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藍領應該比白領高人工?

讀書多,讀書好,似乎已不是在職場有利的優勢了嗎?我當然不可以同意,也不能同意。因為,讀書是會令人進步的。有讀書和沒有讀書的立法會議員,是看得出高下的。至少有點名的大學畢業的立法會議員,英語以及其他思考方面的事情也是比較令人覺得舒服。當然,我也不覺得香港任何立法會議員(不論派別),都有台灣總統蔡英文的閱讀高度。(是的,是我錯,我不應該把蔡英文跟香港的那些議員比較的,那是把人和豬作比較,是我不對)至少,多讀一點書的,也是比較合理的那一群。

話說小白喺公司做咗侍應兩年幾,有一日做做下野跣低咗,然後就放咗兩個禮拜工傷病假,期間都正正常常有寄啲病假紙同收據返黎 Claim 錢。不過小編都諗緊佢應該仲有排放,點知突然佢就打俾部門經理,話聽日會返工。部門經理循例問佢好返未,仲有無痛,佢就話仲有少少痛,未必做到侍應嘅野。部門經理就梗係叫佢抖多幾日,繼續睇下醫生,拎住病假先。

筆者一直都有關注華為的事態發展,在三月七日,華為高層招開特別記者大會的時候,有一名記者提問華為高層,提問內容大致是Kaspersky在2017年曾提出類似訴訟,Kaspersky的理據最終在2018年被駁回,華為會否步Kaspersky後塵?很多傳媒之後就此事訪問美國的法律專家,律師,他們大部分都認為華為會步Kaspersky的後塵。在好奇心的驅動下,筆者閱讀了Kaspersky在2017年12月18日在美國聯邦法庭存檔的Complaint,Colleen Kollar-Kotelly法官於2018年5月30日簽署的Memorandum Opinion,以及美國聯邦上訴法院在2018年11月30日的判決書,從而推測美國一方,回應華為訴訟書的理據。

市面上,最多嘅其實唔係KOL,佢地係KOF,只係當真正嘅KOL 發表完意見,起左度護城牆,呢班KOF,就會返去佢地個狗竇,跟住人地支笛起舞,做其KEY OPINION FOLLOWER。呢班KOF,當幅牆未起好嘅時候,佢地會龜縮,可能縮埋喺自己教緊嘅補習社、炒炒賣賣又一日嘅金融公司,所謂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你想佢地呢個時候發表意見?真係sor9ly。

有時保安研究員會發現新嘅保安漏洞,嚴重嘅話,入侵者可以隨時 hack 入啲做足保安措施嘅系統。廿年前,啲人會貪玩攞嚟整啲無聊電腦病毒,最壞都係刪除人哋電腦嘅資料。不過由於呢十幾廿年所有嘢都電子化,被人 hack 嘅後果就嚴重好多。最少,黑客都可以將你嘅資料加密然後迫你用 bitcoin 解鎖。

《幸福定格》數分鐘的影片一直在FB播放,夫妻穿着最輕鬆的居家服,聊起沉重的感受,更多時候是女方展開激烈控訴,「我根本就是討厭小孩」、「婚姻不好玩,我付出太大的成本」,然後哽咽哭泣,而男方冷冷靜靜的坐着。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弟弟型」跟木納的男人問,「到底變成家人這件事是好還是不好?」

「其實都去咗幾間公司Interview,但次次返嚟嘅Offer都係咁壓我價﹗」我不停向她抱怨,為自己被貶值而感到無奈。「Fresh Grad就預咗畀人壓價㗎啦。」她跟我說。

輟學生談中大

中大的校園環境景色優美,且號稱「香港三大」,吸引不少人慕名入讀,筆者也是其中一人。入學的時候,筆者抱持雄心狀志,決心要在這所享負盛名和學術氣氛濃厚的大學中,努力培養自己的品德修養,追尋理想,做到先修身,繼而平天下。立志即使身邊的友人如何「頹廢」,也要出污泥而不染,保留一顆對學術的赤子之心。可惜,隨時日過去,當初的鬥志逐漸被磨滅,亦漸漸失去人生目標。

生仔係一個自私嘅決定,個仔生咗出嚟亦都無得揀,變咗養仔就成為咗一個自私決定埋單嘅過程,畢竟一個人未必係想出世,你局咗佢出世已經夠慘。如果生出嚟仲要無人理,無人養,咁就無論係完全無考慮過個仔嘅感受。而既然你都真係唔理,同時你都無罪惡感,咁點解唔戴袋?又或者意外懷孕嘅,點解唔落咗佢?

一年一度。謝師宴。

「屌你,死肥仔,嚇撚死我。幾驚俾人捉。」「細膽得你。依家又唔係返學。」「係姐。」

  目前為止,一九年不算是好的一年。近日的各種社會事件(理大事件、流感期醫生的種種控訴、以至近日小學 […]

響門口個陣聽到屋入面有電視聲,但係我就梗係唔會好似電影入面嘅嗰兩個大賊Harry 同埋Marv 咁樣走咗去啦,畢竟你有電視聲,咁即係有人會接收外賣啦。我就去撳佢門鐘叮~噹~!叮~噹~!過咗十幾秒,無人開門喎。

一國兩制這個笑話

最近,有一些台灣朋友,都同我講,話佢地在討論一國兩制。而當他們知道我是香港人,就很想問我的意見。我和我的前學生,一個最近交了台灣女朋友的香港男生

薪俸過高,害死勞工

教師跳樓哄動全城,特立獨行的肥仔亨發表評論,認為教席永續和薪酬過高才是悲劇源頭。

現時如果J2要直播海外賽馬而不播六合彩,會一早出提示畫面,該期攪珠以字幕形式公佈。雖然如此,因為賽馬節目由馬會製作,所以如果在攪珠後要出跑馬燈報六合彩,就要無綫與馬會協調,例如撞正馬匹開跑時當然就不會出六合彩跑馬燈;如果在現時畫面及賠率資訊,即賽事開跑前後,要先放大現場畫面而暫時提供賠率資訊,然後就在畫面下方提供六合彩跑馬燈,初時只是大約提供一分鐘,而現時能增至兩分鐘,然後才再提供賠率資訊繼續如常直播海外賽馬,而節目中旁述亦不會談及六合彩取消在電視直播一事。

返深圳玩

「對啊,周圍都是香港人。而且我去的地方是九坊,東西都是好吃的。而且地方都大,加上周圍的人都應該算有錢的。所以他們不會大吵大鬧。」D先生說:「而家cheap 人去晒邊?去晒上水囉?我住上水,日日都好辛苦。個個cheap大陸人,都係係香港買水貨。你估真係貪你香港好呀?香港而家係用黎做野架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