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偽影評】《屍殺半島》

戲中提及一隊631部隊,原本是保護市民,希望可以帶領百姓安全撤離,但是隨著時間日久

我淨係記得最後一次見佢 喺佢離家出走個一日落大雨 我唔記得覆佢
佢一個人淋咗3個鐘嘅雨 之後佢就無再見過我

一插入之後 我人生嘅空洞好似都因為同少女性交而變得實在

人生若貓

貓叫帶子,應是隻異國短毛貓,與加菲貓同種,特徵是鼻子很扁,淺啡色毛,毛色亮澤悅目。數個月大的時候,他就獲領養,主人對他萬般呵護,照顧備至。貓長大得很快,如今肥肥白白,有時狡猾,卻很深得人心。

「掃把星!讀屎片!」友人眼巴巴看著自己用心做好的功課給撕成碎片。
「傻㗎你!你做乜唔同老師社工講呀?」我驚呆了,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父母。
「冇用㗎,我之前間學校個社工咪就係想插手,我畀人打都算,佢哋索性幫我轉埋校呀。」

例如陳彥霖之死,雖然網上瘋傳一大堆疑似陳母屍體照、也有不少陰謀論無限想像,但我只想提出一點:資深法醫馬道立已言「女遺體被發現時全裸確實可疑」,但警方卻極快把遺體火化,原因在哪?如果死因有可疑,即使家屬希望盡快火化、也當保留屍體作證據。我針對的是,為何警方會如此「迅速」地火化屍體?是要「毀屍滅跡」?這不是「合理懷疑」是什麼?

    豪宅屋苑五星級服務是係常識!當然員工嘅稱呼同樣要「升呢」,唔好講係保安,試吓講係禮 […]

即係唔關身形事,各有喜好,我個人覺得中大email係靚,佢私下都答我一啲私訊問題而且好friendly,多時一個人嘅觀感都係從自己同對方互動而有所影響。

佢唔係放上Patreon叫人課金、唔係想搵人埋單,而係對自己好有自信,好想同人地分享自己身體嘅美。

03年我就開始加入一個義工團隊,其中一項長期服務就係獨居長者探訪,其他就係我地當時因應社區需要而去籌辦唔同活動服務社區。就算依家個team散咗,但長者探訪都仍然無停一個月一次,直到疫情爆發先暫停。有啲探訪咗十幾年嘅老人家已經產生咗感情,機構話暫停啫,但有佢地電話嘅義工就如我咁又點會唔私下關心佢地。

佢叫呀Kat。廿四歲女,戴住圓框眼鏡,扎住馬尾個樣斯斯文文。我同佢網上識嘅,現實見過兩次面,唔講得上好熟,同佢亦唔算好傾,我又唔鐘意佢嗰種偷食仲毫無悔意嘅性格。雖然話唔熟,但佢時不時就send自拍俾我,買左新睡衣呀,有新唇膏呀,睇到我完全唔知點覆。屌我唔係gay,又唔係你條仔,又唔覺你靚,send俾我究竟做乜鬼野。一開始我都嘗試讚下佢,但一讚佢就send得仲多,於是我開始無視佢啲自拍,但佢依然會無間斷咁繼續影selfie俾我。

話說有人cap一間水晶ig shop 嘅圖比我睇,話啲勁細粒手串能量強過原石,最正仲要店主話佢地啲水晶全部用儀器測過能量,好過其他shop好多架,好科學乜乜乜… 得啖笑啦~白白就唔直接答你,用例子答你~

有試過血科病人吃過麵包後引起病情惡化,所以建議血科病人治療期間不要進食麵包、餅乾、蛋糕。聽到這個消息真是令我晴天霹靂,我居然會有不能吃麵包的一天。這算不算是遲來的懲罰?是不是要懲罰小時候嫌棄麵包的我?

外賣仔

Dan甘願當一個沒有靈魂的掙錢機器,盤算每日收入一千元,連續工作三十日會有三萬元月薪,這看來瘋狂,但的確有很多外賣仔不打算讓自己休息。

這場城市民歌熱潮中所出現的城市想像,點點滴滴沉澱為青年人的文化身份。也讓今時今日的我們在用眼睛探索社區之餘,也用耳朵聆聽城市的心聲。

喜歡上一部電影,像喜歡上一個人。一直知道它的存在,但沒有特別去了解它。直到機緣巧合的某一天,在漫不經心的一個瞬間,它突然出現在你面前,那時覺得,嗯,挺好的,就看一下吧,於是翻開來看。然後沒有任何預兆,莫名就帶來了深刻難忘的悸動,自此內心不知不覺滋長了什麼。對我來說,《誰先愛上他的》就是這樣一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