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樓盤位處車公廟站的「溱岸8號(The Riverpark)」,官方網站內的動畫中,畫家對樓盤的感覺,竟然與紐約和倫敦掛勾,令人嘆為觀止。讀者可看看城門河實景,與紐約哈森河及倫敦泰晤士河比較,然後自行判斷。

作為五毛,提供一個最簡單去描述和直接地抹黑陳光誠「貪生怕死」。呢句仲唔夠毒?假如你不是人的話,以上這四字是可以拿去用,歡迎轉載,二次元創作任用。陳光誠多年來的維權活動,由一個自學法律的維權者,為失明人士爭取權益,在一個專制社會上的堅持,深知這條路難行,但繼續走,明知在這種制度下必被打壓兼有性命危險,但仍然去做。他只是為人民爭取應得的權利,卻換來軟禁、牢囚、精神和肉體上的虐待,這是什麼的社會?什麼的國家?

梁振英未登大位,就預先張揚要拉共青團的陳冉入局幫手。令港人難堪的是,這位廿七歲姑娘既非香港永久居民,又不會說廣東話,父親又是大陸的官員。這樣的人物要進特首辦工作,真是充滿象徵意義。在質疑聲中,也有自命清醒的人。例如之前提過的北風溫雲超,馬上就搖頭晃腦地說:很多人都進過共青團,不是那麼大不了的事情呀。

我並不喜歡《黃金花大酒店》拿印度來開玩笑,雖然無傷大雅,但被嘲諷衛生環境差及貧窮,印度人看在眼裡,總會有些不好受。假若撇開印度元素,這部電影骨子裡是非常傷感的,名符其實是 “No Country for Old Men”,老年時,相約在他方,在異鄉上他們人生最後的一課,Evelyn說:「面臨人生波浪,對抗會令自己沉沒,隨波逐流,反而可能去到另一端。」

話劇《十二怒漢》

劇場空間在香港第四度演出《十二怒漢》,全劇只有一組佈景、十三位差不多造型的壯漢。Reginald Rose寫的劇本由導演張可堅翻譯作廣東話。故事說在美國紐約,一名少年被控一級謀殺(罪成要判死刑),十二位公民組成陪審團商議,「一名人士已經被殺,另一名人士的生死視乎各位如何裁決」。

筆者打算集中討論的是交通博物館可以帶出的意義價值和作用。香港之所以能夠從一條小漁村變成一個國際級都會,城市規劃是必須而交通服務是其中一個重要環節,提供服務的車輛就是當中的見證,所以保留古董巴士的意義價值是相當之高。博物館也就同時成為一個場所,給這些保留下來的車輛存放空間,最起碼再不用目前般在新界荒山野嶺受盡風吹雨打。

最近,Samsung請了一批「示威者」在悉尼的蘋果商店外舉牌示威,大喊Wake up(覺醒吧!),諷刺蘋果的用家都是盲目的ifanboy。Samsung還搞了一個叫Wake Up Australia的網站,想是為自己例牌「狙擊」蘋果的新旗艦造勢。然而,這樣的宣傳手法,馬上就令外國網民為之側目。

燦書紀年 - 蔭權七年初夏

蔭權末年,上病,不視事。朝綱敗壞,群醜亂舞。涼國公挾天朝宗人府之助,盡滅群雄,得上立為後嗣,改震鷹元年。民咸稱善。昔涼國公未為嗣時,已深恨反涼義士。任軍機處時,常作大言,未有尺寸之功,徒貪口舌之便。廢帝年間,兵部尚書欲推大誥廿三,民怨沸騰,倘有差池,民必暴矣。涼國公於軍機處嘗言:「無傷也,彼有暴民,我有良將,朝野軍士食君之祿,用在此時也。」其人大約如此。

