決心立法規管「一手樓銷售」,若不嚴厲打擊這類「蠱惑手段」、「走盞位」,向有關地產商作出嚴重處分,只會令市民覺得政府繼續「放生大地產商」,助長地產霸權。

正當領匯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0823.HK,簡稱「領匯」)大搞人文宣傳而被人挖苦調侃之時,原來候任特首梁振英所屬的戴德梁行曾經「促成領匯首項在港的商場物業收購」。戴德梁行在網頁明言:「DTZ戴德梁行香港投資部藉著在地產市場上的前瞻眼光,在本次交易中:擔任第三方投資代理、促成領匯首次於私人投資市場購入商場物業、肩負中介人的責任,協助買賣雙方解決多項議題及協助領匯達到上市公司進行買賣需符合的要求。

程翔新書《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已於本年二月底推出,本週六1908書社將誠邀讀者與程翔交流。時間日期:4月14日(周六)下午2時半 地點:尖沙咀北京道69號環球商業大廈2樓202室(查詢電話:23117188)無人願意受牢獄之苦。為了愛國,程翔先生受過。2005年4月22日,程翔因涉嫌間諜罪在中國廣州被捕,翌年8月31日被判監禁5年。2008年2月4日,程翔獲准假釋返抵香港。

當我們細閱宣傳字句,「風味地方菜」,沒有說明是新店的地方菜定老店的地方菜,只要加XX地方的名字就是地方菜;再者領匯內跟本沒有老店的生存空間。「拜訪經典老字號」,沒有騙大家:大家樂、麥當勞等食肆,在香港發展了二三十年,可以稱得上老字號了……歡迎拜訪。「細味領匯食肆幾代情」:直程反映飲食界酒樓業的歷史,隔幾年酒樓總會結業,再開新一間,往往新一間是同一集團只是改了姓換了名,真係父生子,子生孫一代代傳下去。今天在商場拍下尋味時光的橫額,「順德經典」是福苑集團旗下的,「叻沙味道」在黃大仙中心開業只有四個月,是叙福樓集團旗下的,另一間「意八」只知道在藍田有分店。

瞧!這個少女

女孩對我們說,她畢業之後會到城裡去工作。我問是甚麼工作?她並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一個月有二千塊人民幣,包吃住。究竟一個沒有技能、學歷的少女能怎麼掙得這些錢,是甚麼樣的工作,我們實在心照不宣。我斜眼望望她放在黑壓壓的灶旁的作業薄,想到其中一句最廣為流傳的屁話「知識改變命運」,知識才改變不了命運!又想想讀多少書都改變不了的香港樓價,望著她,想起你你我我,不禁感到一陣哭笑無能的荒謬感。

3.25 留影

我突然失笑 甚麼五十年不變 甚麼核心價值 甚麼港人治港一大埋甜言蜜語已變成萬世謊言 香港人心思精密但又善忘,香港人高瞻遠矚但又無法從歷史學習 染紅的不斷滲透,但大家又像還未如夢初醒

高登網絡紅人「勁野哥」云「負面宣傳都係宣傳」。領匯「往績彪炳」,多少昔日在房署商場的小店如今都關門大吉,領匯煞有介事要尋訪小店,實在令我不禁想起貓哭老鼠的典故。領匯持有絕大部份公屋商場、街市、停車場及熟食檔。自領匯接管該等公屋設施後,不僅租金上升,令原有小店結業然後大型連鎖店承租,管理層無所不用其極將領匯利潤最大化,漠視基層的舉措更時有所聞,實在罄竹難書,誇張程度係讀者隨手在Wisenews 或 Google 搜尋領匯,都有大量負面消息,小至商場設施損壞涉嫌令顧客受傷,大至月初被廣泛報導,大圍新翠商場麵包店租金五萬增至十二萬等等,至於領匯外判商減薪之類已經不是新聞了。

澳門巴士服務新模式

澳門新巴士公司維澳蓮運(REOLIAN)在三月初首個服務天就出現大量失誤。澳門的公共巴士服務合約,其實早在2008年已經完結,新的「道路集體客運公共服務批給合同」臨時合約去延續兩家巴士公司的專營權2年,而檢討得出來的結果,就是將現有路線分為五組,以「政府主導,市場營運」的方式重新的招標,向外公開招標。簡單地說,巴士服務經營者是澳門政府,但他不會出資買車及請員工,而是按路線里數,班次以及車型等因數向外判商「買服務」,而車資收入全歸政府,情況就有點像現時的倫敦運輸局(Transport for London)。

個人的自由和利益,合該為國家犧牲。這竟然是多年來我們所謂「民主派」的主流價值觀﹗這種以民主愛國之名,行集體至上的意識形態,究竟與國家社會主義(簡稱納粹)有甚麼分別?我們的所謂民主派在過去廿年,胼手胼腳、搞得焦頭爛額,卻是去為他人作嫁衣。現在他們自己夢想做中國的民主聖人不夠,還要你們七百萬人一起犧牲。

文化的傳播與發揚固然與經濟實力有一定關係,但最決定性的關鍵卻又不是經濟實力,經濟實力強大不保證文化品味的高尚,即如暴發戶的品味,有錢,但卻惡俗。大陸必須要學懂明白的,除了要在國外尊重其他不同的文化,習慣到外國看不到「崛起強大」的中國中文以外,還更應該明白,中國文化是一個文化群的集合,而大陸經過幾十年的蹂躪,保存的文化還遠不及香港和台灣,應尊重香港對於正體中文的堅持,即使這是在「一國」之中。強求大陸式的文化統一,是文化暴力。

這套經典的電腦遊戲是1996年由智冠科技開發,以金庸的武俠小說改編而成,可說是武俠類RPG的始祖。礙於當年技術有限,此款遊戲的畫面美感不足,既沒有華麗的招式畫面,亦沒有細膩的場景設定,卻有一種風摩萬千金庸迷的魅力。《金庸群俠傳》在當年是極受歡迎的,對遊戲發展亦很有影響力,其後同類型的遊戲有如雨後春筍,百花齊放,例如《武林群俠傳》和《金庸群俠傳Online》,成功開創了武俠遊戲潮流。後來,更有遊戲發燒友「半瓶神仙醋」自製加強版《金庸群俠傳》,足見遊戲的魅力所在。

複雜的理論無謂在短文詳述,一句到尾,所謂「左派」就是鼓勵以公共政策介入市場,所謂「右派」就是鼓勵維持市場自由。我當然認同自由,只是我很奇怪,明明左派並不認同完全自由,明明左派就應該努力不懈以公共政策調控市場失衡,為甚麼現在卻要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敗壞中華文化的自由?誠然,我絕對不能強逼他人認同中華文化,又但是,有些人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言論自由的立論,就是中華民族大一統,不應該否定中國人。除非,他們眼中的中國,就只是使用簡體字的中國,除非,他們眼中的中文字,就只是「法定」使用了數十年的簡體字。選民們,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