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片中找了擁有姣好面容和曼妙身材的寫真女星飾演虐待兒童的母親。

養老的背後目的到底是甚麼。

係香港,仲有邊個想論政?

健吾,我睇到個民主派話民調單野,就真係好笑。爛頭卒就民主黨做,公民黨呢?回應左未? 佢地明明係泛民第二大黨呀,佢地而家留定走,有冇同人講?第7屆立法會選舉,明明畀人dq晒架,點解而家唔出黎反抗下?唔出黎講佢地唔接受不公義既委任?點解要等民調?

近日香港某大型集團推出獎賞計劃,廣告鋪天蓋地。集團旗下商店都換上藍色主色,在店中播放著配上舊曲新詞,耳熟能詳的洗腦歌。標榜能夠在消費同時賺盡獎賞,讓一分一毫花得更有價值。深入了解一下,要消費過千元,才得到一個葡撻,你覺得值得嗎?

黃道十二宮被送中,我絕對懷疑係台灣送既大禮,黎緊呢五個我絕不睇好。

人愈大愈唔敢拍拖

拍拖,話易唔易,話難唔難,老土啲講有時都幾睇緣份(講完都覺得自己好old school),當然都睇你係想認真拍,定係散拖都OK啦,但我覺得年紀大咗,考慮係會多咗,唔似得廿幾歲嗰陣,有feel就試咗先,唔得咪散,然後再搵過,因為每次試其實都好攰,要重新認識一個人同畀人去認識,相處嘅時候要互相遷就、磨合,需要好大耐性,當中有開心、有感動、有失望、有傷心,即使到頭來係提出分手嗰個,其實都需要時間去復原,總括嚟講就係「心很累」。

愉景灣横山徑無咩人行(一個山客都遇唔到),可能唔出名又唔係上山頂KILL BILL,夠野外、難度低、唔係鋪晒石屎但又好好行,真行山徑,唔係咁多,要感謝管理員維護得呢條山徑好好。

與前度看電影

與前度一起進場看愛情片,我從未試過。我的前度都變成不再聯絡的陌生人,即使知道她存在,知道她的電話沒有改變,也從不會按下語音鍵,哪怕是一句訊息,一句問好,也不會去送出去。她與前度,卻是那麼樣的藕斷絲連,這些年來都保持通話,也知道他是最關心她的人,甚至有人向她展開追求,她也因追求者沒有前度的好,而斷言拒愛。

迎新是Hall的大事。

但係大個咗,我知道有feel唔係大撚晒

2018年deliveroo 邀請大家轉件薪,deliveroo 就不斷講緊件薪啲正面嘅事項,我就瘋狂講佢件薪嘅負面嘢,鬧到佢哋飛起,個陣deliveroo 只需要做多啲宣傳,基本上咩銀彈都唔需要,就有一大堆人會轉過去,今次突然嘅邀請,加上一個完全前所未見嘅金額邀請你轉,我覺得唔係單純想邀請你轉咁簡單。

《花木蘭》在亞洲上映,反而係其他地方如加拿大、澳洲、美國就以網上串串流技術Disney+上播放。而台灣、馬來西亞、泰國等地上映,都成為當地票房冠軍,可見這個亞洲題材的電影,仍然有其市場,即使有不少團體說抵制,但消費者仍然身體卻很誠實走入戲院,口裡所說的反抗,都只是講而已。

廖化是個曾與關羽出生入死的將領,絕對有大將之才,在蜀漢建立之初,廖化一直都算得上是一線將領。廖化首次在《三國志》裡出現,是在劉備稱漢中王時,封關羽為前將軍,廖化則是擔任關羽的主簿。後來關羽大意失荊州,父子相繼被孫權所殺,廖化輾轉逃回蜀地,劉備東征孫吳時,廖化還自領一軍參與,表示他的軍事造詣也有一定程度。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從東京之恥看日版 #MeToo

最後是日本大眾普遍認為是伊藤打擾了社會的安寧。

我呢排會喺公園坐一晚
唸緊你會唔會突然間DM翻我
同我講 我過嚟揾你丫

二十九年過去,「瀟灑」一角居然重現人間,就是警方製作的一個防騙案廣告,鍾鎮濤再次演繹「瀟灑」一角,其廣告在各地鐵站有海報,並且叫人慎防陌生人來電,「瀟灑」立即叫人收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