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須知道,每一個國家、城市,都必須有自己的實業(工業是其中一環)。香港出現結構性失業,機會集中在大財團手上,很大程度是因為香港的工業式微。因此,香港若要重現活力,工業是少不了的,只是要走「現代工藝」的路線而已。以產業政策來看,釋放工業用地、工業樓宇換取住宅用地,某程度上屬殺雞取卵的方式。「活化」工廈換取住宅,會扼殺未來香港重生的可能。

再説黑熊養殖

黑熊養殖業當然殘忍,我們要反。但是豬牛雞等的養殖業不殘忍嗎?有說人類需要吃肉,人類天性雜食,加上弱肉強食乃大自然定律,我們必須遵守。所以,反黑熊養殖是對的,但主張素食就是「極端動物保護主義」了。但作者認爲奉行素食主義,只是貫徹反虐待反殘忍的主流價值,並不極端,並就吃肉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作出反駁。

名義上堅守民主自由的每個西方國家,每到中國訪問,都會循例質問一下中國的人權狀況。看在天真的民族主義者和理想主義者眼中,或許會認為中國和西方總是在鬥爭當中。然而這都只是幻覺。因為中國現在這個模樣,正是中國和西方的現實政治家所共同渴望的。

賞櫻,豈止一種方法?

每年三四月,很多人都會慕櫻花之名到日本。聽過一些朋友說看櫻花很膩,所以五天的行程,只花半天到公園去賞櫻,四天半去血拼。去年三月,經過詳細的計劃,我花了兩個星期,從九州追櫻到東京,發現賞櫻一點不膩,櫻花配搭起不同的場景各有美態。總結我的旅程,我看過七種不同的櫻花景色。

今日,遭民眾戲謔為「狼」的梁振英,終於宣布參選「小圈」特首。過去兩周,其對手前政務司司長,曾與之共事於行政會議的唐英年爆出僭建醜聞,特首曾蔭權亦遭揭發享用富豪優待,小圈選舉腐臭,已是中人欲嘔,昭然若揭!梁振英被指於西九龍招標一事涉嫌徇私,至今尚是未解之謎,但身為權貴,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超過十載,小圈子政府禍港殃民,官商勾結之惡行,又豈能置身事外?董建華苛政如此,曾蔭權苛政亦然!

花生背後,迂腐的感情觀

也許大家在想這些迂腐會否來得如此誇張,那有空便研讀下明朝時朱熹等「偉大學者」提倡的「餓死事小,失節事大」 背後是怎樣形成一道對女性的重重枷鎖。那該會明白唐郭氏的心路歷程和當中的思維邏輯了。只是這些如斯迂腐嘅「中國傳統思維」不單害死唐、郭二人,當前更搞到香港一塌糊塗。也許我們活在還算是文明國度的香港,該更清楚了解腐化了的中國文化帶出的問題,而不該只如師奶八婆看八卦週刊的看待唐、郭的家事。

There’s been an ongoing public outcry over Guizhentang’s, a bear bile pharmaceutical company, decision to get publicly listed. People condemn its pursuit of corporate greed at the expense of the immense lifelong suffering of the moon bears. But is ending the bear bile business the solution to animal cruelty perpetrated by the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What do we know, or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drugs and cruelty? Do drugs cure pain or cause even more pain?

自駕遊上書立會週五截止

有關「自駕遊」試驗計劃的公眾提交意見書,將於本週五(二月二十四日)截止,我特別製作了「便民網上電郵表格」,大家只要簡單輸入姓名、電郵,揀選及輸入希望告訴政府的意見,再透過本站伺服器即可電郵至政府收集意見的電郵地址。如果你都反對自駕遊,請踴躍表達你的意見!

我很感謝大家不厭其煩表達意見,尤其是莫教授,我二十幾歲時認識他,他已經提出三方供款方案,時間流轉,現在我已經五十幾歲,還有甚麼好說?香港人真的很痛苦。香港有二萬四千億外匯基金及財政儲備,拿五百億出來給老人都不行,我已經無話可說。這裡已經不是可以爭取到全民養老金的地方,雙方對陣良久,建制已無理據,我認為只有在議會外有機會爭取成功。

我對唐唐情慾電郵很好奇

今日東方日報刊出懷疑唐英年與女友人的情慾電郵,但以我有限的電腦知識看來,那些電郵與一般電郵有些不同。一般收發電郵的系統或網頁,雖然用法與文書處理軟件大同小異(簡單來說都是打字),但電郵系統或網頁一般不會出現排版符號。

新民主同盟自一月下旬起,除了在一月二十四日發動了一次遊行外,至今更在將軍澳、大埔、沙田及銅鑼灣等舉辦了二十二次簽名街站,暫時收集了35,000個簽名,我們還會繼續努力,反映市民意願。自特區成立以來,居留權一直是困擾香港社會的問題。近來大量父母均非香港居民湧入香港產子,由於香港孕婦沒有使用香港醫院的優先權,在需求大增的情況下出現床位不足問題,增加了公立醫院醫療負擔,引起了教育等社會問題,導致香港人普遍出現不滿情緒。

新民主同盟率先提出應當修改基本法,其立論亦很鮮明簡潔,大意是行政措施固然應該做,但終歸治標不治本,雙非產子的根本是基本法二十四條有問題,必須修改才可根治雙非。本周六(二月二十五日)新民主同盟區議員范國威、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和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孔令瑜,將於下午二時在獨立媒體(香港)辦公室(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9F),與會眾共同討論雙非議題的法律爭議,詳情可參閱該活動的facebook頁面。

梁志堅的兩座「山」

擇居山上,無非想「欲窮千里目」。站得高,當然望得更遠、更廣!因此選擇哪一座「山」時,必須小心考慮它的位置,否則到收樓後才發現,所謂的「山」只位處斜坡旁邊,就只能「呻笨」了。

特首選舉淪為兒戲

小孩玩泥沙,會課後即興到公園。想不到,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長官選舉,竟然像小孩玩泥沙一樣,興之所至就話備選、考慮參選、不參選然後又參選。可能,繼續吃花生是一個好選擇,不信命的,星期二(二月二十一日)晚和80後青年一起到唐大宅燒蠟燭,來個靜坐抗議都得。

雙非、中國來的殖民者等等,聽似新鮮。然而,事實上中國政府及其人民也並不是第一次為香港帶來問題。只要稍為探索一下香港過去的本土歷史,就不難發現香港幾乎在每個年代都要應付來自中國的挑戰。可是香港人自己對港英時代的歷史也是不甚了了,當然無法清楚解讀當前形勢,只能任由各種意見舞得左搖右擺,到底也搞不清楚自己在這場戰爭中身在何處。

龍小菌直言不諱,「因為又肥又醜所以唔敢露面」,我頓時想,現在樂壇庸俗化,兼且將女性評頭品足,先把原本的天賦人性磨滅,再敦促消費者付鈔整容化妝買尊嚴,正是資本主義製造需求的高招之一,這些社會現實,到底破壞了多少女性的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