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其實我們自從第一次揚帆出海,就注定回不了家。家港已經被我們遠遠地扔在身後。在每一個漆黑無光的晚上,我們尋找著每一個暫時指引方向的燈搭。在船上,也許會有一個人跟你說著話,寬慰著你。但是當你每往窗外遠眺,依然只看見一片無垠的黑暗,像生命這個謎,那麼深遠。

地產霸權最恐怖之處,在於新樓「鬥高、鬥遮」,舊樓居民幾乎承受所有惡果。香港地「寸金尺土」,發展商要用盡可建樓宇面積,務求賺到盡,根本無意照顧鄰近民居的景觀和通風透光。值得反思的是,政府在進行城市規劃時,有否設立合適的高度限之餘,預留足夠的通風透光走廊予鄰近的物業,使鄰近民居環境不會因為新樓落成,而日漸變差。

爆谷.美女.新商場

港鐵將軍澳站全新商場「PopCorn」已經開業,樓上的「天晉」魅力沒法擋,這個商場又能否別樹一格呢?將軍澳始終不是旅遊熱門區,PopCorn能否成功,還看港鐵市務部能否抓緊香港人需求。當Agnès b. 餐廳簡體字餐牌風波落幕後,未來就是考驗港鐵,能否在不開辦大陸旅客購物團的情況下,仍能交出亮麗成績表的時候了。

為孩子投白票

文章解釋了為什麼作者會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中投白票/不投票。最終作者選擇了不投票。如果兩位均未能取得超過600張贊成票,選舉便會無效,需要重新提名並於5月6日重選;這就是所謂的「流選」。我想著想著,可否投白票,甚或不進場投票,把這場黑壓壓的選舉推倒重來,讓廉潔重新注入這個已污煙瘴氣的選舉?讓捲入醜聞的候選人,在再次參選前能真相大白?讓其他較清白、認受性更高的人可以參與選舉?讓候選人的政綱和治港理念而不是黑材料成為選舉的主角和市民大眾的焦點?答案是肯定的。

語言、文字與包容

筆者認為目前最好的做法是,「寫無拘印必正」。寫的時候,無所謂簡體或繁體,畢竟不同場合有不同需要,難以一概而論,但印刷時必須是繁體字(正體字),原因很簡單,這裡是香港,簡體字,終究是一種輔助角色。要不然就會如大陸一樣,出現「干爆鴨子」又或「聽說嫂嫂下面很好吃」一類的葷笑話。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普通話和簡化字在世界蔚然成風,所謂孔子學院如雨後春筍般開辦,也就教授普通話和簡體字。現時的中國是世界工廠,用的自是簡體字,外國人學就當然學最多人懂的那種。問題是簡體字(和普通話)是一種割裂與傳統中國文化的關係,外國人學的時候,學著一種「貪方便」的Simplified Chinese,老實說筆者覺得很唏噓。

利申:筆者是傑志球迷。香港老牌球會傑志曾與西班牙勁旅巴塞隆拿建立合作關係,又大舉起用西班牙教練和外援,以華麗細膩的地面傳球進攻,「港版巴塞」之名故不逕而走。拿只屬亞洲二線尾(已很抬舉)的香港足球與近年橫掃世界球壇的巴塞隆拿相比,固然略欠公允,但以波論波,間中現場觀看過去一年傑志的比賽,尤其日前於亞洲足協盃兩球淨勝來自越南的宋蘭義安後,其實傑志和巴塞隆拿的風格的確略有不同。

泛民仲賴中聯辦?

大部分泛民政客的思維路線,基本上與主流香港人脫節。香港人現時最關心的,除了生活外,就是「香港人」 – 這個有別於「中國人」的身份。「香港人」是否願意做「中國人」,甚至跟「中國人」同類?不妨多了解奶粉風暴、「雙非嬰兒」熱潮、D & G禁攝事件、Agnès b 餐廳簡體字餐牌風波中,在香港土生土長人士的反應吧。對利益掛帥的香港人而言,「民族感情」、「大一統」、「民主中國」等只是一些Who F_cking Cares的東西,清楚了吧?

曾文指:「提供簡體字,不等於否定繁體字。」這麼說,真的很好。明明是簡體字殺了正體字,明明是簡體字坐正,而正體字無立足之地,在曾志豪口中卻成了「提供簡體字」,一切細節,輕輕帶過。以後已婚男人包二奶被大婆發現,也可以辯道:「我包二奶,不等於否定我跟妳的夫妻之情。」小學雞向著老師爆粗,也有了道理:「我問候你祖宗十八代,不等於否定我對你的尊敬之情。」這樣的語句,套諸於萬事皆可,簡單來說,就是廢話。好比某君殺了人,然後說:「這不等於否定我對生命的尊重。」

