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C 的政治取向,共事的時候,香港還算穩定,話題都圍繞學生和風花雪月,確實沒有涉及政治。

如此專橫政府,何曾要求各警員工會「政治中立」?敢問如此專橫政府,勒令選舉主任進行DQ已取得有效提名之參選人,DQ已取得當選資格及可重申宣誓之議員,諸般行徑,何曾屬於「政治中立」?

當個社會越動盪,錢嘅價值就越嚟越低,除非你走資移民。

你以為你不在「示威區」生活,「示威活動」與你無干?不好意思,現在到處都可以是「示威區」(包括你屋企樓下),警察拿著長槍隨時舉起;你以為你只是落樓下M記買野食、落商場行個街?不好意思,警察可以隨意落M記/商場捉人,催淚彈的氣味也可伴隨脆辣雞腿包、混和你的淚水一齊吞落肚。你想找個記者報導?喔,記者已被人打至頭破血流。

16歲那年

16歲的那個少女,她可以對旁邊的大叔說:「我過十年,也只是26。還有很長的時間,我不可以離開這兒。」

無細路係鍾意比人話佢細路。既然大家為社會行出黎,點解要特別標籤佢為弱勢呢?大家話咩幫助學生等等嘅行動,唔係唔好,但係點解要focus喺學生呢?係咪大人就唔需要援助呢?唔係呀嘛。咁點解要focus喺學生/細路呢個term?無細路係鍾意比人話佢細路,佢隨時因為咁唔接受幫助。

唔好話我阻住你返工

你班香港人咁鍾意返工呀嘛,之前幾日有人阻住地鐵,你地係度力屌佢地,話政治唔關你事,你好鍾意返工呀嘛。拿,咁你就唔好理我一陣係大家OFFICE附近搞風搞雨啦,我呢D都係勾結外國勢力架渣,你咪外交部又出信屌我囉。

不合作運動

如果你支持「不合作運動」的話,「令社會運作癱瘓」,理應是這個運動的目標。如果你search一下「不合作運動」是什麼?那是講當時印度聖雄甘地,為了對抗英殖政府的高壓統治,於是火燒英國運到印度的衣服,自行製鹽對抗官鹽販賣。當中有沒有暴力抗爭?一定有的。會不會阻到「製鹽工人」、「運鹽工人」返工?一定有可能。

專業問題,專業解決

無論戴老師好、警察好,我明白大家都面對著很不一氣的社會氣氛,深受很大的壓力,但讀書人有的是自省,那怕是戴老師或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目委員會前主席賴老師的言論,值得欽佩的是他們的反思,懂得在思考明辨後認錯,反之那些「有牌爛仔」、「無橫議員」卻只會為自己開脫,完全沒有分析對錯的能力。

香港警察,中共怕怕

這可視為中共對警隊的投名狀。發言人被問及調查委員會時,只稱香港最當前的危險就是暴力行為沒得到制止,而他相信依靠警隊的嚴格執法,定能令社會回復安定。這句話有兩重意思。首先是暗示不會出動解放軍(其實想想也知中共不會攬炒),香港事情香港解決,這與之後記者提問相互引證。其次明確表示平亂是當務之急,藉以為警隊充權,並暗示現時執法力度仍在可接受範圍內,甚至在有需要可再作升級。這段話等同是告訴警隊,你們就是香港解放軍,只要能平亂,歡迎使用任何方法,自己小心就可以。

當上議長的黑道角頭可謂八面威風,對不同政見的議員拳打腳踼,拿手好戲叫手下以棒球棍追打政敵及記者,後來更索性直接攻擊報社,連當時的屏東縣縣長都被他罵過娘親、攻擊過,誰估到這個不怕死的縣長後來卻扶搖直上,一直殺入中央,這是後話,但名字總要提提,縣長叫蘇貞昌。而黑道議長更口出狂言「過下淡水,殺人無罪」,〔下淡水即高屏溪,與台北淡水無關〕, 一石激浪、群情洶湧。

1911年10月10日,晚上大約7點,武昌起義爆發。由於事前革命黨人早就滲透新軍,所以當城內新軍一發難,駐守城南、城北嘅新軍亦即時響應,入城支援。直至10月11日凌晨1點半左右,起義軍完全控制武昌城。之後,漢陽、漢口嘅革命黨人收到武昌起義嘅消息,亦起兵攻佔兩地。到咗10月12日,武漢三鎮大致上已受控制,革命軍先正式成立鄂軍都督府,推咗黎元洪出嚟做都督。

信中介,就會輸

黃絲KOL 很喜歡「潔淨化」抗爭人士,什麼「學生」、「細路」之類的。我會不會說「我是前線抗爭的學生」?前線就是前線,有人說,前線被捕者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也有飛機師,為什麼一定要叫自己「學生」?好明顯,這些故事的杜撰成份很高。呃like,有操作的去令前線更少人,說「是時候埋檯傾」。今天《蘋果》(對,黃絲很愛的蘋果)又說公務員想請司長對話。哦?要對話了?對什麼話?對話的前設是他們有後退的空間。五大訴求都不去處理,有什麼好傾?傾,就是想息事寧人。

細路注意,請勿接受來歷不明嘅父母協助

想不到,我會在這個時候,寫這樣的一封信給你吧。正如,我想你想也想不到,你的名字會跟那個名字,放在同一樣A4紙上吧?

解讀港澳辦新聞發佈會

這些發佈會,一定有一些陳腔濫調的說話,如一國兩制、依法辦事、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之類,這些可以不用理,要理是一些平時不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