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只係印證左淘寶冇俾料差佬拉人咋~

永續宋江

保護身份而蒙面/戴口罩出席示威已經是現在香港之日常,香港人的敵人是毫無道德底線的心狠手辣港共皇軍政權,這兩個多月來由皇軍無差別打傷的人不計其數,嚴重傷殘的例子已不少,開槍放彈混臥底埋伏甚至插贓嫁禍砌生豬肉,嗱渣招數層出不窮,當燒街衣都會被皇軍鎮壓,武嚇暴打已經瘋狂,這時候某某匿名帳號大舉鼓吹示威者裸防出現,來一場戰場上的快樂打靶,居心已經叵測。

去阿拉斯加坐遊輪,最重要的景點並非停那個埠上岸,而是整艘遊輪駛進冰川灣國家公園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近距離觀看冰川。選擇遊輪要注意了,因為保育關係船隻數量有限制,不是所有船都去Glacier Bay,例如迪士尼遊輪就不去,只看另一個較細的冰川。Glacier Bay的面積超過十個香港,是美國第六大的國家公園,裏面有七大冰川,並且有很多種野生動物。

鬼門關大開

自從上年鬼門關閂了後,我係地府生活得不錯, 可能受惠地府灣區和一層一路計劃,很多時都有不少鬼魅來我們處買陰司紙和元寶蠟燭香,有些也會來修補死前的蝗害,除了和米國層有些糾紛,但我睇大台新聞,原來發覺米國層啲鬼都無啖好食,咁我都無咁驚。

民你老母

水至清則無魚,過份理性就會丟失了同理心。我們躺在冷氣房內,同時看着數個直播,說得口乾就拿起檸檬茶啜幾口,當然能輕鬆理性討論。只是身在現場,看到防暴警察舉槍能不心驚嗎、看到同伴被濫暴能不悲痛嗎、看到冒牌軍時能不憤慨嗎﹖前線決定很多時候都會受情緒左右,做錯決定亦無可厚非,可他們只要走錯一步,就得賠上青春前途。你猜錯了,卻只需攤手笑說要是自己這麼厲害就不用坐在這裏。希望你認清事實,不是因為你只能鳩噏才會坐在這裏,是你坐在這裏才能鳩噏。

過度擴張,搞唔掂QC,然後名大於實,發生太多了,今次好明顯,個廚房都未訓練好,就要推佢上戰場。室溫扒都拿出來奉客,不如改名做大鳩鑊啦?

其實我知當然警察唔會幫市民,元朗西鐵打人佢地都唔理。作為一個阿媽,元朗車廂中嘅小朋友哭叫聲最令我痛心、北角有人揸棍我覺得恐怖

為咗香港嘅長治久安,我地要先破後立,將呢個咁腐敗嘅社會制度徹底摧毀,建立真正民主,平等嘅社會制度,只有咁樣,香港人先可以贏到呢場戰爭,香港人,先可以重新贏返香港。

面對這個港共政府,不停以各種的白色恐怖威脅市民,前線的壓力已經到一個臨界點,假若現在還要進入獵巫的捉鬼情節,前線終有一天會完全崩潰,人的不互信就會提升,所以我絕不主張捉鬼,不要提升共同抗爭者的壓力,假若真的捉到滲透其中的鬼,在現行的警黑合作環境,100%不能申張正義,但不要被憤怒蓋過理性,攻擊救護人員、記者,他們都是愛香港的一群(題外話,救護員是有OT的,只是補鐘不補錢,來源自黃大仙衝突直踩了36小時的救護朋友),假若情況真的失控到有傷亡,我也不會拋棄前線的任何一位,這個重擔我們一起撐!

空間

被人圍困的內地人一夜之間被捧為英雄,而那個指鹿為馬已久的所謂官媒,受眾多達數以億計,都是一面倒的支持及分享開去,如潮水那樣一發不可收拾。在我看來,反而感到很可笑,也許那未必是壞事,一來可看到那班是完全被控制的國民,沒有思考,沒有分析能力,州官放火了,民眾就把火擴展開去,還要當放火是一種光榮。

美國的國旗法

睇下四圍吠既中国人,人民質素同民主思想呢d野,係要時間培養教育出黎,而且要人民已經對「公德」、「公義」、「道德」有一定程度既教育先會學得識,仲用「衰軟必豬」呢啲民族主義黎教育人民既國家應該用多一百幾十年都唔會追得上,睇下該國出國留學生幾咁野蠻就知,就算出左國起民主國家讀幾多書,點學都係唔會學識。

現在敵人是冇底線殺戮,你卻還在文青式斯斯文文綁手綁腳「抗爭」,文青以為戰場是社會運動實驗室,但敵人在戰場上就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牠們已經把不對稱武力提升到危害每個香港人程度,假如只是堆個路障放把火拖延時間也要被顧忌「民意」,這種會害死人的「民意」不要也罷,就算你裝乖寶寶扮到10分了,那些依舊冷漠鄙視抗爭的社會利益 Free rider 會為你擋一棍嗎?

對或錯那個真理部

成名,當然要趁早。當你越有名,就越沒有自由,也許倒是某程度上的事實。

71點解要衝立法會?
係因為立法會拒絕民意,DQ民意,所以要直接將民意帶入立法會。

五年前,我因一次意外而臉部受到硬物高速砸傷,鼻骨粉碎,眼窩破裂,眼球嚴重出血。當時主診醫生急救後跟我說了一句我永遠都忘不了的說話:「你只能夠話自己好彩,個鼻骨幫你卸左一下力先再中眼,如果唔係你已經盲左。」

梁繼平呀梁繼平,你就鬼馬喇。而家網絡上面瘋傳緊,話一直以來啲警民衝突,都係警察扮示威者做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