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最近有人發現Anges B的飲品店餐牌上流通百年的正體中文芳蹤杳然,只得英文和簡體中文,事情火速鬧上臉書,政黨磨掌擦掌打算出動的時候,Agnes b.的管理層看見D&G珠玉在前,手腳很快,立即發聲名道歉。溫雲超在Twitter說:「港人竟然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非刻意安排的简体字。」

本人謹對警務人員在2012年4月1日下午於香港干諾道西160號的相關行為,作出以下投訴:一、在場所有警員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七條 二、在場警員使用暴力 以上乃本人投訴之全部,煩請 貴中心按法定程序展開調查。

學校本應是有教無類的地方,現在都成了擇富選優的店坊。學校本應是多元學習的地方,現在都成了成績為重的考堂。學校本應是培養個性的地方,現在都成了製造樣板的工場。的確我們都很容易對香港的教育制度口誅筆伐,除此以外,身陷其中的學生,還是很需要各位去幫助他們。

這邊向同儕表示十分討厭某某教授,轉個頭來卻可以笑面迎之,通常是女生才做得到。的確,女人比男人「虛偽」——呀呀女權分子稍安無燥,因為妳們的許多女性同胞都會認同我的說法。所謂虛偽,是一個在群體裡生存的策略。

四月一日,是愚人節,也是文華東方酒店外「一年一度」的「花潮」。「哥哥」張國榮(Leslie Cheung)的風采,多年後仍教人難忘!

是報業,還是佈孽?

作為人,人應該有人格;作為傳媒機構,像徵社會第四權力,肩負著公眾知情權的重任,就不可以有一點報格嗎? 狗仔隊深 […]

大鳴大放

梁振英:「首先我十分重視香港嘅言論自由……700萬市民都有監督政府和行政長官的權利和職能。我多次講,我十分願意接受大家嘅提點、批評和監督。」(2012年3月27日香港電台節目《千禧年代》的訪問) 毛澤東:「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我們希望一切同我們共同奮鬥的人能夠勇敢地負起責任,克服困難,不要怕挫折,不要怕有人議論譏笑,也不要怕向我們共產黨人提批評建議……」(1957年3月6日中共中央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發表的演講)

之前有讀者來稿,稱梁振英的聲明未必能否定他黨員的身份。我要提出反對:其實梁振英的聲明有嚴肅認真的法律效力,倘若梁振英是中國共產黨成員,他須要承擔刑事法律責任!倘若梁振英真的有地下黨員這身份,他正處於非常危險的位置:只要八千萬中國共產黨黨員中,有人取得「黨的機密」然後到香港向法庭公開,梁振英就有刑責。

既然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無法定地位,梁振英聲明自己並非任何政黨成員,對他是否中國共產黨黨員完全無關:這是無關(irrelevant),並不一定是謊言。當然,我在前文提到,我並不關心他是否中國共產黨黨員,此文亦並非要否定他「並非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聲明。畢竟,為政之道,民信而立,香港人容許/或無有效方法阻止梁振英繼續做,他就可以做十年;是否黨員,口同鼻拗,反對派(或稱之為泛民?)以此,怎能與手握公權力的候任特首梁先生拼民望?

擁抱大地

一年前,院長決定,除了一貫經常_街擁抱大地外,也一試到農地耕作的滋味。是以,去年3月,開始幫襯香港有機生活發展基金(SEED)租用約一百呎的小小農地,體驗耕種。不經不覺,一年過去了;本來,還怕自己三分鐘熱度會中途放棄,所以只敢租半年;結果,居然是欲罷不能,還於半年期完結後租埋隔壁的那一行,愈種愈多,愈種愈興奮。開始了耕作,生活也不經覺開始了不少轉變。

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觀塘道 50號當年是皇家空軍總部,51號則是空軍宿舍。近日收到政府不再以低價租用啓德校園於視藝院的消息,而轉以市價公開招租。價錢相較以往高出十倍(每月二十九萬,原為二十六萬一年)。並於今年八月完約。多少同學第一次步入校園都會被她的樸實原始所震撼,那兒被綠色包圍,只有一條窄長的單程行車路貫穿校園,在繁雜的觀塘道一旁小山上,出奇地與世無爭。學院並獲得聯合國教科文亞太文物保護獎(2009),而期後一年,政府亦將校舍定為一級歷史建築。

我家的同志社區

從那離家出走的隔壁大叔、大我十歲的家教大哥、巷子口的小酷T,到對同志友善的大學新鮮人妹妹,加上我,小小短短的巷子儼然就是個同志社區,跨越了世代,像是在寫個小小隱幽不察的野史貼附在這個以異性戀家庭為單位的正史下。但終究不是個「同志社區」,同志、性少數的生活經驗還是得透過不能明說、眼皮底下巧遇,彼此互相試探、確認,然後只能在心底默默結盟。但知道這些訊息還是讓人振奮不已,嘿,其實同志真的活生生的存在於生活四周,可能是國小老師,可能是從小就認識的鄰居大叔,也可能是街上賣麵的阿姨。

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都更法」,何時開始關心開始瞭解都不嫌晚。在面對警察驅離的時候,不能攻擊警察,只能消極的不合作用身體抵抗,但同時間又不能讓警察太順利,以展現不合作的效益。這個時候,如果大家一同的在身上塗抹大量的潤滑液,警察完全無法抬或抓(或增加N倍的困難),要掰手自己就會滑掉。

作者從人口開始分析,計算基建房屋配套所需用地,亦質疑政府計算成本時忽略破壞生態、空置平地等社會成本,更不滿政府無意解決丁屋政策。

香港的量產學習?

今天看了一本書,叫作《不看後悔 學校霸權的真相》,內容講述現今香港出現的種種教育問題,我作為深受影響的一分子,閱後感受甚深。書內其中一篇文章的標題叫作《量產學習》,香港這種被扭曲的教育意義,的確值得我們深思。大概數年後,香港政府不需再以「求學,不是求分數。」作口號,取而代之的,是「求學?不!是求分數。」

四月一日(星期日)下午三時遮打行人專用區集合,遊行至中聯辦。民陣要求:1 中聯辦公開承諾,不再干預香港的本地事務;2 梁振英向全港市民公開承諾,落實普選,還港人平等的提名權、參選權、投票權和低門檻的選舉;3 特區政府承諾在未有雙普選前,不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展開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