《Young Adult》// 最好的我

近來坊間熱烈談論一個關於中年女性裝備自己,尋找「男朋友」的真人show節目,用上了「盛女」一詞作劇名,但明顯地是玩「剩女」的同音字。「剩女」指是已屆,或已過適婚年齡,仍然單身的女性,意帶剝削。我沒有興趣討論那部電視劇,反而想起了一部關於中年女性的電影《Young Adult》,曾經安排在本地上映,連中文片名都改好,叫《中女翻叮日記》,但臨時又抽起不公映了,我惟有找DVD來看。

你話,二次創作幾咁厲害!一首粵曲,一變可變 cha cha 福音歌,再變可變「屎」歌。你完全認不到原曲!再來,聽下原來《屎撈人》又可以 crossover 另一首歌變 ROCK 版架喎!早在上世紀中葉,新馬仔已經「惡搞」過呢首歌,而且加左一段。呢D就係香港地道的二次創作。

事實上,各式藝術中,「二次創作」可謂比比皆是。音樂上,採用某些樂曲素材作主題,變奏、重複、移調,重新編排成為新樂曲可謂十分普遍。以笛子為例,最著名的「二次創作」例子當屬鷓鴣飛。關銘依據信天游樂曲作的二胡叙事曲「蘭花花叙事曲」,後來又改編成笛子的版本。「梅花三弄」本來是晉代笛子名曲,後來笛譜失傳,獨古琴移植譜傳世,後世又根據古琴譜反向移植回笛子上。「山村迎親人」引用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樂句主題。

自主權移交以來,政府多番對政見不同的網民取態迴異,難免讓網民對政府執法的公正性存疑,網民要求「不要一把隨時跌下來的刀!要清楚的條文指引!」的訴求,實屬合理。若政府想以理服眾,就必須清楚列出豁免納入刑事化的範圍,而非創作前要「估估下」,都唔知自己有冇違例。霸王硬上弓,只會引來更大反彈!

本月初,菲律賓在南海黃岩島附近的巡邏艦企圖扣押十二艘中國漁船,然而兩艘中國海監船趕到阻止,兩國對峙,演變成北京和馬尼拉的外交事件。中國國內,官方和民間的反應迴然不同。花生憤青固然磨拳擦掌,翻起一陣「向菲律賓亮劍」的民族主義呼聲。而北京則多次表示希望透過外交途徑解決事件,向菲方發出「不要將其他國家拉下水來」的訊息。

《今天應該很高興》

我們的上一代、或再上一代移民香港的心態是:「尋一個更適合生存的地方」。他們否定中國的一切,全心全意在香港這寸土之地打拼。反之,現在的新移民對於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自豪,他們的視野有限,卻目空一切。試問,有這樣心態的人,怎麼會與你一起攜手共創美好明天?有這種心態其實也不難理解,早期移民外國的港人也是存有這種心態。君可見某某去了英、美、澳、加的,最後都紛紛回流。說穿了大家還都不是懷有著這種輸打贏要的賭徒心態麼?不約而同的是,他們一定也受到過當地的人的白眼。

「山寨」,在國內發展,可能還可以,但是長期發展,卻並不長久。騰訊近期的確有走出去的概念以及實際行動。其中一款手機app名為WeChat相信會是該公司的一個試驗能否以自身技術打破過往中國公司走出去都未能全功的咒語,在硬件上成功的有華為,但軟件和服務上暫時未見有成功的個案,至少在國際市場上屬響亮名字,騰訊是否成為第一個?

西貢鹽田梓.維桑與梓

正如很多漂亮的歷史故事一樣,傳教士千里來華,一個偶爾的相遇,村的歷史轉了彎、變了調。種了果,亦都結了果,鹽田梓的陳氏家族中,先後有人成為神職人員。從西貢一個小島村莊出發,默默為香港人祈禱,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陳志明,就是該村第七代的原村民。聞說鹽田梓村的名稱由來,是最初陳氏祖先,從當時寶安縣鹽田村,遷至該小島時,給予命名。「維桑與梓,必恭敬止」,桑梓為古人喜歡在園裡種植的樹木,代表家鄉,所以「鹽田梓」,有不忘家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