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鎖匠的故事

每個人都有至少一個故事,藍先生的故事,是關於開鎖的。十九歲那年,考獲電單車牌,終於能夠在深夜時份,代父出征,為「失魂魚」開鎖。第一單生意,發生在凌晨三時的馬鞍山耀鞍邨,他透過WhatsApp接到這Order,要開鎖的人,是一個意想不到的女生。

曾幾何時,佢同好多未玩夠嘅男仔一樣會喺蘭桂坊等地方搵食,但好快就覺得落得去蒲嘅女仔都有一種俗氣嘅感覺。雖然佢自己都唔係話想拍長拖一生一世,但大家都有自己個人口味,散拖都唔一定要搵MK妹架係咪?就喺佢開始厭倦去蒲同時又想搵個地方去識女仔嘅時候佢收到一張朋友嘅囍帖,然後又比佢喺嗰次識到一個啱佢心水嘅姐妹拍咗一排拖,自此之後人地嘅婚禮就變成佢個另類搵食場。

「佛誕,要燒嘢嘅咩?」

Freakonomics 之嘲笑無用

泛民幾子議會終於舒展筋骨,獻世派陳痕賓之流則繼續養尊處優地插水抽水,阿賓「聲稱」自己左手在議會衝突中受傷,佢煞有介事「包紮」傷手出來接受訪問,偏偏佢那副求其到令人慘不忍睹嘅三角巾功夫,而佢報稱右手受傷但紮起左手也是比臨時演員更跑龍套嘅行徑,如果我係外媒,真係會以為香港嘅議員原來係弱智的(其實大部份都係)。

呢排覺得交友app D 仔仔實在太沒趣,加上已經厭倦左喺約到人出嚟之前要有好撚多無意義嘅無聊對話,所以進入左休漁期:好少開交友app,開都係睇msg,有心情就覆下,無心情就算,所以都冇乜漁獲。

上個月Jordan Peterson對Slavoj Žižek(齊澤克)的世紀大辯論,可謂近年知識份子界難得一見的盛事,據說黃牛飛甚至炒高至三千加元一張。辯論的題目是《快樂:資本主義 vs 共產主義》,不過其實完全不似辯論,亳無火藥味,內容亦離題萬丈,倒不如說是兩位學者在開脫口騷。雖然如此,卻無損這場辯論的可觀性,讓新思維為腦袋充電。

【MCU】為Star-Lord 辯白

之前講到巴之閉天上有地下無,又「逆轉無限」又盛,人人以為靠佢翻盤的Captain Marvel,一句「我唔得閒」就九成時間無出過場都算,點知原來全部都係吹水,唔止揪唔贏Thanos,更是反勝為敗的關鍵!一開頭仲串柒柒咁豪言「如果我早到,Thanos晨早收檔啦」,喂,將Thanos斬首果個是Thor

到咗出嚟做嘢,係間少林寺嘅公司返工,開頭都好開心嘅,但始終都有女人存在,啲鍾意權力嘅阿姐,搞是非搞單打,搞走咗好多年輕人,係得我咁硬頸,點搞我都唔走,等佢失權。仲有一個男人婆,哩個極品真係要另開一篇文章先夠打佢嘅衰嘢出嚟,但要講嘅係,唔好以為男仔頭、TB嘅女性易相處,唔撚係囉~

嗰隻嘢好似抓住咗我!我睇唔到亦唔識嗌,係咁畀佢扯住出嚟。好痛!爸爸點解會咁嘅?隻嘢整到我好痛呀!佢又硬又凍仲好大力扯緊我出嚟呀!媽媽呢?媽媽喺邊呀?隻嘢扯甩咗我隻手呀!好痛呀!爸爸媽媽!點解會咁嘅!?爸爸媽媽係咪唔要我喇!?隻嘢又嚟喇!佢捉住咗我個頭!佢拑得我好實,個頭好痛呀!佢想扯我去邊到呀!?爸爸!媽媽!

生仔要考牌

全職媽媽簡直是神奇女俠,24小時,1星期7天無間斷,還要長憂99…… 既要顧孩子健康、作息、學習、人際⋯⋯還要抗拒隨波逐流的社會壓力(即是小朋友要十八般武藝,要入名校,要如何如何)雙職媽媽是一個人的仇復者聯盟,白天上班耗盡精力,晚上回家還得跟功課,關心孩子身心健康。媽媽,實在是偉大而可敬。

之前中國拆十字架、拆教堂、拉神職人員,我地會期望身處「一國兩制」既保護,尚有少少言論自由既香港,可以係呢個問題上面表達下,於是我地好支持邢福增去年提出話想請協進會去表達下我地香港基督徒既關注,當然更加希望中國政府可以停止打壓行為啦!而中聯辦就係中國政府係香港民間溝通既「對口單位」,於是好自然大家會期望協進會可以向中聯辦反映。可惜當時既協進會總幹事,後來因為性騷擾事件落左台既盧龍光牧師拒絕左。

教我如何不愛利物浦

記得高普初初來臨利物浦的時候,談及四年之內希望帶到利物浦能夠爭標,終於在今日卻只是以一分之差,無緣英超冠軍,但卻打破了球會積分,也創下英超史上歷來最高分的亞軍紀錄,而且全季三十八場,只是以一場落敗,而這一隊就是暫時比我們更強的曼城。

「喂!我交了男朋友喔!」我像平日一樣拍打著你的背,裝著興奮揚起僵硬的笑臉道。可是當你聽到我的話後,像是感到難以置信,一動也不動地呆在原地。難道你認為沒有男生會喜歡我嗎?所以驚呆了?

基於太太為素食者,腹中的孩子便是「胎裏素」寶寶。曾經做過些資料搜集,了解一下胎裏素對寶寶有何裨益。有研究指出,胎裏素的孩子能吸收足夠營養,身子會較強壯,而且抵抗力、情緒控制會較佳。由於沒有接觸過肉類激素,腸胃較其他小朋友好,新陳代謝亦較快。

第一次見Raymond 的時候,他仍是無名的那一個,他仍是昂望著一個永遠連勝的神話。他一直在質疑自己。我真的可以?我真的可以嗎?

兩爪機設計其實對初學者並唔「Friendly」,因為爪既移動方向、距離以及高度有限,加上只有兩個制既「簡單操作」,唔可以做到逐下逐下對位落爪,大幅增加難度。而且每部兩爪機都會因應目標物作上唔同調整,務求想大家入多幾個Credit增加「刺激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