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舊式社區除咗有樓俾遊客影相,還有著一種氣氛讓遊客感受。海洋公園的假古蹟會有嗎?好想問盛智文,JUST A BODY WITHOUT SPIRIT,這樣的假保育意義何在?說穿了只是仿傚迪士尼樂園入口的「美國小鎮大街」做個景出嚟 FOR PHOTO TAKING ONLY。亦即係話又係滿足大陸客「有圖為證我有本事去遊埠」嘅小農奴隸DNA。

今天要談的是「優化公屋」。梁振英的房屋政策,是否「魔鬼在細節」?筆者留給大家找答案。

雖然該廣告頁底有聲明「並非促成或阻礙任何一位選舉人當選」,但以我對廣告內容的理解,實在很難不令我對1號候選人梁振英心生反感。而以我本人有限能力所知,大部份報章全頁廣告價值十萬以上,故最保守估計,這次港大學生會可能動用接近100萬;如果報章提供折扣,這是否牽涉更多人或機構非法招致選舉開支,甚至報館向候選人作出餽贈,屬後話。如果此廣告的客觀效果,的確被理解為針對特定特首候選人,而又涉及資金,這是否構成選舉開支?這要交由 貴司調查及交由法庭裁決。

圓圓的土房子

劉德華舞草龍的廣告拍攝場地是一些圓圓的鄉下樓房。其實,那就是傳統的土樓。去看土樓,不能只一座一座的看,更不能只看幾座。因為當地人的生活和風土人情也是體現土樓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份。

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房屋算是主打之一。但大家知道,他有不敢說的「秘密」嗎?其中一項就是「增建公屋」了。梁振英的房屋政綱,細心睇,其實還有很多盲點。

地產霸權令人憤怒之處,除了推高租金,扯高物價,讓小商戶難以生存外,還有發展商旗下管理公司的「汁都撈埋」的賺盡行為。發展商計算預算管理費用時,會以業權份數/不可分割分數作為主要準則,而每呎(建築面積平方呎)計算的管理費,則是發展商計算每戶管理費後,再「翻譯」出來的數字,表面上讓小業主容易參考、比較,但遇上爭拗時發展商就能從這些位置上佔優,因此小業主要加以警覺管理費的計算方式,以免被「搵笨」。

何俊仁貴為2號候選人卻被國內報章過濾名字未見 貴內閣耗用巨款全港登報、唐英年地底挖洞未見 貴內閣耗用巨款全港登報、曾蔭權涉嫌貪污未見貴內閣耗用巨款全港登報、梁振英涉嫌利益輸送未見 貴內閣耗用巨款全港登報,梁振英參與江湖飯局卻被 貴內閣如此看得起;前四者涉及公眾利益都未得 貴內閣垂青,敢問 貴內閣斥巨資發聲明的標準是甚麼?祝會務順利,官運亨通。道路安全議會提提你:「安全駕駛,請勿跟車太貼。」

電影,與所有藝術作品一樣,是作者與觀眾的心靈交流。香港有接近一百萬人每天與外傭一起生活。這正與電影《寫出友共鳴》(The Help)的背景非常相似。但本片在香港卻只在淡季上畫八星期,累積票房只有十六萬美金。到底是港人民智未長,抑或是本片脫離現實,我不討論了。

跳出學校的教育

跟朋友聊起佔領中環,有人評:「他們能做到甚麼?」我卻想起了佔領中環有自由學社這一回事。在這場沒有限期、沒有規則、沒有任何既定模式的實驗裏,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我們希望和你一起,共同討論什麼是free school,共同決定教學的內容、方式和時間,希望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步伐,學習醫學/針灸/推拿/詩/結他/煲湯/地理/太極/純數/物理/縫紉/建屋/UFO/星際政治學……

奴隸既然不能脫離體制生活,就請不要談推翻體制!這種說法是何等的橫蠻和偽善?他完全忽略了一個重點,就是資本主義制度對人的壓迫,其一就正正在於它使得人們無法脫離它生存,人們才需要出賣自己的勞力以換取工資!社會主義革命並非憑空的從體制外空降而來,而是由於資本主義體制內的矛盾愈演愈烈,結果勞苦大眾打碎舊體制有害的部分(如警隊、法庭),接管有益的部分(如科技、生產技術)。

長毛當家

今日香港面對小圈子選舉製造的亂局,但公民社會卻分裂得無從動員,或許是因為公民社會中最積極的一群,將抗爭的對象和要說服的群眾兩者混淆。

一個貨真價實的左翼份子,活在香港,是應該自殺的。一個故作矜持的港女,比一個明買明賣的妓女,更要令作嘔。如果我是一個左翼青年,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心安理得地生存。因為我們生活裡的每一個環節都存在剝削。我喝的那杯咖啡,沾了埃塞俄比亞農民的血汗。我用的iPhone,聚集了富士康工人的淚水、那十幾條飛墮而下的人命。我們衣、食、住、行的每一個細制,都是剝削的成果。我們要潔身自愛,就無法生存。如果我要逃離這個剝削圈,我就只有回到深山生活,餐風飲露才成。

九龍灣暫時有哪些地方會建高樓?從現時情況看,現時只有露天停車場有較大機會重建作寫字樓。不過,區內還有大量工廈,只要能夠統一業權,我們不能排除這些工廈會重建作寫字樓。

我要老廉查特首

我要老廉查特首

我與此信的聯署人都希望,既然李氏父子在海外生財有道,就最好不要再回來了。未能相送,一路走好。 港九各界歡送李氏父子籌備委員會 發起聯署

三名特首候選人,只有梁振英敢提出介入樓市方案,在崇拜自由市場的香港,令我不得不佩服。香港發展商起樓,已經赤裸裸地以大陸人為目標客戶,向大陸供應香港樓,至於港人,承唐英年早年提點,大家自求多福。樓價及住房租金極高之餘,申請公屋入息上限仍然偏低,導致出現斷層,即申請不到公屋,亦租不起私樓的人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