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這場最關鍵的榜首大戰,曼聯全場沒有半個像話的攻勢之下一球完敗,罪不在防守角球時走甩對手的史摩寧,亦不在任由對方將角球吊到小禁區內而未有出迎沒收的迪基亞,要為敗仗(以至本來大好的奪標形勢徹底逆轉)負上最大責任的,正正是賽前部署失當,調兵遣將遲緩的費格遜。

六四紀念館

六四紀念館正好為慢慢淡忘這斷歷史的人,回憶起那年的事件。也可令年青人知道中國有這一件事情發生。回想當年也在風雨中在維園跟著遊行,對整件事情也不什了解,只是覺得沒有理由要用槍火清場。六四燭光晚會差不多年年也會出席……只是沒有一次安靜坐在草地。總是拍攝燭光晚會的情況。這樣就二十三年了……希望香港這一點燭光能照亮這一段歷史。直至平反。

自從零七年那張充滿歌德氣質的《Eat Me Drink Me》以後,Marilyn Manson已一頭栽進個人發展的路上。樂隊的合作總是很難長期維持的。(Radiohead之類肯定是個別例子)近年的Marilyn Manson甚至不再像一個樂隊,而是一個個人作業。Marilyn Manson這個人擁有那麼優秀的藝術文化觸覺,再兼主唱大位,個人色彩一發不可收拾,是順理成章的事。隨著樂隊的成員來來去去,廿年的歲月過去,Marilyn Manson也不得不卸下撒旦代言人的綽頭異裝。

夜闖西班牙四月春會!

四月春會,與復活節聖週一樣,都是西班牙南部城市塞維利亞的重要節日,源於十九世紀中當地商人和農人慶祝豐收而載歌載舞,其後就每年舉辦。置身其中,旅客一定可以感受到西班牙人的熱情。

「你地當初測試係點過嫁?你地點俾架車我載客呀?我地已多次經反映左咁係不能接受!你可否話俾我地聽,仲有咩要維修?我想問下你地合約寫嘅可靠度,你地做得到未呀?你地試乜野嫁?點解架車你話可以載客嘅?」上述倫敦地鐵 2009Stock 嘅製造商,係知名嘅Bombardier(龐巴迪),同港鐵「中國製列車」嘅製造商 - 長春客車,有合作關係。英國人見貨不對辦,識要求對方改善;點解英國人離開後嘅香港,見到中國生產商嘅產品違約,卻只識對外稱:「新列車運作大致暢順」呢?

上篇文章談到長洲太平清醮變了質的文化,這一篇就是談及被商業化的文化。事實上,上岸過後,見得最多的除了是人,就是「平安包」的標記。長洲存在可以吃的平安包當然是平常不過,但平安包造型的商品,似乎出現得過分濫。而飄色巡遊更為礙眼,據我所知,是次飄色巡遊有兩個商業機構的贊助,包括藍味啤酒及壽桃牌。贊助本來可以令到巡遊更盛大,更能把太平清醮這個傳統文化延續下去,但筆者看見的實在太過分:竟然可以有兩隊巡遊隊伍的人全部身穿印上品牌口號及商標的T恤,飄色車亦印上品牌口號,這些好明顯與傳統的文化格格不入,十分礙眼。

港人排紅恐共責任誰屬?

當有人走出來表示擔心中共干政,掌握公權力的人,不但無耐心地向公眾解釋,反而香港工會聯合會大員鄭耀棠立即出來稱中共介入是善意,平日尚算中國良心的《亞洲週刊》恥笑香港人像中世紀歐洲一樣獵巫,這才是侮辱香港人。該陳冉並非香港永久居民,無資格做港人公帑供養的公務員,這是寫在公務員入職要求的,梁振英要破例,OK,他是客,主卻是香港人!是他要向公眾解釋清楚陳氏有何獨特,獨特到全香港都找不到合適人選,然後制度上由公務員事務局,政治上與論上則由香港人決定是否接納陳氏入職。

