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手足」界朋友有個特性,就係出事無可能報警。試想一下,如果有聲稱只聘請暴徒嘅公司,你向警察話自己喺入面返工,咁係咪即係向警方自首???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舉辦的「『耆』望有你」社企體驗活動已圓滿結束。 是次活動本團邀請了不同參與社會創新的機構如仁人學社、必靈科技有限公司、呀周電視及樂繽FUN合作,希望令參加者能透過接觸不同社會企業了解本地社會創新的發展狀況;並通過在上述致力服務長者的社企體驗過程中,更深入了解長者的不同需要和痛點,然後嘗試以社創的角度解決問題。

麥味重

麥味重——一個同啤酒有關的形容詞,唔知大家有無聽過或者講過呢?有無發覺以前無人咁形容啤酒㗎喎,係近年興起手工啤酒或曰精釀啤酒之後,就開始有人答想飲啲咩啤酒嘅時候話想要杯麥味重啲嘅!

中國和俄羅斯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代表著中國在此會上可以有左右的能力,而且有趣的是能夠入選已下是值得討論。中俄兩國在人權問題上一直被外界認為有問題,而且情況沒有改善,甚至更為嚴重,如藏、疆、港三個地方的人權便是近年最常被國際輿論所關注。但是沒有因為這樣而不能入選人權理事會,當中聯合國會員的政治角力便是可圈可點。各國的利益如何互相交易,而獲得大家所需的,便是國際政治,近年中國在亞洲和非洲落了重藥,現在也開始有其回報,人權理事會便是之一。

《火鳳燎原》故事中,陳王劉寵是鳳雛龐統出山後第一個主公,因他有皇族身份,加上對民眾施恩又有武勇,的確包含一切明君的條件,而且是劉羨的曾孫,相比劉備的出身,其實劉寵更為正統。所以陳某才會「安排」龐統去扶持他。在最新連載中,龐統也有提及他,更提及當年對付曹操所使的連環計。

黃之鋒在面書問了 lunch 哥為什麼要跟警察握手。跟他們一黨的岑敖輝,就說這件事很嘔心。這條貼文,令黃之鋒的面書留言,開始分兩極,有一邊的人說,跟警察握手不可接受。有另一幫的人就說,這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為什麼要分化,覺得很痛心云云。

基督也邪惡

聶德權揸住雞毛當令箭偽造「聖旨」,指稱《港區國安法》第六條等同規定所有公務員要宣誓或簽署文件確認擁護和效忠,仲話香港公務員亦是國家公務員。

吃很多但不會胖的女子

她啜了一口凍檸茶,然後接連吃了三口米粉,郊外的泰式食店在晚飯時段前的最後一個下午茶餐,在她慢慢品嚐下,變得特別美味。她是個會吃很多,但看起來依然弱不禁風,有時瘦削得營養不良的模樣,臉頰都會凹陷,只有鼻樑是高挺的女生。

Goodbye HK, Hello HK.

班機兩點半飛。預早三個鐘到準備Check-in,再計埋搭巴士去機場,準時十點打開屋企大門,準備迎接久違嘅飛行之旅。雖然平時我同啊媽買餸幫手拎袋橙都話好重,但拎行李就另計,再重都係開心事。等巴士用十五分鐘,車程用差唔多一個鐘。雖然淨係去機場嘅時間已經差唔多同機程一樣,仲未計要喺機場等三個鐘,但搭飛機就係咁值得期待,就算之前要辛苦少少都冇所謂。

衛生用品黎講其實包裝靚唔靚是但啦,用得舒服就得,但其實喺包裝、手柄設計等見到好多心思,例如grip嘅部份凹入/暗花/凸出?細節位往往影響到user experience,亦影響到m到使用者嘅情緒。之前俾左啲同事用,同事表示有興趣但黎m已經好易燥易炆仲要用新野?可能會有少少抗拒,但呢位同事今日同我講佢啱啱入手左幾盒,推人落坑嘅感覺真好。

精神精神洗頭水

以前香港製造有名,是因為其他地方都在仆街。到處都是大戰。日本製造就太貴,香港就正如補遺了中國和英國之間的角色空缺,香港製造的東西,你說玩具業,鐘錶業嗎?都是一些像中國現在的工廠狀態,都是一些中低技術的加工造工,真正精品,瑞典的鐘表,意大利的手袋,他們的技術,不給你就是不給。

我諗好多人都成日會有負面情緒,我哋要做嘅唔係壓抑佢,而係要學識點樣同佢相處,點樣喺適當嘅時候釋放佢,負面情緒就好似一隻住喺心入面嘅怪獸咁,愈困住佢,佢就會愈癲,甚至令你傷害自己,所以你得閒要帶佢出嚟散吓心,畀啲好嘢佢食,佢就會乖乖哋變返隻狗仔,每個人對付佢嘅方法都唔同,我就分享吓我嘅做法。

Ig 這回大件事 

當我看到《只因我們天生一對》那邊,主角sarawat 要開一個ig 來追tine的時候,我都不能理解,follow一個人,好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開一個ig 原來是追人的第一步。有女生follow 了sarawat 的ig 就要打他,叫他把ig 關掉。sarawat 跟 tine 的距離越走越近,就說「我fol的那個就是我有興趣的人」,原來follow,就等如示愛。

可能是因為對死亡的想像、因病痛帶來的不適、對未知的不安定感等等,癌症病人會感到緊張、傷感、害怕、恐懼、擔心⋯⋯

不到兩年光景,國家對大灣區的玩法亦因為國際形勢而改變,香港的白手套角色隨時代轉變,國際功能漸變,只能做地區角色,亦因如此,大灣區的阿頭亦隨之而變更,由香港轉移到深圳去。亦是今次習近平南巡的重點。

這種「為愛發電」的追星方法,都是一種生活形態。身為(正職?)一個研究偶像文化及迷文化的「流行文化」人類學者,我倒也不會錯過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