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我唔想打死一世工!

「唓,你想公器私用溝仔咋嘛!」朋友呀花說。

自從香港政府推行國安法,香港反對派就一片死寂,一年多來熾熱嘅社會運動慢慢降溫,快必派傳單以國安法被捕,還押都坐到痛,反對派連聲援都唔敢。昔日以抗爭者自居,被梁振英點名開暴徒訓練班嘅屯門區議員張可森,就揀左一個好聰明嘅走法:「回藍」。

難以想像的教授殺妻案

現在審訊中的另一單,是個悲劇,長期被妻否定,欺壓,精神虐待,網民的反應:

1) 為何不離婚
2) 可找外遇減壓
3) 是否怕離婚分身家

公司派同事去中國跑field 有無assess 過risk? 假如中國某個省突然封城,同事滯留,又如何是好?

「鬧辭」正好淨化立會

早在8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第六屆立法會議員延任不少於一年後,反對派議員內部曾經出現不接受延任,亦曾醞釀提出「總辭」行動,但最終反對派搬出數據極為偏頗、受到操控的「民調」厚顏地佔據席位,聲稱會繼續拉布或抗爭、拖慢立法會部分議案的投票。

阿寧

「知道我為什麼喜歡Gin tonic嗎?」阿寧着我坐在她對面,以她那種姣得足以讓九成男人都會心跳加速的聲調,問我。

「因為這酒中文叫琴通寧,有你名字中的寧字嘛!」

有人可能會問「下?咁占卜塔羅呢?」,大家可以上Instagram打個 #塔羅 去睇下,就會發現個市場其實已經玩爛左,個個小妹妹都開間IG Shop做塔羅占卜,幾十蚊就陪你傾心事,搞到件事好廉價。而接住落黎會玩爛嘅,相信就係「亞卡西紀錄」。

十年匆匆過

昨日,又見檸妹出 post,今次係一張檸妹與男仔黑白合照,照片下寫著:不是約定了,如果到了 32 歲我還未嫁,你就娶我嗎?還有十個月,你就不等了吧?如果你早點告訴我不等,可以改 30 歲、甚至 28 歲,為什麼不早一點告訴我?!

九龍塘花輪同學

我在九龍塘某中學上學,下課後,他邀請我到他家一起為英文科的Project工作。沒有華麗的房車接送,因他家就在學校咫尺之遙,那是一間有獨立花園及大門的三層別墅。走進大屋,他帶我走到鋼琴前,他坐下來,纖幼的手指演奏着我不熟識卻悅耳的樂曲,他說要為我們合作的Project作一首英文歌,由他來作曲彈奏,由我來演唱。

為期兩天的「不刻『板』的社區」少數族裔人士體驗活動於十月下旬圓滿結束。是次活動本團邀請了TREE Centre 合作,希望透過不同的體驗活動令參加者提升對少數族裔人士的生活及文化的認識及關注,並鼓勵參加者反思少數族裔人士在香港的生活現況及困難。

輕鐵第五期列車

新列車由中車南京廠房組裝,廠房之前亦受設計輕鐵系統的 United Group Limited 委託,而為本港生產新車廂;為方便各型號列車共用零件,減低維修所需的時間,新車分別繼續採用日本同德國嘅牽引、煞車系統

「其實世界好公平㗎喎,你諗下女人最寶貴係咩?嗰啲咁珍貴嘅嘢都付出咁都換唔到佢想要嘅嘢就真係對佢好唔公平啦。」

【理大圍城】殘響

「總之你不走,我也不走,我們一起去理大,一起被抓。為了裡邊幾百個手足,我們不惜代價被拘捕幾千人,大家一起坐十年,這樣就好嗎?」

舉個例,故事中設有九柱角色,屬於鬼殺隊中能力最高強的領導。然而,在柱級以下鬼殺隊其實還有十天干的分級(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不過我問你丙級或甲級的鬼殺隊員有誰,你能數得出嗎?到頭來全故事就只有「柱」和「不是柱」。在這方面,一拳超人都做得比鬼滅好

Deja vu

Deja vu 是法文,是由一位法國的神經精神科專家Émile Boirac第一次提出這種現象的研究,因此用法文稱呼這種現象為deja vu。 大部份的人,偶而或時有一種奇異的經歷或感覺,對自己周圍的景象或是氛圍有熟悉感,好像曾經歷過。 在法文déjà vu,意思是曾經看過(already seen),漢文譯為既視感。

油麻地唐樓發生致命火警,唔少居民要疏散,無屋企返。

正常來講,民政處會協調社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