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二零一二年的特首選舉首次出現「有競爭局面」,不是政治制度漸見開放的兆頭,而是中央勢力和地方豪強鬥爭的結果。對中央來說,權是不會放給你的。而你(地方)比他富有、比他先進,也是一個死罪。即使你的彊土被他吃得死死的,也不夠。他連你的靈魂都要管得牢牢的。

泛民想加入賣港行列?

3.25,請205位泛民還是不要入場,以保證你們的清白。這些正準備向票投梁營的選委,可能以為自己可以倖免,投向梁營就一定爭取到利益,幫咗共產黨會爭取到利益。當前中聯辦最需要的是你們的選票使梁振英當選而奪得香港的控制權,要是你的選票助他們達到目的之後,還會有甚麼價值?那些公職非不要讓你參與不可嗎?

我們對行政會議今早通過《機場2030規劃大綱》興建第三條跑道計劃表示強烈不滿。機管局卻搬弄公眾難明的航空知識,捏造「雙跑道上限僅達68班」的說法,並且把反對聲音選擇性地過濾,指僅集中於保護環境及保育海洋生態,然後建立「環保與發展是對立」的局面。我們對機管局誤導市民大眾,深感憤慨。我們要求特區政府公開及客觀地處理接續下去的審議工作,包括環境評估報告等,更是不容當局再次運用不正常行政手段,例如修改空氣指標以「移船就磡」等等,以使第三條跑道得以展開。我們同時要求立法會在日後審理有關計劃時做好把關工作。

本報純粹搜尋近期有關刑事毀壞案的法庭判決並羅列如下,無意評論任何案件。

作者倆與齋Sir等一行六人,參與三月十七日的「平等分享行動」。其中鄭先生突然發揮腦殘威力:「其實紙杯與紙紮品都是紙,不如我們去紙紮品店問問。」而容先生竟然在旅程中重拾久違了的愉悅。「平等分享行動」,不是義工活動,不是做善事,不是去幫人,也不是一般團體舉辦的派飯、送暖、社會關懷行活動,行動沒有「施」與「受」的身分,參與者只是走到社區,將自己擁有的物件、食物和時間和別人分享,是一個沒有階級、身分平等概念的分享行動。

樹仁無提供證據下指八宿生違規,疑用閉路電視監視宿生。有學生組織聯署及遊行抗議,同學擔心校方知道後會有後果,反應冷淡。遊行開始前,校方阻止學生使用大聲公,又召見發起學生達兩小時,遊行延遲進行。

梁振英的測量專業配合他的房屋願景,是他的最強武器。不過,梁振英對於「租務條例」卻隻字不提,就令人相當費解。

我們將3位特首候選人的政綱,依據不同政策範疇作出比較。本智庫期望藉着比較政綱,能夠為市民提供候選人之間的政策對比,有助於選舉日前的辯論、論壇及由公民社會發起的民間投票計劃中,作出分析及選擇。

看見唐英年在街上掛上「香港準媽咪,一人一床位,唐英年,講得出,做得到」的宣傳橫額,令人哭笑不得。本地孕婦生個小孩,要有床位,本來天公地道的權利,現在也成了要由政要剎有介事地保證的競選承諾。終於今天我們連孕婦的床位也要「維權」了。這個可怕的中國,你是愛不起的。

其實,他不敢說的還有不少,講完公屋,就當然講埋「舊區重建」啦。「12. 增加人手,全面勘查劏房、籠屋以及板間房等的居住情況,制定合適的安全和衛生標準,並提出長遠和全面解決相關問題的政策。」窮人住「劏房」,係因為無得揀又上唔到公屋,如今不增加公屋興建量,「劏房」再差都有大把人搶住租!

舊式社區除咗有樓俾遊客影相,還有著一種氣氛讓遊客感受。海洋公園的假古蹟會有嗎?好想問盛智文,JUST A BODY WITHOUT SPIRIT,這樣的假保育意義何在?說穿了只是仿傚迪士尼樂園入口的「美國小鎮大街」做個景出嚟 FOR PHOTO TAKING ONLY。亦即係話又係滿足大陸客「有圖為證我有本事去遊埠」嘅小農奴隸DNA。

今天要談的是「優化公屋」。梁振英的房屋政策,是否「魔鬼在細節」?筆者留給大家找答案。

雖然該廣告頁底有聲明「並非促成或阻礙任何一位選舉人當選」,但以我對廣告內容的理解,實在很難不令我對1號候選人梁振英心生反感。而以我本人有限能力所知,大部份報章全頁廣告價值十萬以上,故最保守估計,這次港大學生會可能動用接近100萬;如果報章提供折扣,這是否牽涉更多人或機構非法招致選舉開支,甚至報館向候選人作出餽贈,屬後話。如果此廣告的客觀效果,的確被理解為針對特定特首候選人,而又涉及資金,這是否構成選舉開支?這要交由 貴司調查及交由法庭裁決。

圓圓的土房子

劉德華舞草龍的廣告拍攝場地是一些圓圓的鄉下樓房。其實,那就是傳統的土樓。去看土樓,不能只一座一座的看,更不能只看幾座。因為當地人的生活和風土人情也是體現土樓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份。

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房屋算是主打之一。但大家知道,他有不敢說的「秘密」嗎?其中一項就是「增建公屋」了。梁振英的房屋政綱,細心睇,其實還有很多盲點。

地產霸權令人憤怒之處,除了推高租金,扯高物價,讓小商戶難以生存外,還有發展商旗下管理公司的「汁都撈埋」的賺盡行為。發展商計算預算管理費用時,會以業權份數/不可分割分數作為主要準則,而每呎(建築面積平方呎)計算的管理費,則是發展商計算每戶管理費後,再「翻譯」出來的數字,表面上讓小業主容易參考、比較,但遇上爭拗時發展商就能從這些位置上佔優,因此小業主要加以警覺管理費的計算方式,以免被「搵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