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童年同渡出書啦!

每一個小孩最初來到這個世界,父母就是他們的全部,因為他們沒有自理能力,父母需要無時無刻去照顧他們,這份工作沒有薪酬、沒有假期、更不一定有回報,所以正確來說不可以當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責任」。因此,如果一對夫婦未有心理準備去一生一世照顧小孩子,建議還是不要生了,因為新聞見到太多虐兒悲劇。

無意義生活

悲傷令人頭腦不清醒,不停的胡思亂想,最後,把自己弄瘋了,才會往尋死的方向去想……去想自己的人生,這樣的思想,這樣的生活,這樣的自己,無論是怎樣的,也只是空白一片,在大腦裡的自己也只是個方程式而已,不停地把生活輸入和輸出,沒有意義的生活很簡單,只需要把一堆數字和亂碼塞進腦袋裡,便能存活下來。

唔知點解,當有一班女人圍埋一齊,曬命就好似係一個基本動作:男朋友愈破費,做嘅事愈骨痺,身為女朋友嘅佢地就愈有曬命嘅價值。男朋友對自己好固然高興,但香港有一個好扭曲嘅價值觀:男朋友對女朋友好係一定要,但女朋友對男朋友好呢?係恩賜。當好多女仔千方百計諗緊點樣「令到」男朋友可以做啲比自己足以喺姐妹們面前曬命嘅行為嗰陣,佢地又有冇諗過好好咁對自己男朋友呢?

在跟Zoe 遊戲的第二個月時,我跟Angel 已發展地下情,所以我對於這場遊戲的勝算十分有把握。在最後一個月時,我都趁著最後的時間,都會找空經常跟Zoe偷情,不想浪費最後的機會,幸好Angle 對於我經常說忙碌,不能跟她約會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會很體貼地說沒關係,小心身體,不要累倒。

何豔娟——港大傑出校友

人地三十歲未夠就搵曬一世人都夠用嘅錢,背後付出左啲乜,又一定要刻喺個額頭架咩?家陣何傑出校友,老公唔只身家越來越高,年紀仲越來越輕!本來食阿伯俾你地話真愛,換畫食大叔呢?又酸?酸乜撚嘢丫?

由唔識煮野,去到對煮食有基本概念,再去到煮出黎嘅野大部份都好食,呢一條路,其實蠻長的,唔係上網睇人地一次 Cooking Video 就當自己可以煮到一模一樣的。廚房新手,一定有撞板過的,例如煮燶野、唔夠熟、米落唔夠水或者太多水……當然啦,Practice makes perfect,頻繁練習,很快就掌握到技巧了。

出去食飯,叫嘢飲係學問

啦啦啦啦啦,大夥兒到酒樓吃飯,一碟生炒骨80蚊,Mandy舉手:「唔該一罐可樂!」盛惠20蚊;阿Jack揮手:「整枝大青島!」盛惠30蚊;本身你諗住飲茶,騎虎難下,應該叫多罐忌廉,還是白白夾多20蚊請武當七俠飲嘢。單點邊爐仲好玩,一人至少幾罐可樂,人頭計飲咗成嚿水。要是你有班酒鬼朋友,開枝05年小武當,而你滴酒不沾,就GG了。因為一餐飯,你距離上車條路又遠了一段。

三眼蛇

園區表示呢條三眼蛇只有一個頭骨,並非兩個頭骨或兩條蛇發育時合埋一齊變成三隻眼。呢條蛇有三個眼窩,而三隻眼都係健全發展

Zoe 舉起酒杯,喝了一口Manhattan 道:「我想玩一個遊戲,在3個月內你絕對不能愛上我,如果你愛上我的話你就輸了,那麼我們的關係亦完結。」

登陸火星嘅好奇號

好奇號喺2011年11月26號發射,於2012年8月5號喺蓋爾撞擊坑(Gale)登陸。原訂喺火星執行24個月任務嘅好奇號嘅任務時間而家被無限期延長。

就咁喺Google 打「vagina garlic」,真係好多片,教人將成粒蒜頭綁繩再擺入陰道放過夜嘅有,壓碎再搽喺外陰又有,講到似層層,又防菌又癖味,好不有效。

問題之核心,是香港人應該怎樣處理壓頂外力?回顧香港歷史,最近例子應數太平洋戰爭日據時代,日軍要求華人領袖協助統治,兩個鮮明對比-周壽臣與羅旭龢,「緘默」﹑「(消極)抵抗」﹑「懷疑」﹑「無奈合作」等立場的微妙,直接決定日後局勢丕變能否翻身的關鍵。周壽臣頗為消極,有一著名事蹟:日軍詢問如何改善日本形象,他回答不要隨地便溺,所以戰後仍能維持地位。羅旭龢就不同了,是「無奈合作」還是「通敵」,戰後英國政府開檔案清算其戰時行為,雖然無被起訴叛國,但自此永不錄用。

我想講中國玩家係抵死㗎喎。

相信唔少打工仔喺年頭,都同上司有一年一度嘅約會,即係 Appraisal Meeting。雖然哩樣野本意上係無錯嘅,檢討返上年嘅目標有無達標,工作表現如何,同埋黎緊哩一年有咩目標,令到各位打工仔唔好浪費光陰,趁年輕嘅時候去追求事業上嘅目標……(嗯……講完之後小編自己都有啲汗顏)

今晚,我係黃大仙車個客入深井。翠絲小姐同佢老公食完晚飯返屋企。當時講起做大台咩車比較好,我當然覺得混能車好啦,油錢平呀嘛,但利申我係用緊汽油車,我貪車價平呀嘛⋯⋯

重視香港哲學

對於香港哲學,我採取一種較寬鬆之定義方式,即香港哲學乃一種區域哲學,於香港產生或延續,由主要於香港研究哲學之人(即香港哲學家,例如文思慧丶李天命與周保松)發展。以這種方式定義,則可以清楚明白,香港哲學並非隸屬於西方哲學或諸子百家哲學,因為只有於香港由香港哲學家形成,才算香港哲學。香港哲學作為概念就算怎化約,都必然不會化約成西方哲學或中國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