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香港人的政治表率犯了重大錯誤,我們不徹查,對得起市民嗎?西九招標,是董建華年代官商勾結的鼎盛期,有人話緬懷董建華,喂~他的東方海外為何像汽球一樣不斷升?為何會有數碼港事件?西九的問題,是董建華搞單一招標造成的,而當時梁生就是他的幕僚長!幕僚長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的操守和行為當然要加倍注意。

Save you save me

關於獨自旅遊這件事

如果,我們可以獨自看電影,獨自用餐,為什麼不能獨自旅遊?你會發現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旅遊體驗,一種完全屬於你的,獨一無二的方式。你會開始用心記路,每個拐彎都清清楚楚。你會開始留意身邊的事物,聆聽別人所說的話。本地人開始跟你這單身旅客聊天,你知道了本地的趣事和習俗。你開始記得每個國家的火車票怎麼買,門怎麼開。你開始用力猜想那些外文,然後突然明白指示牌的意思。你的每個感官都在開放,呼吸著每個地方。

ISDA上年10月宣佈,希腦國債價值削減一半,由於屬「自願」性質,不算違約。此宣佈一出,投資者嘩然。因為,如希臘的債券買了其火險無得賠,那將來還有誰夠膽再買呢?家裏不幸發生火災,幸好有買家居火險,不幸中之大幸吧。但假若房間燒了50%的地方,保險商砌詞說由於火災屬自然發生,不算「火災」,無得賠,可能嗎?

動筆之時,剛完成立法會《競爭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而回到家中。想起民建聯黨籍循進出口界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黃定光議員對晚輩大動怒火的表情,實在令晚輩惶恐。然而梁君彥主席於我倆激辯之時喝停,為黃議員護航,亦有失議會公正神聖之風。既然在議會內有理說不清,晚輩實在徹夜難眠,故留字明志,盼望真理能夠越辯越明。

The Downfall of the US dollar?

Last week, Spiegel reported that Chinese car maker, Great Wall, has opened its car factory in Bulgaria. Economically, it has two significant implications, and a much bigger issue behind it that I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readers here.

「蝗潮製作」委託本報代傳,該製作團隊在Youtube發放一段舊曲新詞作品,「鼓勵」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參選特首。歌詞並無明言支持葉太,但說明部份則出現「孽瘤加油~!」四字,而「孽瘤」則是著名網上討論區「高登」的會員用來戲謔葉太的。

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 ,唔做衰仔更蝕底」。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應該是為了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而行政和立法,香港的樓價問題、工時極長問題,大陸的民工問題、工業污染、煤礦災難等等,無不是囚徒困境的結果,都需要政府帶頭介入,才有改善的希望。

本人及代表組織對「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試驗計劃」發表以下立場。俗稱「粵港自駕遊」的計劃,在未有任何具體而合理保障本港市民的交通安全的情況下,並不能展開;要求特區政府即時全面公開所有與「粵港自駕遊」計劃相關的任何文件;對於粵港兩地的人民往來的交通安排,我們認為目前已有足夠的公共交通服務;如特區政府和廣東省政府希望提高滿足渴望駕駛車輛的人士的需要,可以加強發展租車服務產業;加強粵港邊境泊車設施;基於「粵港自駕遊」衍生的駕駛執照問題,必須同時撤銷中港兩地免試互認駕駛執照的安排。

教育關乎國族命運,我先比較三名特首候選人,粱振英、唐英年和何俊仁的教育政綱。然而我最後的建議係,有錢的家長應該一如以往繼續用腳投票,入讀國際學校甚至出國升學。

一所工廠,可以令很多內向的人投入生產。不健談,無損其研發產品、駕駛機車、操控機械儀器、編撰程式、勞力搬運等等。理想的健全產業結構,就是不同性向的人都有其立身之處。倡導個別產業,完善產業結構,這就是政治。

面對沒有提名、參選和投票權的香港市民,我們在政治權利上,窮得只能走上街頭,一人一腳,踢走小圈子選舉、向香港的特權階級大聲說不!民陣在此呼籲香港市民,出席3月3日下午3時,於維園起步的「踢走爛攤子,還我真普選!」大遊行,表達對小圈子選舉的憤怒!

文教

國家由人民組成,要昭彰國格,就必須鼓勵文教,昔日周武王伐紂功成,第一時間「偃武修文」,可見文教的重要。文教事功,古聖先賢視之為頭等大事,「四書五經」皆講君子修身之道,〈大學〉簡單直接:修身的目標就是「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過程就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煲呔是「大富豪夜總會」裡負責守廁所的南亞裔所長。「你好!玩得開唔開心呀+x哥?!」每晚有大客經過,尤其是+x哥,他都會殷勤地跟客人打招呼。但是他的合約快要到期了,臨別秋波,理應遊手好閒,與世無爭。想不到臨走之前,竟然有夜總會的客人莫名其妙的投訴他「收受富豪利益」。

社會裂痕與建制派之分裂

我認為,中共內部的鬥爭固然會影響到香港「建制派」的內部發展,但這並不能完全解釋現在「建制派」的嚴重分裂。我嘗試從建制派形成的歷史和社會裂痕的角度分析「建制派」的分裂。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的兩名參選人中,唐英年代表的正是「財團派」的利益;而梁振英所提出的親基層政綱則獲得不少民建聯和工聯會人士的支持,反映階級矛盾的確影響了「建制派」的團結,加上北京權鬥的影響,最終分裂了建制派。

給曾蔭權

曾蔭權,你可知甚麼叫樣衰?你是繼董建華後,再一次向國際社會證明了: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做不到。你管治下的香港和董伯伯的一樣,都是一塌糊塗…不,其實比他更糟。董伯伯管治下的香港,傷得表面,縱是難看也是一陣子;但香港被你管治七年後,都是內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