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放寬418當然影響深遠,倘若當初無放寬436,像我一樣做牛做馬的前線員工就缺乏了應得的勞工保障,難道政府不認為,制定政策是為了保障最弱勢的人?政府的職能不是為了被社會遺棄和踐踏的人去爭取應得的保障嗎?這就是香港政府的施政理念嗎?

總括而言,「最嚴重寬敞戶調遷」政策根本無助改善公屋輪候的問題,更是對現居公屋的居民構成滋擾。對於搬遷支出承擔問題, 「房署埋單,居民找數」不單絕對與「道理」二字扯不上任何關係,根本就絕對唔能夠接受。更是受影響居民即使因財政問題無法為房署執行搬遷,換來的不是政府的協助,而是被迫遷出而終止租約,最終可能搞得淪落街頭。

無須「飯民」發落

我倒無興趣像考試、見工甚至覲見陛下一樣,等待「飯民」「發落」、等待「飯民」「考慮」我是否「他們的同路人」,反正還有很多應該做的事等著我們去做,世界很大呢。

筆者日前閱報,讀到一宗有關「滿城盡是HPV」的新聞,先是嚇一跳,然後得啖笑。或許小弟性好「陰謀論」,看事情總愛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總覺得事有蹺蹊。

甘地燒身份證是非常暴力的,焚燒國家發出的身份證明文件是要坐監的,他亦因此被遞解出境,他呼籲印度人不要繳稅,自己造鹽,才引起大屠殺,現在香港泛民主派是否這樣做?我當然可以不罵曾蔭權,泛民是否領導大家公民抗命?

感謝香港大學學生會國事學會第四十一屆候選內閣參選,延續國事精神。

我告訴大家,我來這裏正正要彰顯立法會是不義的場所,是由30名無認受性的議員,用15票或16票反對所有對於香港低下層有益的建議。我想請問大家,我們每天坐在這裏,每天上去吃飯,每天當一個所謂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但香港的普通人有否因為我們當議員而有所得着?無。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這位日本作家在2009年出席耶路撒冷文學奬,當著以色列總統如是說,為的是要替遭以色列政府逼迫、屠殺的巴勒斯坦人討公道。高牆與雞蛋,你會站在那方?

肥佬黎政治獻金事件的啟示

訂立完善的〈政黨法〉,規管政黨行為,讓政治競爭(你話政治鬥爭都好啦吓)在陽光下進行,政局才能改善及健康發展。說到底,當政黨須要公開資金來源,原來香港人欣然接受中共/中資機構灌水給民建聯的話,泛民還有甚麼好說呢?這不是對泛民是否有利的思考,這是爭取公利的思考。

民建聯曾鈺成違憲?

《基本法》講明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有憲制責任去履行「立法會《議事規則》所規定的職權」,立法會主席的確有權驅逐議員離開,但前提是「如議員行為極不檢點」,有權就有責,曾鈺成有責任論證被逐的兩位議員如何「極不檢點」,而曾蔭權公然「對立法會議員使用冒犯性及侮辱性言詞」,曾鈺成卻視若無睹。曾鈺成的行為,實在有違反《基本法》第七十二條之嫌。

外傭「湧港」,責任誰屬?

這麼多年來,行政主導的香港政府亦無正視問題,遑論交代對策,現在有外傭提呈司法覆核並勝訴,香港政府、當年的臨立會議員及親政府立法會議員不多加反省,反而諉過李志喜履行執業大律師責任幫助外傭「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就等於小混混賣K仔,被捉到後不悔罪而責難舉報的人,如今廟堂之上竟然充斥小混混之流,中華民族淪喪至此,實在令人感慨。

不知道這是否親疏有別,還是香港警察其實有刑事豁免權?還是孟子批評到肉:「民無恆產,因無恆心。苟無恆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及陷於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為也?」所謂「罔民」,用今天市井俗語代替,「玩_啲百姓」矣。

行業所限,無論透過傳媒發佈還是獲取資訊,其實我對傳媒需求極高,可是香港傳媒與發達國家接軌,一起不務正業,學院教授還是講監察公權,到了現實就是利益群體其中一環,實在悲哀,實在悲哀!

香港警察有刑事豁免權?

由於曾偉雄與NOW新聞台兩方言論完全矛盾,倘若曾偉雄講真話,NOW新聞台就是誣衊警務人員,理應有誹謗的民事責任,而如果曾偉雄向立法會講大話,就涉嫌觸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8條〈虛假證據及欺騙〉。

另外,機管局說三跑道方案的每年最高升降架次為620,000。而根據NATS報告指出,若實際航班升降需求未能達到最高升降量水平,將令 10%至 20%的跑道容量被浪費,最終每年航班升降量會降至 519,000架次至 588,000架次。

該等報告只在諮詢完結前一­個月才靜靜地公報。如此倉促公開,並有遺機管局在諮詢中大灑金錢的作風,實在令人遺憾。在翻閱機管局8份顧問報告及諮詢技術文件後,本關注網絡發現是次方案存在以下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