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相片數量不多 如蒙惠賜請電郵[email protected]

后稷與電母

后稷種票,丫唔係,係種米種到悶悶地,想上facebook玩FarmVille種野順便種票,sor,係投票,但竟然上唔到網,懷疑電母多手弄壞了電腦和手機,一怒之下找電母對質。

向社總選委致敬

3.25,社總選委全體不進場。我呼籲其餘「泛民」選委向社總學習。

知識分子到現在仍力陳梁振英主政之害,用意雖好,但畢竟是不了解一個道理:你怎麼能叫醒一個裝睡的人呢?在那些販夫走卒的心裡,何嘗又完全相信梁振英呢?然而他們太累了,他們只想找些東西相信。就像買六合彩一樣,買個希望,心裡有片刻的安穩。

香港2012

窗外河邊烏雲密佈,暗示香港局勢危機,一觸即發。無論牌局的勝出者是誰,輸的只是香港人。

我和我的《二字頭》

我都未聽過「投共」投得咁窩囊。「二字頭」,曾經是高登討論區的黑詞彙:一提「二字頭」,竟然想起《二字頭》這本雜誌,「配合中共的愚民治港政策」、是「參與青協在香港的統戰工作」、「借高登上位」云云。被評為「投共」的總編輯林先生,網名「藍夢羽」,「投共」的代價是,一年來為承擔《二字頭》開支的累積負債已經接近港幣十萬。

我們將會對目前所有被打壓的抗爭者,作口頭上、書面上、行動上的聲援。縱使我們的聲音微弱,但當務之急,是被打壓者能得到各種心靈上以至物質上的支持。勞苦大眾的權利,並非由法律賦予,並非由統治階級賜與,而是源自團結一致,以及艱苦的鬥爭的。各位被打壓、被檢控、被定罪的行動者,各位愛護自由、平等、正義的青年,各位願意為勞苦大眾解放而努力的人們,讓我們在愈見猖狂的鎮壓面前,互相支援、站穩陣腳!反抗不公義無罪!

沒有人是孤島,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是為你我而敲。司法界常言道:不單要伸張公義,還必須在眾人面前得到伸張(not only must Justice be done;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那而當下香港,強推惡法、蔑視民意、助紂為虐的狗官林瑞麟,升官發財,官拜政務司長;特首曾蔭權敗壞公務員廉潔傳統,仍可好官我自為之;爭取公義卻要受罰 ── 試問公理何在?

本會主席梁國雄及其餘四位參與去年九月一日替補機制論壇假諮詢會的示威者黃洋達、容偉棠、鄧建華、陳倩瑩,分別在今日被判兩個月至三星期的刑期。本會需提醒公眾,政府近年不斷重手檢控示威者,去年因遊行集會被捕的人數,是六七暴動以來最多,公安惡法亦被多番利用作政治檢控。再觀乎警方在去年李克強訪港大、黑影論,以及上星期在港台特首候選人論壇上限制記者採訪,本港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集會自由已經受嚴重威脅。在不民主的政制下,這些自由是香港社會僅存的表達意見及監察政府的渠道,港人必須警惕。

政治檢控…

繼筆者之前提及過的圖則和管理費兩大議題後,水果報紙又爆單大野出黎:蠱惑位,就在售樓書右下角的一堆細字:「11. 根據買賣合約,上述之面積均以平方米列明。上述所列之面積則以1平方=10.764平方呎換算並以四捨五入至整數平方呎。」換言之,計算差距的1平方呎點得來,大家應該心中有數了吧。

我們希望能發起全港大專院校集會,於特首選舉投票日前一晚(即三月二十四晚)假座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對面的法院門外空地舉行晚會,通宵紮營,抗議小圈子選舉,並呼籲選委拒絕進場,杯葛是次選舉。我們希望透過是次行動,將社會近來聚焦的方向,由候選人的醜聞轉移回到問題的根本:制度的不公和小圈子選舉的不平等,從而喚起民眾的醒覺,理解到自己的公民權利被剝削,從而走上繼續爭取民主自由的道路。

是次行動由學聯發起,並與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幹事會、香港恒生管理學院本科部學生會、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一同籌備。我們在此呼籲各位香港市民一同積極參與,向剝削港人投票權利的小圈子選舉說不!爭取公民參與公共政策的權利,要求馬上落實雙普選!

土地公公宣示主權

話說唐、梁、何三個凡夫俗子,不斷聲稱自己主場。土地公公實在看不下去,憤而爆SEED!

二零一二年的特首選舉首次出現「有競爭局面」,不是政治制度漸見開放的兆頭,而是中央勢力和地方豪強鬥爭的結果。對中央來說,權是不會放給你的。而你(地方)比他富有、比他先進,也是一個死罪。即使你的彊土被他吃得死死的,也不夠。他連你的靈魂都要管得牢牢的。

泛民想加入賣港行列?

3.25,請205位泛民還是不要入場,以保證你們的清白。這些正準備向票投梁營的選委,可能以為自己可以倖免,投向梁營就一定爭取到利益,幫咗共產黨會爭取到利益。當前中聯辦最需要的是你們的選票使梁振英當選而奪得香港的控制權,要是你的選票助他們達到目的之後,還會有甚麼價值?那些公職非不要讓你參與不可嗎?

我們對行政會議今早通過《機場2030規劃大綱》興建第三條跑道計劃表示強烈不滿。機管局卻搬弄公眾難明的航空知識,捏造「雙跑道上限僅達68班」的說法,並且把反對聲音選擇性地過濾,指僅集中於保護環境及保育海洋生態,然後建立「環保與發展是對立」的局面。我們對機管局誤導市民大眾,深感憤慨。我們要求特區政府公開及客觀地處理接續下去的審議工作,包括環境評估報告等,更是不容當局再次運用不正常行政手段,例如修改空氣指標以「移船就磡」等等,以使第三條跑道得以展開。我們同時要求立法會在日後審理有關計劃時做好把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