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網23」近了,教會應當悔改。為了讓教會「在凡事上都作眾人的榜樣」,在下撰短文一篇,苦口婆心勸眾教會要作鹽作光,做好見證,不要犯法。

筆者是Muffël Store 的熟客,促使今次想訪問她的,除了是這個座落於工廠區的舒適店面,還有她那與眾不同的做生意態度。猶記得Muffël Store 初開業時,筆者於她的網上留了一條圍巾;當時她開價一百。後來上到去欲取貨時,她主動說了一句:我剛發現葵涌廣場賣$80,我平俾你。沒有如某大超市般聲大多於實際地大肆宣揚其「最底價」,卻切切實實地做了。

政府,您在幹什麼?

筆者認識好些年青人,他們對社會人生都滿腹苦水,他們結不起婚、買不起房子、養不起孩子。所以香港的年青人都安分守己,住劏房、不結婚、不生小孩。但是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雙非孩童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將會在香港霸佔學位。筆者相信教育界是會歡迎的,因為有好些學校抵不住低入學率而死在起跑線上。請別忘記,雙非孩童的九年免費教育,是由一群買不起房子、結不起婚、不敢生小孩的年輕人有份納稅的一項大眾福利,試問這樣子對紮根在香港的年輕人公道嗎?

作者按:二次創作好巴閉咩?我要來個三次創作+Cross Over!!!

誠邀各位本週日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三點,灣仔修頓球埸集合,參加社會民主連線主辦「勞動創造一切-爭取勞工權益」,遊行至政府總部。

二次創作是現代用字, 然不代表傳統沒有這種行為。相反,若單論中國的文化傳承,已可見這種二次創作行為,並非剽竊,更是確立我國文化的重要來源。

民間人權陣線將於5月6日下午4時舉行「警權無限大遊行」,由中環舊立法會側(近皇后像廣場)出發,遊行至中聯辦,並於中聯辦門外集會,抗議警方打壓中聯辦外的示威。回歸以來,香港人一直堅持「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集會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為我們珍而重之、堅決捍衛的核心價值,更將此視為「一國兩制」的重要象徵。然而,這些重要價值卻無法在中聯辦門外實踐。

星期六沒甚麼事做,塞維利亞(Sevilla)的巡遊也看得差不多,就出發往附近的城鎮卡莫納(Carmona)走走。這裡有羅馬人墳墓遺址、山洞餐廳,更有明媚風光,我們剛巧亦碰到復活節巡遊!

香港人愛吃飯

2003年沙士一役,就引入了CEPA和自由行,令香港經濟起死回生!2004年出售五隧一橋!2005年又因為要搞好經濟,成立領匯,從房委會把商舖都分拆出售圖利!這些董建華豐盛年代為今天香港人仍有兩餐糊口,立下汗馬功勞!當年各位有遠見通過這些議案的議員,政黨和行政會議成員,都飛黃騰達,不是仍然屹立在立法會會堂之內,就是新任特首,升官發財!

九七之後,前線警員淪為權貴的家丁護院,只是整幅圖畫的一小部份。我們要詰問的是:為甚麼港英政府竟然比「港人治港」的特區政府還要重視民意,而中國人指派的新政府卻比港英更像一個殘暴的殖民主子?其實一切都因為「民族」這個因素。香港昨天的風流,今日的折墮,秘密盡在「民族」二字之中。

北韓政府昨日宣佈將對南韓進行「特別行動」,摧毀南韓李明博政權並將南韓變成焦土,原因是李明博政權不斷攻擊領導人金正恩。不少認為此舉是為金正恩鞏固其於軍黨中的地位和轉移發射衞星失敗所致的尷尬場面。但筆者認為北韓這次「出口術」試圖影響年底南韓總統選舉。

新中國文學的二次創作

昨日一位議員因「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害」招致超乎輕微之責難,網友謂之偷天換日,為虎作倀也。小弟魯鈍,學了法律兩年,憲法和行政法都是剛剛讀完,自然不知此「超」為何物。其實「二次創作」本身亦含糊其辭,到底是「疑似創作」,抑是「異此創作」,任君詮釋。新中國「文人」似乎都好此道,但是我不敢妄斷他們是否二次創作,忝列數例,請益諸君。

《無光歲月》(In Darkness) 很感人,它發生在戰亂年代,在亂世中,更容易暴露人性的醜惡,及彰顯人性光輝。故事主人翁是負責清理下水道的波蘭渠務工人蘇赫 (Robert Wieckiewicz),起初基於金錢利益,收容了一批避難的猶太人,他對猶太人一直存在偏見,認為他們自私,貪小便宜,但當戰爭令人沃夫市愈來愈扭曲時,蘇赫經歷了人生最迷惑的時刻,激發了他的側隱之心,冒極大的風險,繼續保護這群在下水道的猶太人。

雷曼爆煲前幾個月,原來其公司會計師Ernst &Young已知雷曼利用會計工程 “repo105” ,掩蓋其真實槓桿,令投資者以為其財務在次按風暴下仍然穩健。到現時為止,美國証監仍無起訴任何人。

共青團此等粉紅人士入特首辦,不是重點,重點是公務員聘用「外勞」的先例。日後,我們必須處處留神,新政府有否隨便編造藉口聘用「外勞」,這才是堅拒中共參與香港內部事務,守好一國兩制的重點。的確,梁振英好可能解話成功,畢竟過渡時期,跟開就是跟開,的確係無人可取代;甚至七月進駐特首辦,近身心戰室成員,是幕僚是心腹,亦是他人無可取代。

究竟由誰人定義「經濟捐失」的標準呢?「二次創作」又由誰定義?說到底,還不是政府?那麼吳宇森改編「三國演義」,政府要不要代羅貫中告他?賦權於政府,萬惡以此為甚!在一個二次創作盛行的年代(尤其是多以針對建制為甚),我們為甚麼要讓政府的行政權力大到這個地步?政府還說,立法之後,會作第二階段的修訂,「研究」豁免二次創作。﹗那就好像男人對女人說:「你俾我先食左你隻豬,然後我先考慮同唔同你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