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面對中年同性已婚上司瘋狂追求,渣渣田採取「拖」字訣,冇直接拒絕之餘更加多次選擇逃避問題。

跟鬼佬做嘢原來都幾好

唔知係咪外資公司嘅關係,人工同福利都好啲,淨係大假數量已經係我上一份工嘅雙倍

自由派的潰敗

「大國崛起」與「小民尊嚴」的問題,自由派是「我不管大國崛起,只要小民尊嚴」。工業黨說:「小民尊嚴,必須且只能建立在大國崛起的基礎上。」現實已證明自由派的思路是不行的,因為不管是資本家還是共產黨都會讓它不行。

Martin Seligman於2011年提出的幸福模型(PERMA),指出人若想得到持續的幸福,便需要五項不同的元素,分別是:正向情緒(Positive Emotion)、投入(Engagement)、人際關係(Relationship)、意義(Meaning)及成就(Accomplishment)。

【外賣仔日記】神秘外賣

「千祈唔好話俾個收件人知,邊個嗌外賣比佢」

像康永所說對愛情的比喻,愛情便是我將我的心交給你。

人每晚睡眠時都會做3-6個夢,而整體而言,人在夢境裡經歷負面情緒的機率比正面情緒的高,可見做惡夢其實是常見而無可避免的事,但我們能夠擺脫惡夢嗎?

公司指引係打咗電話,系統就會自動開始倒數計時,夠鐘唔見人我哋就係可以離開,我哋撳掣離開前系統會問有冇地方可以安全放低食物,例如放低響你屋企門口,掛響門柄等等,如果有就將外賣放低安全地方離開啦,但係你個地址又唔比我上樓,我要響條街等你,咁我邊有安全地方放低呢?

黃德斌、MIRROR 成員呂爵安(​Edan)和盧瀚霆(Anson Lo)這個「雄」風澟澟的組合,突然人氣急升,登上搜尋榜第一位

醜陋嗎?還是容貌焦慮?

有次和她一起吃飯,話頭正到興起時,她卻忽然斂下笑意,手裡一陣忙亂,一把抓起口罩戴上,留下錯愕的我問一句:「怎麼了?」這才知道是因為她喜歡的男生路過了。

在香港屋宇法例,犯法的意思就是僭建,而僭建的意思亦不複雜,每一個住宅單位,在屋宇署都有圖則存檔,總之如果這個單位經過任何改動之後,佈局與原本圖則不同,就是僭建。

「你可唔可幫下手呀?搬屋啲野究竟你會唔會搞?」最近男友做嘢好忙,安排搬屋嘅工作都落到我身上,然後我開始燥底。

「吓⋯⋯我會呀。無話唔會呀。」

正面適度的追星行動,是能夠讓這位明星成為自己的生活動力、去成為一個更努力、更有正能量,在殘酷不已的世界上存活下去的人。每天起床,你多了一個起床的原因,你會為追星而興奮開心,而不是只是生活生存瘋狂追趕。

Mirror成功入屋,引起不少迴響,近日甚至facebook出現了「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這個曲線粉絲團便是一例。

當時薛定諤提出這個思想實驗去證明量子糾纏是不存在,好像一部手機不可能同時又是samsung又是iphone。

有一日我喺IG Story問讀者:一句最令你印象深刻嘅說話。

我期望會有人分享甜蜜精彩嘅情節,點知收集返嚟嘅答案都係清一色嘅分手對話,部份更加賤到我搖晒頭:

「你快啲落咗佢,唔好阻住我同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