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廣福道

廣福道也是小女兒上興趣班的地方,所在的商業大廈,是廣福道罕有的高樓,在十樓以上已經能看清街道全景。最近每個星期二,我都會放一天假,然後牽着她的小手,一步一步地沿着廣福道上學去。有一天,我和她一起走在這舊街道時,她突然站在原地不動。我問她是否急屎了,她並沒有顯現要柯屎的表情,不知為何,我只是覺得她不願走時總是只有急屎這個原因。後來才發覺,她是不想再走路,要我抱。

理論上一個信號系統設計應該係要起碼兩套獨立嘅電腦系統,而兩套系統應該得出同樣結果先可以容許繼續運作。假設依家壞咗一個電腦系統,後備嘅第三套電腦系統投入運作,都應該要兩個獨立嘅電腦系統得出同樣結果先會繼續運作。點解可以用後備電腦系統嘅時候出問題,用正常嘅時候無問題,咁姐係佢每部電腦都唔同計法,定係個系統根本冇確保只有兩個電腦系統得到同樣結果之下先容許系統運行?

今次事故最有趣嘅係,港鐵出事之後,負責軟件開發嘅公司Thales喺實驗室模擬測試都出現同樣問題。係咪 Thales 對系統做嘅試測做得唔夠呢?好可能係,不過現階段未有調查報告講咩都係鳩估。問題係,點解咁都得?唔係應該試到足先出街架咩?呢個又去返軟件嘅複雜程度嘅問題。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全哥過去年輕時在騎師生涯中的成績真的非常普通,所以好快就轉戰幕後由低做起慢慢升上副練馬師的職位,雖然在最初兩次投考正練馬師都失敗,但全哥沒有因此放棄從而去了蔡約翰繼續副練馬師生涯,而在蔡神仙馬房中全哥盡得師博真傳,在上季第三次投考正練馬師終於成功開倉更打破師博首季贏得最多頭馬紀錄,真正的大器晩成。

如果無左正印,同第三者嘅關係仲會唔會咁穩定?做男女朋友甚至夫妻,一段長久關係,相處上有好多事情需要磨合忍讓,而同第三者相處,大抵只係諗下次開房嘅酒店,需要磨合嘅都係圍繞性愛,延伸開去可以包括睡眠習慣,臨訓刷唔刷牙、有無扯鼻鼾、搶唔搶被之類,屬於技術性(和性技術)嘅層面,未去到心靈契合咁遠。

他們的日常都是哽哽的。哽 : 像喉嚨有硬物,阻塞,氣結,語不成聲。成年人說這是病,吃藥便好。去年,他們開始流行啃Billie Eilish (BE)。她的音樂像抗抑鬱藥,遏止情緒波動,啃後的狀態叫甚麼呢?放空?不對,放空有一種爽。是愣神,腦後像掛了鉛,平衡了神經傳遞物的缺乏,將他們穩定於「不勃起,零衰痿」的情狀。BE掀起了一股集體愣神,抵抗了「哽哽日常」啃嚙他們的心。

洋相

小時候,家貧,家人都沒有教什麼。但人越窮,就越怕人看不起。所以,就算家中沒有一個錢,他們都很害怕我們「穿起來很不好看」。母親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你穿起來像個乞衣」一樣。

肥西本來都掛住湊女唔撚出聲架啦。係見啲舊同事話收到風,話唔知點解個撚個唱片公司都話要搵打手,話唔知做乜撚野,間間公司都以為個網好撚緊要,總之而家要打網戰。

合約寫明每月不可玩手提電話超過三次,否則扣糧

西隧今次Fat Fat 了

在商言商,亦沒甚麼投訴的。只能說政府當初條款養了惡犬,今日反咬市民一口,怪誰大家都知。

香港你話無呢啲地方咩?咁又唔係無,但係香港最大嘅問題,就係貴租。即使出面有人整咗個場出嚟比人租嚟用,普通嘅學生根本就唔會有能力負擔到長期係果度打躉嘅開支。香港人見錢開眼我相信大家都知架啦,就算你呢啲Engineer Hub 幾有意義,大地主們都係唔會減你租架嘛,同埋就算有呢啲Common,主要對象都係Start Up,學生?你都係去返自修室做功課先啦。

對站在道德高地的香港人而言,你可以知道「鬥慘大賽」,現在應是半斤八兩了。「唔死果個,就會係最慘」、「現在被傳媒審判了你說可不可憐」?只要現在校長會或辦學團體再找幾個KOL輕輕一撥,指「校長你估好易做?」、「你有冇見過老屎忽老師?」,再加一句:「我其實都係打工!如果不是辦學團體迫我交數,我好想叫老師操tsa?」那就到時風向就可以180逆轉。

份糧包埋架!

請問一下一個月九萬八的尊貴議員,對他們的選民的精神健康,是如何「理解」的呢?選民「長期受壓」的問題,又應該如何正視?如果一切只是用「份糧包埋」去開脫,去說明,那即是「無計」吧?

直接説粗口應該還順耳!

世界上沒可能做了妓女,又要做聖女的,不要自欺欺人了。不要跟我説,因為做警察有生命危險心理壓力大,因此知法犯法。你選擇投身某個行業前沒有對收入回報、自身風險和承受能力做過評估嗎?還説這是保護他人或是市民性命財産的行業。同理,教育界的壓力很大,除了源自行業本身外,整個香港教育制度,對下一代承受能力,培育觀念都有著根本性問題。選擇入行就要評估這個收入工資,値不値自己承受這個壓力和制度。否則,你可有能力的話.你可積極地成先導者去改變大環境。相反接受不了,承受不了就轉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