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是哪一個警察這麼厲害,可以把那個犯案多次都能脫身的犯人繩之於法呀?」好姐一邊低頭看著報章,一邊喃喃自語。

我記得,十年前,我在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某教授的辦公室,他沏茶,我給他新書。那時候,我們聊「香港」這課題的時候,他待我上賓,傾囊相授。他曾經對我說一個故事:有一個現在被稱為泛民的大家姐,在一條條例草案不被通過之後,傳了一個很長很惡的電郵給很多學者,說「條條例衰左就係因為你地唔撐呀!」唔……那一秒,我有點猶疑,(我說多一次,對文盲眼殘智商有問題的深黃絲,我唯有有教無類的嘗試多說一次,請你們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只是猶疑,我沒有質疑那位泛民阿姐的對錯),我甚至反思,學者的工作範圍,應去到那兒。

你對陳維安涼薄之時,又有沒有想過南丫島慘劇,又或是經歷海難的香港人,對著這笑話是笑不出的?我的家人,都有癌症歷史。她們有不少都經歷癌症治療的人,所以他們對韓劇內出現的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絕症gag,有點感動都不覺有。

食個豆腐都得罪你啊?

女權最矛盾嘅地方就係佢地所謂嘅目標係要女性唔再弱勢(雖然我唔知弱喺邊啦吓),但每次出嚟抗議或者自覺被迫害嗰陣,將女性塑造成最弱勢嘅永遠都係女權本身。每次都話女性被壓迫,每次都話社會冇將男女一視同仁,但明明大眾都冇做過啲乜,只係女權拉低女性嘅能力然後話女性比人睇少,你一質疑佢就係霸權,唔尊重女性,然後你身上就會多咗一堆罪名。

為什麼遊行沒有年輕人?

「你叫我出來衝?衝完好等你們有點緩衝,買時間,用我們的未來,自由,生命,前途做人盾,等你們可以離開香港?你痴線架?你遊行你的事,不要搞我。」

小說《少年》主線講述一群小六學生,聊到即將舉行的煙花大會時,拋出這樣一道問題。三五知己認真討論,各執一詞,遂相約於煙花大會當晚到鎮上偏遠的燈塔,從側面的角度看煙花,找出答案。說到底,問題是由作者岩井俊二想出來的。當年徘徊在大學與社會之間的岩井,想出如此「小學雞」的問題,引伸成訴說小六生情懷的故事,是不是在半個學生半個大人的狀態下,作品因而寫得特別出色?不管現在有多大了,故事總會讓我們沉浸在小六的模糊時光……

之前有過一段有趣的曖昧經驗。我喜歡他,但沒有到非要在一起的程度。曖昧都是一個樣,每天傳傳訊息,談東談西,過程尚算歡快。這樣不間斷的短訊聊天活動持續了兩個月,終於到了一個樽頸位,可以聊的都聊完了。可是即時我倆心裏都清楚這個聊天室只是個苟延殘喘的存在,但我們沒有停下來,好像生要把它弄死也要繼續似的。

生日快樂,祝你快樂

在你生日的前一晚,我任性地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在你下班乘車回家的巴士站等著。晚風很冷,而我穿得很單薄,但冷風吹不滅我對你的愛。五分鐘,十分鐘,半小時,一小時⋯車站人來人往,我躲在街角,雙眼不斷搜尋著有否你的身影。其後看到一個黑色衣著,戴鴨舌帽的背影,那一刻以為那就是你。心頭一酸,淚水忍不住湧出眼眶,日夜想念的人就在眼前⋯看著那背影上了車,坐下。車開走了,才發覺那不是你。一顆心頓覺鬆了下來,同時也感到一絲的失落⋯這一晚我到底是會見到你還是不會見到你?我們是否真的只能有緣無份?最後我等到尾班車都差不多要開走我還是見不到你。

感謝那個前度……

沒有他,但你還是撐下來了,從前的你只要想到沒有他在身旁,你就會有想哭的衝動,擔心你最愛的他會忽然就離開了你。那種孤獨和空虛,是你不能接受的,就算是要離開,你也寧願是自己在他的世界消失,而不是某天睡醒後,便發現他離開了你,在你的世界裡化成一道光影

「你又搣指甲!我叫咗你唔好再搣㗎啦!十隻手指都比你搣損晒,你話你樣唔樣衰吖?唔好再搣啲皮喇下你!真係比你激死,叫你做你唔做,叫你唔好做你就偏去做,你而家係咪同我作對呀?係咪呀!你鐘意搣吖嘛,我幫你搣囉!搣死你!」

當拖糧是行規,你如何做?

出稿收錢先?結果呢?「就畀d 廣告界癲佬係d 圍內吹水group 度講你(佢又唔知我係入面果下好野架啵!哈哈哈,做人最蠢係咩?以為自己係背後講人是非,但佢句是非係講埋畀我聽既!)講完出黎,先要畀一堆網民話,之後再畀大戶講句『永不錄用』。」

追求的另一半

好多人可能因為以前好窮,長大後要賺好多好多錢,就係唔想自己再好似以前咁窮,無問題,呢一樣嘢係每個人嘅選擇,而每個選擇都有後果需要承受返。當我有人可以陪我關心我,同我好好溝通相處,我唔可以怪對方無一齊為大家段關係賺好多錢;相反,當有人要賺好多錢去為大家時,都唔可以怪對方唔理自己。而我,或許從小到大,到宜家,我都只求有一個人可以聽我講下嘢,願花時間同精神同我溝通,了解我需要乜嘢,邊個唔需要人關心,而我可能係比平常人需要更多。

有冇試過返工,大部份時間都好忙,突然有5 分鐘空閒,於是你就出去Pantry 斟杯水、食吓同事買嘅手信。呢個時候八婆同事June 又會突然經過見到你,然後大大聲問:「嘩,咁得閒食嘢? 唔駛做呀?」

「下堂唔好同小其玩啦,佢地爸爸媽媽粗聲粗氣咁,唔係好人嚟架。」得佢咁講一講起,雖然我只係幫個Friend 代幾堂,但係我都大概記得小其嘅爸爸媽媽雖然係粗線條啲,亦都唔係著得好光鮮,但係總算係有禮貌,起馬唔該前唔該後。相反,小樂 個呀爸呀媽就一湊返個仔就掉頭走。

有個17歲嘅少女,去左佢機構度「睇醫生」,來得呢度嘅,咩原因都好,總之唔會係三貞九烈。

2020年代的人生角色

早前有講過現代人(更精準應該係香港人)係唔需要拍拖,因為我地有太多角色,但又無咁多時間。如果講要達成傳宗接代呢個目的,避免人類滅絕,係可以搵政府定期收集精子同卵子代為繁殖,然後唔駛有另一半,唔再有父母,每個人啲角色先減少兩個,咁就應該比宜家好分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