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我會做好呢份工」

無論你地係區議員定係社區主任,希望你地係以努力去代表民主派,證明你地代表嘅立場係以實力取勝,而唔係成為政治暴發戶,成為新泛民。

何以到今日,政府頒布多項限制人身自由措施,以及警察高調執法之時,香港人會為之雀躍?

我是一位全職的駐院表達藝術治療師。公司在這段特別時期,也特意要求我多加留意院友情緒,為個別有情緒狀況院友進行額外關顧和進行心理治療。

林鄭所做緊既就係真攬炒

分開感受和想法,讓我們進一步觸碰自己的內心。當我們重新感受到,那一刻流過身上的羞恥感時,反而會感到釋放。因為,我們對自己誠實。人前,或即時反擊,或輕描淡寫帶過,是為了保護自己;夜深人靜、獨處之時,我們渴望對自己誠實。

大家對政治表態嘅要求高於服務、貨物嘅要求,市場自然會慢慢淘汰啲服務好、貨物好,但係政治表態唔啱大家心水嘅商家,又或者啲商家會識得調整自己,將部分心機、支出呢啲成本轉去政治表態方面,嚟維持生意/賺多啲,而服務同貨物水平就下降。

收到風,酒店業係絕少機會被發現有中招既人住過架,
唔係話間酒店自己唔爆出黎,
而係佢地自己都唔知奶野既人住過

當間間公司都減 headcount,想轉工/準備畢業的你可以怎樣增加受聘機會?

一次過批身份證畀佢哋亦都唔合理,於是乎澳門政府就諗咗「藍卡」出嚟,要所有黑市居民向政府登記,成功登記嘅人將會獲發作為合法外勞嘅證件,只要行為良好未來就有機會獲發身份證。

疫情肆虐好多公司都蝕錢裁員,唔少人都搵我話有無工可以介紹下,咁我係做送外賣架姐,橫掂我都見到各間外賣公司都請緊人,不如我一次過講下呢一份工啦。

九個月以來,港人沒有贏,大家靜下來後,現在開始清算。當中除了抗爭者被清算外,還有是現任的區議員。

17年前的今日

今年疫情爆發之時,我在寫相關文章時,也寫了一篇冠上浪漫元素的短篇。看回當年的這篇後,我才發覺那種基因早已植根。「一雙男女一起戴上了口罩,還在口罩上各自簽了對方的名字呢,這可以說是末世中的浪漫美嗎?」這句看得人冷汗直流,但可笑的是,我在最近寫的一篇「收到你的口罩已經太遲」時,卻也寫了「有一對男女更特別在各自口罩上寫了一個字,男的寫了「口」,女的寫了「勿」」,看來那種幻想,原來十七年前已有。

那神秘的綠光

原來,那些光束自八仙嶺郊野公園的方向出現,一直照射至近千米高,劃破夜空,相當耀眼。那晚大概不只我一個看到這些光,我認為是山後的民居或商業的晚間活動,如嘉年華或者夜晚派對之類的。然而,我查看地圖後卻發覺,後山一直延綿都一直是荒山野嶺,既無民居也無商業區。

腦細不嬲記性一般,隨住年紀增長就越來越明顯。講一講個 Background 先,公司有個文職女同事放產假,放假之前公司想請個合約員工,等個同事放產假呢段時間幫吓手,唔駛同佢合作開嘅嗰幾位同事做埋佢嗰份。不過武漢肺炎殺到,即刻話要慳錢,唔請合約員工,要班同事自己啃埋去工作,分擔埋放假嗰位同事啲工作。

在疫情持續影響下,社區中心、體育館、住宅會所全面關閉。隋著所有興趣班、大小比賽全面停擺,屬於「手停口停」的運動教練行業,收入驟變零。以我熟悉的運動項目來說,教練的收入與學生的數目成正比,學生數目愈多,收入自然會較豐厚。可想而知,其實全職教練在沒有班組的日子,大多是活在長達數個月甚至半年的「No pay leave」當中。

英國酒吧停,對國民簡直係天大影響,酒吧對英國人來說是他們社交的集散地,無得去酒吧睇波吹水,真係世界末日,但當地政府都做,就係唔想再擴散,而且政府亦願意作出賠償,這便是重點,人家願意承擔後果和責任,這樣商家便覺得有合理回應而不至於反台。

但香港政府明顯不想做這個決定,不想作出賠償。英國酒吧停,對國民簡直係天大影響,酒吧對英國人來說是他們社交的集散地,無得去酒吧睇波吹水,真係世界末日,但當地政府都做,就係唔想再擴散,而且政府亦願意作出賠償,這便是重點,人家願意承擔後果和責任,這樣商家便覺得有合理回應而不至於反台。

但香港政府明顯不想做這個決定,不想作出賠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