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土地正義聯盟(簡稱「土盟」),聯合十多個友好團體,將於星期日(二月十九日)發起遊行,由銅鑼灣東角道遊行至金鐘新政府總部,反對政府試驗中港自駕遊計劃。發起團體之一的「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亦發表譴責聲明,稱「現時愈演愈烈的中港矛盾,根本就是粵港政府多年來的黑箱規劃,令港人無從決定及捍衛自己生活空間及安全所致」,並「譴責政府出賣港人利益,不理港人死活,令我們的城市願景淪喪」,續稱「再不能忍受這個『零諮詢』的自駕遊計劃,犧牲港人的空間、環境、安全與自主」,故此要發起該遊行。

兩個歷史博物館

我到過的歷史博物館中,要數德國柏林的查理檢查哨博物館(Checkpoint Charlie)和南非約翰內斯堡的種族隔離博物館(Apartheid Museum)最精彩難忘。這兩個博物館建於不同的年代,記載的歷史也不一樣,但它們在不同的國度裡,卻是一樣的提醒著人們,不要重蹈歷史的覆轍。無論所設的是無形的牆還是有形的牆,都是愚笨而自私的。我們所追求的是一個和而不同,平等自由的世界。

私院收雙非孕婦應徵重稅

建議政府應該向私家醫院產科徵收重稅,每個產科病人盛惠$1,000,000,然後私院須提交病人或配偶,任何一方持有的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來申請退稅,一次過杜絕私院收雙非,同時把床位留給本地孕婦,甚至單非家庭亦即時受惠。向大資本家徵稅,我看不出違反任何左派底線;令市場更健康,更能服務大眾,我亦看不到有右派會公然反對;為社會問題提出具體解決政策,才會得民心,得民心才會得選票,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教師工會領袖及小學校長,面對雙非學童湧港,竟然連聲希望積極配合。那麼努力爭取經年的增加師生比例,幾時再會被提上議程呢?究竟香港教育界領袖是為誰而戰的呢?

正視雙非豈是種族主義

解決雙非問題不是種族主義。倘若我們都認同,受壓逼者叫喊呼冤是天經地義,那麼被干擾生活的人,向他們誤以為壓逼者的大陸人呼喊一句「蝗蟲」又有多不義呢?面對在香港醫療產業化、大陸熱錢炒高物價樓價、及中共政府向香港出口社會問題,當中受害的香港人,大愛無私的左派知青和青年導師是否亦應該都體諒他們的憂心和憤慨,包容他們的意氣用字,而非動輒「傷心」、「心痛」甚至啟動「反納粹」作戰模式呢?

中國大陸富強了嗎?筆者沒有定論。中國大陸時常說:「超英趕美」、「GDP超越日本,位列世界第二」,但有多少人知道,改革開放已三十多年的今天,仍然只有「少數人富起來」呢?若以人均GDP計算,大部分地方的經濟實力跟非洲、中亞、東歐等三流小國分別不大,反映改革開放的成效未必如大家所想般驕人。

社會民主連線明天(二月九日)下午一時舉行汽車遊行,反對政府有意在三月試行粵港自駕遊計劃。社民連立法會新界東民選議員梁國雄、前主席陶君行、曾健成、吳文遠等將會出席,預料最少有7輛車參與。

何文田兩幅前公屋用地,已經悄悄地列入勾地表數個月了!兩幅地皮均有部分地方,是圍上「香港房屋委員會」的圍板,是未拆,還是想欺騙當區居民?為何政府常說公屋珍貴,但這兩幅前公屋地卻用作興建私人樓宇用途?背後跟審計署2008年的報告有無關連?

本報收到網民報料,有人在Youtube發放一段舊曲新詞作品,反對有政黨提倡人大釋法解決雙非問題。歌詞描述雙非及自由行引發社會問題,但釋法會破壞一國兩制,絕不應該進行,而醫管局靠雙非孕婦帶來大量收入,在肥上瘦下的管治下,前線員工「就做到隻狗」。

幾多名人離婚,何解葉雅媛離婚是A1頭條?蘋果或者看到,事件背後隱含的訊息卻未宣之於紙;蘋果大可直言,港人和大陸人一樣,憎惡那些在事業和感情上都不顧別人死活爭到底的貪欲,既要享受文明法治又要保有特權的態度。近日的所謂中港矛盾癥結,其實是這個。

香港奉行市場經濟,一切有價,校名亦逃不過。香港中國婦女會中學建校三十三年,「善長」梁黃文璿豪花一千萬捐款,希望冠名學校,有校友質疑此乃以錢「買起」校名。本網記者深入一月十四日舉行的舊生會諮詢論壇,並作發言紀要;讀者亦可回顧梁太「罄竹難書的良心事蹟」。

假若停車掣曾啟動的話,必需確認軌道上沒有外物,且不涉及危險狀況,方可重設,以策安全。單看這兩段影片,乘客啟動了它的可能性是0。事件告一段落,需提醒的是:車站入閘後,及車箱內確實嚴禁吸煙或飲食。阻門乘客,確有做錯;但犯法乘客,事實勝於雄辯,「養不教,父之過」,為人長輩父母者,都以身作則,為跟他們一行的小女孩著想…

九龍灣只能做商業區?

政府下月展開推動九龍東發展計劃,筆者質疑:(一)為何政府捨平價地面電車而興建高價且高架單軌?(二)為何要將九龍灣改為商業區?

《不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網上短片,四日內累積觀看人次已經超過65,000。製作人訴說感想。讀者亦可在此重溫改片。

梁國雄在上周三立法會的發言被斷章取義然後大肆批評,現整理發言紀錄,亦歡迎公眾到立法會網頁比對現場錄像錄音。

遊台灣巧遇年輕篆刻師

工藝,在物質文明充裕,科技一日千里的二十一世紀,卻是退步的東西。而在世上某些角落,我們還是有機會遇到願意委身傳統工藝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