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九龍灣只能做商業區?

政府下月展開推動九龍東發展計劃,筆者質疑:(一)為何政府捨平價地面電車而興建高價且高架單軌?(二)為何要將九龍灣改為商業區?

《不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網上短片,四日內累積觀看人次已經超過65,000。製作人訴說感想。讀者亦可在此重溫改片。

梁國雄在上周三立法會的發言被斷章取義然後大肆批評,現整理發言紀錄,亦歡迎公眾到立法會網頁比對現場錄像錄音。

遊台灣巧遇年輕篆刻師

工藝,在物質文明充裕,科技一日千里的二十一世紀,卻是退步的東西。而在世上某些角落,我們還是有機會遇到願意委身傳統工藝的年輕人。

「地區工作」的概念模糊不清:究竟有多少地區工作真正由區議員們自決?有多少地區工作真的有用?我謹以個人所在選區,西貢區德明選區為例,說明一下。

辛卯年香港法治回顧

通常在一年的年尾電視台就有一年大事回顧。今日也想來個回顧,講一個香港核心價值法治今年表現如何。

香港發達容易搵食艱難,小販只想求存,卻被執法人員玩弄於掌。十二月二十四日,小記踏足旺角花園街,感受不到一絲平安。焦黑的唐樓下,通道兩旁一地雜物瓦礫雜物,工人在燒桿鋸鐵重建排檔,如同戰爭後有待重建的廢墟。當日排檔小販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小記跟個別小販和居民詳細談過,火災後各小販已合作重整排檔的各種安排,但仍受到食環署職員不斷滋擾,令他們叫苦連天。

烏坎模式

中國模式?OUT 啦~~~最新係烏坎模式!

光憑理想,可以拯救世界嗎?

在一些非牟利團體或一些志同道合類的組織或宗教組織,成立之際,主事人總是懷著一腔熱誠和理想,要幹一番大事業,拯救世界。出發點,永遠是好的;但不少這類的組織,最後都是失敗收場(大多數是不了了之只剩空殼,和收檔沒分別),有些更是鬧得很不愉快,含恨而終。雖然,這些組織歸究死因,很多時會說,受打壓、財政來源不足、沒有心人接手,云云;然而,據我於早年,以及近期在這類群體的觀察中,「忽視人性的陰暗」,才是最大的死因。

看清.起行

食物從田野到口裡,其實得來不易,值得珍惜。或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全職在自己的小區成立類似「食德好」的組織,但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提醒自己,不要因為庸懶而忘悼「浪費」這個顯而易見卻一直被受忽視的問題。

勾結境外勢力?

陸豐烏坎之圍被汕尾市委書記形容為勾結境外勢力,筆者對此不以為然。《禮運大同》有言「天下為公」,仁義之事有分境內境外乎?

悲觀中的樂觀

當認清到自己出生前已經注定是失敗這個事實,這到底是一種悲觀還是樂觀?

讀《老課本 新閱讀》

作者將中華民國的老課本文章編輯集結成書。

打HPV疫苗不如定期抹片

人類乳突病毒(HPV)令女士聞風喪膽,是真相還是曾經粉飾?花錢事小,買不到健康,買不到安心,耽誤病情更是後悔無從。

香港產業結構失衡,謀生環境惡劣,社會建制認可的方法前路茫茫,香港人的成功價值單一,社會文化認同的志業目標非常狹小,以附圖的莫頓模式為基礎論之,人們難以實踐有利社會穩定的生活方式,無論是保守(附圖左上米白色面積)、創新(右上紅色)或因循(左下淺藍色),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反而逃避(右下紫色)和反叛(最右下橙色)卻是「做得到」的事:逃避現實,輕微者寄情迷信或沉迷不良嗜好,嚴重者自殘自殺;反叛則字義甚明,反叛的初哥(網絡用語稱為「小學雞」)就是犯罪(無論是偷香口膠還是殺人),反叛的極致就是武裝革命顛覆政權。

肉腐出蟲-怪人搞分裂?

既然建立香港特別行政區是「基於一個『信』字」,失信於人的一方就應當自我檢討然後好自為之。回歸以來,香港人的感覺就是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