據說,香港是國際都會,因此要好好培養英語能力,不少家庭(尤其是中產家庭)從小就極力讓孩子訓練英語,年紀輕輕就「astronaut, chimpanzee…越深越好呀」,家中對話也強行以英語進行,儘管他們自己的英文程度本來就蹩腳不堪。中文?認得日常生活用得上的漢字便行吧?在香港人眼中,溜嘴說了句「中式英文」(Chinglish)是奇恥大辱,反映自己英文未到家;相反,受英語句式影響而用上「歐化中文」(Westernized Chinese),最多只會有猶如「蝦碌」一場的自嘲。在香港人眼中,滿口再典雅的傳統中文,終歸仍是小雜耍而已,流利英語才是身份的象徵,一個地方如果越能「揚英棄中」,就越能突顯其高貴。一切都純粹是地產霸權害的?地產商也只因要營造港人心中的高尚格調,才著力「去中文化」吧。

「尖碼之聲」去年9月對政府第三次刊憲時在街站派發的單張其中兩頁,清楚闡述「交通博物館」的建議。香港有近六十輛古董巴士被保留下來,與其只擺放一輛在海邊「等生銹」,何不就運用這批有心人的熱誠,仿傚倫敦交通博物館在香港設立一個博物館,既能為這些古董巴士提供合適場地,又參考倫敦的經營情況取得經濟收益,更可以配合保留尖碼巴總、中環的海事博物館和大埔鐵路博物館,共同發揮一個整體的「交通運輸文化」旅遊項目。

從事廣告製作的朋友的經驗判斷,這類招牌製作根本無可能24小時之內搞掂。亦即係話,agnès b. Cafe 根本就係搏大霧,想先得測試香港人的底線,如果沒有如范國威這類「滋事份子」的話就可以「過咗海就神仙」。這些事件之所以會發生的問題根源,全因香港的旅遊業已被大陸遊客攻陷所導致,而大陸遊客的畸形旅遊心態 ── 有錢就是王道。要徹底解決這事情的做法,就是要奪回包括中國遊客的入境審批權,並撤底更換負責旅遊的政府部門和法定機構(包括TIC)的人選,使這個行業重新納入正軌。

Agnes b.在港人的抗議下徹換餐牌,本來是大企業從善如流、尊重本市的好事。但頭條新聞的主持曾志豪就十分不高興。事關范國威到場抗議,小豪子就在臉書抽水道:「唔該個位姓范既區議員唔好唯恐天下不亂,好多餐廳淨係寫英文,你唔去影佢相,話佢歧視香港人?點解人地加簡體字,招呼大陸人,你就話歧視﹖你係度帶頭歧視香港人唔識睇英文?聽講英文係香港法定語文黎架!」中國人的自尊心真像男人的老二,看起來十分雄斗斗,作腔作勢,但其實脆弱得很,去到另一個地方旅遊,連人家用英文餐牌,都要吵鬧一番,要全世界遷就他。你不遷就他呢,就說你歧視他。中國人真的好弱勢啊。但不要緊,因為好多愛國人士,像北風之流,會為他們叫屈:「你們香港人不用簡體中文,心理真是脆弱,簡直是『歧視』大陸同胞啊。」

正體字與簡體字,有正簡之辨,哪個是正統,涇渭分明。捍衛正體字,不是能否看得明的問題,更不是有否容人之量的問題;這不只是港人生活被人踩到上心口的問題,更是萬千年中華文化能否傳承的問題。正式向公眾展示的文書,就是公文公告,就具備教化功能。當有商人以市場機制為理由,在港人聚居的非遊客區商場,公然使用只有英文和簡體字的文書,這就是市場失衡;容讓市場失衡影響港人生活甚至敗壞文教,這就是政府公權失職。

昔日的喜帖街 

喜帖街外的小公園 無參天古木 卻有高樓直柱 它們只有片刻看見世界 很快 就會成為身後的高樓 深藏石屎之中 永遠不見天日 圍板 割開了休憩與勞動  喜帖街的屏風樓 卻劃破香港的今昔

小木偶與無面人

是咁的,話說小木偶阿爺見無咩細藝,接左單JOB幫人曬鹹魚,可是他搵黎搵去都搵唔到竹竿。阿爺忽然靈機一觸,叫小木偶學高官講野,咁個鼻就長到可以曬鹹魚啦~~而無面人好日都唔出聲,見到個木偶鼻長到咁,都忍唔住用唐唐把聲鬧左句「講大話」~~誰不知小木偶又蠢唔曬,又識駁wor…真係唔知咩世界~:o)

抗議將軍澳新開幕商場 PopCorn 內的 agnès b. cafe 只有英文及簡體字餐牌,歧視港人!香港消費者唔幫襯佢係最好嘅抗議方法,呼籲大家杯葛只用英文及簡體字的 agnes b. cafe!agnès b. 公司在今日(4月2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公開為將軍澳居民區商場的簡體字餐牌道歉,以下是該公司 facebook page 的道歉啟事:「就本公司CAFÉ 餐牌一事,本公司謹此聲明,我們絕對無意侮辱或歧視香港人;對於此事引起顧客及大眾的不便,本公司深感抱歉,並將盡快安排更換餐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