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網傳「順豐快遞員工私自截留口罩販賣」一事,順豐集團發布聲明稱:「絕對不存在攔截他人快件行為,涉事者為口罩微商,目前已報警。」

類似沙士的瘟疫,在中國歷史上並不缺少,歷代都有。但實在影響有多大? 會否造成皇朝傾覆? 這個問題,在 2020年的春季忽然又冒了出來。

其實只要將鏡頭掉轉一下,唔好淨係睇香港,睇下世界情況就一目了然:但凡有中國人嘅地方,就會出現搶購潮,啲口罩源源不絕往中國內地運送。

孫權的四位姐夫。

如果不是拜年,一個人在同一日內碰到四位姐夫的機會率到底有多高?孫權就證明了給大家看,其實是可以的。

面對不可知疫症,人類才懂得卑微地知道我們無可靠依(難道依靠這個白癡政府嗎?)。我們沒有任何憑藉、甚至知識也是枉然。學習依靠、學牧師個個星期話齋,「憑信心領受從神而來的祝福(?)」。

同事A:「有個intern 出job 食左天竺鼠,患左肺炎都要返公司狂咳,到處傳染俾人」

瘟疫蔓延嘅時候,乜嘢餐廳會首先被淘汰,乜嘢餐廳會做得住?

高比拜仁

他不想成為下一個米高佐敦,他只想做高比拜仁。睡至中午看到朋友的第一個分享的資訊,我不明所以地問為什麼,然後下一秒就是鋪天蓋地的難過消息,NBA傳奇高比拜仁巨星磒落,與他一起喪生的,還有13歲的女兒。

致A1的妳

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們這群A0女子俱樂部,或是覺得筆者的勇氣可加,終於不負初心,筆者在零售業中開展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戀情。

相信各位八、九十後嘅朋友都會記得我圓碌碌個樣。想當年,沙士來勢洶洶。嗰時我就係中文大學,亦即係某啲人口中嘅「暴大」誕生,作為暴大仔,當然係好暴力,但做暴徒嘅目的只有一個,就係打低沙士大魔王。

革命民眾一廂情願「支持警察執法」、「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人士智力低下,不足以預防高度傳染病,發病、致死風險遠超其兄弟手足──不過達官貴人何嘗珍惜過草民蟻命?共黨善使「群眾鬥群眾」,老生常談;革命黨反動派一命換一命,正中下懷,物超所值。運動持續八個月有餘,「爱国爱港」陣營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得一位不知名食物及環境衞生署外判清道夫為飛石所傷;奈何一眾社會賢達草菅人命日久,反應極不到位,枉費共黨中央宣傳部如獲至寶,一番苦心炒作。

  「零三年,我住在淘大花園。」 短短十個字,已包含很大資訊量。 那時小三,明白的事情不多,只知道很 […]

何謂「沙士式落台」?當年03沙士經濟民生差到冇得再差,係高官問責制下,相關既高官係沙士結束後相繼落馬,特首聲稱健康問題落台(然而到今日佢都冇穿冇爛),而處理疫情不善就係被視為換屆既最後一條稻草。

蓋棺論定青年事務委員會前主席陳匪振彬反動一生之際,忽聞天主教香港教區候任主教蔡惠民神父所謂「天主的子女」、行政長官鄭匪月娥議事堂上闊論青年政策:「我從來冇、亦都唔會敵視年青人;啱啱相反,我哋係非常之……或者我本人都非常之愛護青年人!」諒佢唔敢。其主有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陷青少年於饑渴、於赤裸、於傷病、於牢獄,按天上律法,與猶太權貴陷害、羅馬兵丁戲弄耶穌同罪;天堂「預咗個位」失去資格入席事小,硫磺火湖永火烹調劍橋親子丼燒焦賊子林節思、孽種林約希本來就夠黝黑一身髮膚事大。因此月娥與全民為敵之餘,不忘獨厚後生、留佢哋一道一道向「上流」動階梯──試舉三例,說明之。

封城

看着電視畫面,那種張力比起反修例抗爭運動時燒路障的時刻凝重一百倍,許多人都祈願香港能守住那個零感染的關口,但大家經過了抗爭後,也知道這是徒勞,從不聽民意甚至專家意見的政府,又何來有能力把關。

講返2009年H1N1新型流感亦曾經係透過外地傳入,而當時時任政府嚴陣以待,係03沙士陰霾未散下,及時壓止社區爆發既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