永久包修的遮

劉舒媛每到夏天都會把那柄破縮骨遮放進手袋。她不怕太陽曬。她期待每一場夏天的雨。那柄遮紅底白花,對嬌小的她來說有點大,手柄末端有個商標,寫著「梁蘇記」。劉舒媛盡管喜歡這柄遮,也因為它的款式感到尷尬,老土的花朵教她腼腆的笑。遮用了很久,男友送的。八條遮骨,其中一條骨的遮布己經掀起了,露出來的遮骨不太好看,但結構完整。劉舒媛沒有把遮拿去修,也沒有把它弄丢。

如果這就叫麥卡錫主義

中聯辦前官員黃春平漂白後,隱瞞自己背景選上觀塘區議員,土共民建聯說英雄莫問出處。共青團陳冉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候任特首辦硬要找她做項目主任,《亞洲週刊》說香港人是「獵巫」、「麥卡錫主義」,還找來看似自由派的溫雲超(北風)替他們背書。土共鄭耀棠接受訪問時說「香港人要調整心態,不要抗拒中央善意介入。如果香港出現麥卡錫主義,我只能說出現得太遲、太輕、太少。

新民主同盟發起遊行,反對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約500人參加。出席的團體包括公共專業聯盟、公民黨、人民力量、民協、鍵盤戰線、環保觸覺、基督路小教會、中大學生會屬會動漫畫研究社、社民連等,還教育界人士和 Cosplayers的參與。

美加行之二三事

春光明媚的四月,我到了美加公幹。當我每次看到中國口口聲聲開口埋口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國帝國主義軍工複合體的繁華與文明,再回頭想想香港在大陸關照之下不斷沉淪,禮失而求諸野,是多麼令人沮喪的事。

太平清醮中變質的文化

連麥當勞都為了迎合當地人在太平清醮的文化,將所有肉食和奶類產品停售,換來的是「脆香素菇包」;但長洲市政大廈旁的茶餐廳卻無提供齋菜,隨後我在島上看見好幾間商鋪售賣平安包,餡料卻是奶黃。齋戒,其實本身是太平清醮的一部份。長洲太平清醮本身是,因為長洲有瘟疫,而舉辦醮會,齋戒三天以對神明表示尊敬。遊人來的目的是為了體驗長洲這種特色的文化,何必為了遷就遊人,而不讓遊人體驗,更破壞自己的文化?

中共終承認干預香港內政

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接受專訪,他表示香港人要調整心態,不要抗拒中央善意介入;又提及唐英年落敗的原因。鄭耀棠如此說,即係承認中共承認要插手干預香港內政。那麼基本法22條和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二和三款還有效嗎?

惡法一立,治不了「刁民」,出了一兩個不合理的案例,不執法則政府威信掃地,「刁民」更加有峙無恐;惡法橫行則民怨益深,自由經濟亦盪然無存。有人創作了所謂港女十式,側面s 型扭腰等等的拍照pose,第一個這樣拍的人可以聲稱其版權,咁以後靚模寫真如何創作,有誰告訴我們,邊個做型有版權,邊個無?名人名星婚紗照,大小婚紗公司、私人影師,取同景、同pose、同構圖,有沒有付原創者一毛版稅,有沒有認真去取得授權,没有的話,如此二次創作以謀利,要不要拉人封艇?Model同結婚之類的相簿算不算侵權物?

德國之聲新聞指出,美國情報機構指現在阿爾蓋達再沒有能力再次進行如911的恐佈襲擊,其能力大大減低。過往阿拉伯國家都存在宗教合一主義下的政治制度,但是阿拉伯之春卻有所改變,當然這次茉莉花革命並不是對宗教進行清洗,而是針對極端及專制政權瓦解,這樣一來一些原教旨主義人士便再沒有理由或者誘惑去蒙騙去打擊對手,因為當在一個自由主義社會下,人民便有自身的選擇時,其實都是傾向和平而活,並不可能是以好戰為本,這是人之常情和大部份人的心境。

其實我都很明白為甚麼道長收火,變得更愛戲謔。因為一個人的眼光「闊」了,就自然不會那麼關心個別的地方。道長在中國大陸和台灣都那麼吃得開。香港這個小地方,多一兩個黨員,沒甚麼大不了嘛。十三億的文字市場,真是人人見著都要流口水的。在金山面前,又何苦為你們少少的七百萬人說句公道話呢。怪不得之前雙非風暴的時候,只有單純可愛的左翼青年跑出來維護同胞,卻沒看見道長說些甚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