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識得談判嘅人,除非已經確保自己有絕對嘅優勢,否則都唔會一開始就同對方談判,甚至為咗攞主動權,會盡力掩飾自己談判嘅意願,仲會借機搞搞震,顯示下自己嘅實力,但係同時又唔會show曬出嚟,令對方摸唔透自己,令對方高估自己嘅實力。(你睇到呢到,諗下泛民係唔係徹徹底底嘅反面教材?)

越南人絕對可以直接同中國人講:「冇錯越南自古以來都係 貴國領土,但我哋憑自己本事獨立咗,點解仲要理你哋?」

武肺不是中國的黑天鵝

這隻黑天鵝是不會出現於今天的中國,疫情過後,國家又會動員輿論機器,要國民繼續發展,事情又告一段落。

香港人覺醒

由於武漢肺炎嘅關係,大家對於林鄭嘅憎恨都升到一個巔峰。但係喺我眼中,我都係覺得香港人離真正嘅覺醒仲有一段距離。

唐朝嘅統一同漢嘅統一有少少似:都係有一個短命嘅前朝喺前面結束長期分裂,然後好快就自己都解埋體,再由漢同唐分別重新統一。

外賣

這高檔次餐館(看似),標明了那筆收費,每個外賣盒要收兩元,兩個套餐就要十四元,計算比例相等於今次交易的近一成,正如它寫明套餐堂食可享九折,只不過要再收取一成服務費而已。

如果真係要connect,好簡單,有權力既一方,首先要對佢講過年輕人no stake 呢件事,由衷道歉,而唔係講句sorry 囉~ 就當解決「政治公關」炸彈。道歉完,佢要真係當個社會係由唔同人組成既,而唔係我「官」,你要聽我話。你唔聽我話,你就係刁民。

察舉制令豪強士族子弟慢慢佔有朝廷,享受權力嘅好處,和平日子亦有利豪強士族繼續擴充自己嘅田產。但漢朝末年嘅混亂,加上董卓利用武力掌權亦都打亂咗佢哋同朝廷共同建構嘅利益圈,就會啪著各地太守嘅「獨立開關」,佢哋本身就係豪強士族子弟出身(唔係邊有人推薦你去朝廷?),家族本身有實力,再認朝廷做大佬又已經冇幾多好處

今次輪到邊區唔好彩?就係來往西環至大角咀、旺角、深水埗一帶嘅朋友啦。經常來往兩地嘅乘客應該都清楚,與其坐黨鐵去到中環再轉車,倒不如坐巴士905經西隧直出直入仲快、靚、正。可惜,由呢個星期開始,如果你放工時間要由西環去旺角,我都係勸你有定心理準備,隨時要等大半個鐘先上到車(真係要講聲「隨緣」啦 ~)。

行山係帶氧運動嘅一種,所以除低口罩,我理解,亦都應該咁做(除非你真係龜速hea行,否則戴咗口罩行山,的確係辛苦,甚至會因為缺氧而頭暈,可以有生命危險架)。

問題係,抗疫時期,點解你平日出街要戴口罩?

今日唔係想講秦漢之際喺中原發生嘅事,而係睇下喺我哋呢頭,嶺南一帶發生嘅事。

上次講到葛劍雄《統一與分裂》提出,中共政治政確下嘅標準計,中國歷史上只係統一過81年,而依照傳統中國所講嘅統一嚟計,其實中國亦都只係統一過950年。咁即係話,無論你中意由夏后帝啟開始計、由成湯開始計、由周召共和開始計、由秦始皇開始計,定係由辛亥革命開始計,分裂都係中國嘅常態。

「支爆」呢個term,筆者都聽咗好幾年,然而每次話支爆,結果都好似不了了之咁,直至今年武漢肺炎大爆發,有朋友就開始盤點下現時中共所面對嘅所有問題,發現係歷朝歷代滅亡前夕嘅事件嘅大集合。既然係咁,筆者亦都想講下到底歷代嘅統一同分裂,背後究竟係發生咗咩事──到底一個朝廷要衰到咩地步先會分裂呢?

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喺自己嘅岡位上繼續努力。

八卦雜誌又爆出另一條新聞:有傳中居正廣將會離開工作了三十年的傑尼斯事務所,是SMAP解散三年後,中居的最新動向。

當你指名道姓鬧一些人的時候,就說你不要make stupid people famous。然後你看著一個又一個背叛選民自由意志的人,你默不作聲?我從來,對,從2000年可以投票那一年開始,我從來都沒有投過建制派。我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除了五區公投那一次,我去了台東,沒有去(同團還有拍片支持五區公投的政治KOL),每一次我都有投票。對背叛我的政工作者,我不滿,我監察,我說我想說的話,是我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