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這個「人大常委通過」,是公然侮辱所有於2016年9月於立法會選舉投票的選民,公然將他們的每一張選票放在地上踐踏,踏足一年。

就算是演藝界名人,例如任達華,也是非常好此道的,也不是道聽途說了,是他本人現身說法。2018年2月9日《明周》專訪,他自己親自說明的。《明周》如此報導:在 1990 年用第一桶金買樓後,再於 1997 年高峰位賣出獲利,其後在雷曼風暴、沙士和金融風暴後都曾經趁樓價低迷入市,除了在香港置業外,他不斷在海外買樓投資保值,至今物業遍佈北京、上海、倫敦、紐約、意大利和新加坡等地,擁有近三十個住宅和商舖,堪稱圈中的樓王。

打風與盼風

以前每次打風都看見一堆人為風球打氣,也有一些人諷刺式的貼上「李氏力場」的圖叫人「早唞」,預備「明天準時返工」。

今次打風有點不同,因為疫情關係,很多人已經換成在家工作。

睇到「傾向留守議會」依六隻字,大家都知佢地只係求財。

大家都知做past paper 好重要,但你有無諗過點解有些人做完效果特別好,但你自己好似無咩進步過呢?Spencer sir 想同你分享幾個好重要的點,希望你可以溫書溫得事倍功半

黃絲中意誹謗我就唔係新事,但呢單野,我真係唔撚忍你老母閪。

鄔爸

第三天清晨,熟識的黑色七人車停泊在熟識的位置,我很快就登車安坐。

如何落街跑下步都溝到仔?

如果自帶厄運嘅,好容易出意外嘅,就可以問人幫手俾位人哋入。例如:幫手搵嘢

新任區議員都做咗大半年,睇住啲人係區議員嘅page到留言可以分兩大類(嗰啲打手hater唔計啦),一係刁民覺得區議員萬能,當佢權力有如政府,仲想佢蝕住咁做先係幫選民。另一類就係盲目地鳩撐,民主派求其搵嘢做吓,例如數下巴士、幫小店派防疫物資、派政府俾嘅免費防疫物品、派中電俾嘅湯包等,佢地都好似好感恩,講晒感謝、辛苦晒,甚至仲當佢地係偶像咁睇,真係雙眼發光……完全忘記佢地無選民、無抗爭其實佢地乜都唔係(更加唔係特別靚仔靚女,仲有啲真係🤦🏻‍♀️),但就得到明星咁嘅待遇囉~

有日送咗單外賣去咗一幢甲級商廈,呢幢大廈我係做咗嗰區咁耐都未試過送過去,個次係第一次。可能真係咁啱得咁橋無單係送嗰度啦。(但係都好少聽到其他同事會送去呢幢大廈)咁我去到大廈接待處就諗住話要登記上樓送外賣,點知大廈接待處職員話唔俾上樓。我個陣心諗,吓?平日日間辦公時間唔可以上樓?咁我就當然打俾個客問下佢想點啦。

伯伯化身毒龍,殺哂成條村嘅人之後,和尚黎到呢條村莊,餵食好肚餓嘅毒龍,毒龍原本都放低戒心,慢慢軟化。但係去到有一刻,和尚以為毒龍已經可以道化,佢只係起左一念私心,表露左佢係黎處理毒龍嘅初心,敏感嘅毒龍覺得被背叛了,因而攻擊。

以酋還是未進

這些所謂的和平交易,過去都出現過,最經典莫過於1995年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以色列總理拉賓與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三人在美國白宮見面的經典一幕,他們在奧斯陸簽了和平協議,並確認巴勒斯坦立國,和以色列分享土地,及後拉賓和阿拉法特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家都以為這真的會讓中東有和平的日子,但事實並不然,協議沒有真正落實,以巴在過去二十五年關係一直沒有改善。

筆者就粗略咁將自秦以來,嗰啲企正喺歷史十字路口嘅人──歷朝歷代嘅開國皇帝,真正嘅新聖人、真龍天子,當佢哋過完二字頭嘅人生,踏入三字頭嗰一年做緊啲咩。講明先以下嘅30歲係計實際嘅30週歲,唔計中國人嘅虛齡。

其實要自煮冬蔭功醬唔難,只係有啲煩,煩就煩在預備工夫。

無功能的女人

我們總以為男人需要一個十全十美的女人,或許男人也以為是這樣。但往往他們需要的是一個讓他們感到有挑戰性,不會什麼都依著他們來的女人,讓他們感到有趣。不然你越付出得多,他們就偏要來測試你,看看你還能為這感情願意付出多少的努力,就如看馬戲,玩飛碟一樣。

早於12 世紀及更遠的古代,慈善文化多與社會問題及信仰一併出現。例如中國儒家思想強調仁愛;印度教提倡慈善為奉行的義務;古希臘人相信慈善是民主的基礎;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經文往往呼籲信徒照顧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