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綜覽

好多人抱住打大佬,向高難度挑戰 ,神化空姐(其實有啲似物化 but anyway) 嘅心態,去策劃件事,本身係有啲捉錯用神。因為你搭飛幾時,人哋其實返緊工,而且看似高尚,實質係

一次又一次的致電,換來一句又一句的機械式錄音。終於你扔下了手上的電話,在單獨一人的房間中大叫一聲——思念、愛、恨、緊張、害怕,只有歇斯底里的叫喊才能釋放你心裡的情緒。呆望著天花,你回想起你們由當初情意綿綿的對話,到剛才最後那不堪入目的對罵。你不禁想起「如果能回到以往」或者「我真的不應該這樣」,只是一切已成定局,後悔只能換來難受,沒有以外的作用。

有一種小人叫杜汶澤

人就係咁撚樣。找數果陣,一定想拖;收數果陣,一定想快。而家有幾撚大件事先?拖數之嘛。你做撚左高牆,做撚左資本家之後就一定係咁撚樣架啦。最撚好笑既係,係網上面仲有好撚多狗出黎同個拖糧既資本家護航,話唔撚識「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有乜撚野好撚相見呀?你痴撚線架,你老細唔撚出糧畀你好唔撚好?

講返Uber。其實佢初出道時,係明「改變世界要改變value-add」的道理,但做唔到:佢早期係標榜做高級轎車,話你用佢隻app可以叫到Benz載你。好高級的。 但一要做大個量,就冇啦。Ben乜鬼屎?你個價壓到落普通的士一樣,咪坐你囉。 擺明人人都係坐平嗰隻,所以啲的士佬先嘈佢爭生意。

與其話係乘車禮儀,其實更多係自己安全。老老竇竇,「馬路如虎口」,而且馬路上面好多嘢係千變萬化,就算揸住個呔盤都控制唔到咁多。

數寄屋橋次郎

這音樂說明了很多以前會想做的事情,當愛情真的不似預期時,無法互梳白頭。即使有幸在每月二千多次的預約中成功預約到數寄屋橋次郎吃壽司,似乎也不代表能夠挽回那段愛情,只能證明是有緣而已,感受不到壽司的真味,離開之時,也貌合神離。

愛情世界的綏靖政策

謊言被識破後,總看得見人的底線,他一開始決定增兵萊茵河區,只不過是小試牛刀,試試張伯倫的底線何在,但卻選擇妥協。由裝作視而不見的那一刻開始,就失去了談判的權利。他違反凡爾賽條約,卻沒有受應有的懲罰,任誰都會繼續生下惡念。就像妳察覺到他的異動,卻不為所動。在那一刻妳的底牌就已經揭曉。明眼人也知道妳愛他深,所以無論他做錯甚麼,都會無限包容。但是浪子回頭又有多少個?也許希特勒,是我們內心的天真、恐懼與溺愛所培養出來的怪物。

喺2016年科學期刊 Science 發表咗一篇關於 Greenland Shark 小頭睡鯊嘅文章。小頭睡鯊中文名又叫格陵蘭鯊,雖然個名有個小字,但佢地一啲都唔小,身長可達到21尺長、體重可重過2100磅。文中最值得關注嘅係,科學家指出小頭睡鯊喺現存有脊骨類動物中最長壽嘅品種。

「太大係咪好容易被人見到係假?」姊妹話心諗,又要做婊子又想起貞節牌坊咪係呢啲,又要隆胸又要扮崇尚自然美。

在中學的時代,我們總找一些方法令自己看起來不太俗氣。把裙子縮短、不扣頸喉的扣子、穿著大一碼的灰色外套等等… …我們會覺得這些幼稚的小改變會令自己比較好看。

伊斯蘭教國家,除了世俗化的土耳其、馬來西亞等可以在公眾場所買酒之外,有些伊斯蘭教國家,例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她名義上時禁酒的,除了招待外國遊客的酒店有酒買,公眾場所基本是禁酒的。 酒吧的客人像聯合國,賣醉或者想Having a good time的男士主要是白人,其他有印度人、中東人,也有少量東亞人。

回春按摩店

我都明有時痛得濟係會忍唔住叫出聲,但因為有時聽到隔離係男客人,我費事咁樣衰啦,死人都會忍住,頂多捉實床邊果舊木,最誇張係有一次我聽到隔離個女人係咁叫,我按90分鐘,佢叫咗30次以上,係咁「哎呀哎呀」同「呀呀」,真係好影響,大佬我嚟放鬆㗎,唔係嚟聽你叫

時代唔同了,今時今日嘅香港,肯捱唔一定就有出頭天,「白手興家」四個字,似乎也成了遠古時代的一個童話。有人選擇默默耕耘,有人伺機投資取巧,咁無野的,想自己生活得好啲,想戶口銀碼令自己安心啲,你唔犯法嘅話,點樣努力搵錢,只係唔同嘅生存方式而已。

記得以前讀幼稚園嘅時候,老師為左令我地認識植物,體驗一下大自然嘅奇妙同生命力嘅奧妙同過程,就派左每人少少綠豆同一粒蠶豆比我地咁多個同學仔,叮囑我地要畫圖記住植物嘅成長過程,係一份好有趣嘅功課。

攀山

攀者聞之,營役於田數十歲,得金,往付之而悉山徑之路,終登樓山。

由於大台除咗抽佣之外,基本上所有嘢都係撓埋雙手,當中當然包括教育乘客乘車禮儀啦。所以黎緊嘅文章我都會重點講吓一啲搭車要注意嘅嘢。今次就由開關車門講起。