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如果以一個正常想邏輯去諗,你係唔會諗得出點解一個香港特首可以同廣大市民背道而馳到依個地步。由反修例開始大家已經睇得出香港市民嘅民意對佢嚟講係Nothing,不過佢嘅每個決定都仲可以話係為咗死要面子,為咗將反抗佢嘅一代趕盡殺絕而做,充其量叫冇人性,但都睇得出佢目的係咩。

在1:99中心呼喚愛

確診突破一千人那天,阿芷說,她口罩不多了。阿康從自己的存貨分出一半給她,後來乾脆說︰「我們每天下樓不就要耗掉兩個口罩嗎?你留在家,我送去給你。」

Long D 無結果

兩個月前說我對你好重要,為什麼而家你說我們距離好遠,無左感覺。

最近武漢肺炎弄得人心惶惶,香港口罩供應不足之餘,連海外訂購也接連被取消訂單,即使有錢,也很不容易才能買到一個口罩,保障自己和身邊的人的健康。

食精可以醫武漢肺炎?

他身穿黑衣站在門前,雖然只有170米高,但他帶點俊俏的笑容卻為他加分不少。

「我地做教育係教人,唔係教書!」呢句話看似理念崇高,好有「春風化雨」嘅氣勢。無錯,我無用錯詞語,係氣勢。因為講得出呢句咁嘅野,一眾「土皇帝」、「山寨皇」,或者一D管理層。

武漢人在武漢的患病率,係日本人在武漢的患病率的十份之一?

不過最近才知道口罩原來有分什麼PFE,VFE,BFE,有齊才能有效阻隔病毒,人老了對這些也是一知半解,遲了一步購買,到處找合規格的口罩發現已被炒至天價,十倍價錢起跳仍是難以入手…惟有下班後到處撲口罩,走勻了二十多間藥房,忍痛買了一盒$200的,你問我是否不知道這是「人血饅頭」價?不,我知道,只是如今一罩難求,我不知道下一個確診個案會不會就是自己…

反送中和封關都是為了區隔中港之間,就是要一道防火牆

果然係國務院直屬公司,市場反應好快。搭鐵大家都無路架喇,搭中旅巴士啦

大家都經歷過公開考試,一百條4揀1 的多項選擇題,根據或然率,全部亂撞,都有四分一答對,即有25題正確,偏差都應該屬於統計學誤差計算之內。

新年唔駛去沙田睇賀歲盃,係豪宅一樣睇到。保安、清潔為咗利是可以去到幾盡?

好人

老闆說香港現在不封關,以後就被世界封。

樓上四五樓住客就更加好笑,吊鳩班大偈話佢地不負責任,唔盡力去Pump水走,只懂鬧船長七嬸

潮語不潮

其實撚的出處連白居易的詩也有,《琵琶行》中的「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六么。」,是用手搓揉之意。

這些年的慘事實在太多。由上年年終開始,有不少人有PTSD(創傷後壓力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再加上最近疫情事故,口罩都要搶一餐,情緒容易起伏、緊繃甚至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